我在马三家女子监狱目睹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马三家女子监狱恶警为了所谓“转化”指标,得到奖金,泯灭人性,指使犯人折磨大法弟子,手段有实施疲劳战术,长期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在高度疲劳的情况下还正常出工,长时间不让上厕所,任意打骂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说话,大法弟子之间互相看或看别的大法弟子也不行,不准给别的大法弟子食品等,不准与“包夹”的犯人说话,大法弟子上厕所及洗漱等日常活动也由两个犯人包夹着。做苦役,剪线头,犯人剪5个,大法弟子得剪10个或15个。

大法弟子李黎明,沈阳市苏家屯人,被非法判刑五年,她于2001年12月份到沈阳马三家女子监狱,邪恶对她实施了疲劳战术,连续40多天不让正常睡觉,每天晚上9点收工,10点钟开始在水房里站着,犯人轮班看着她不让睡觉,一眨眼犯人就对她拳打脚踢,掐她,第二天还正常出工,出工时还打她,骂她,说她活没干完,经常不让吃饭,饭盆经常给打掉;厕所一天只让去一次,有时还不让去,憋得经常尿裤子。犯人找一切理由打骂,甚至有时没有任何理由就打骂,恶人还多次向李黎明扔剪刀。恶人怕别人看见,经常将李黎明拖到饭具室里打,李的脸经常是肿的,衣服里的伤就不得而知了。大法弟子李黎明被迫害瘦得脱了相,大腿根以下全肿了,象要淌水似的,上楼时,腰都直不起来,弯成90度。犯人们都说她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邪恶还在继续迫害她。在这种情况下,李黎明也没有“转化”。

我还亲眼所见,三监区二小队的大法弟子张吴吉(音),丹东人,为了迫使她转化,犯人们天天对她拳打脚踢,脸被打得连本色都看不出来,是灰色的,犯人也是经常在饭具室里打她,她在严酷的迫害下没有转化。

铁岭的何涛(音),2002年初到女子监狱,恶人没有一天不打她,为了让她吃药,何不吃,恶人就打她,或掐她鼻子灌药,鼻子都捏肿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写了“悔过书”,恶警认为写得不深刻,让她重写,本来她就不愿意写,迫害得受不了了才敷衍写了,拿回来后,她给撕了,犯人们可火了,新一轮的折磨迫害开始了。何的腿一直是肿的,厕所也不让她去,尿了多次裤子,为了这些何要找恶警反映情况,恶人阻挡不让去,经常把何拖到饭具室里打。

辽阳的刘曼(音),28岁,邪恶之徒为了迫使她转化,总是对刘拳打脚踢,厕所也不让去。为了上厕所,刘也经常挨打,尿憋不住了,刘就强行去,犯人就殴打她。刘找到五小队恶警队长白辉,问题也没得到解决,恶人却把她拖到饭具室里打她,刘几天不吃饭,以示抗议,刘的身体更差得不行了,在这种情况下,刘违心的“转化”了。

本溪的任桂芬(音),被非法判刑12年,恶人为了迫使她“转化”,晚上9点收工,晚上10点就让她在水房里站着,一直到下半夜2点以后,犯人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她一打盹,犯人就掐她,打她。白天还照常出工,同样有人看着她,一打盹,就打她。

胡艳波(音)是个姑娘,被非法判刑4年为了迫使她“转化”,恶人让她在厕所里站着,从晚上10点开始,下半夜到什么时候不清楚,同样也是挨打挨骂。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也是三监区的,姓名、小队不详,三十岁左右,每天进车间后,戴着手铐在车间管教室门口蹲着,别人干多长时间的活,她就蹲多长时间(早上6点半到晚上9点),别人怎么问她,她就说大法好,当时人已经脱像了,有那么三、两天的时间,后来失踪了。有人看见往医院里抬的人像她,不能确认。

以上这一切与三监区的区长郭海燕有直接关系。

三监区区长 郭海燕
五小队小队长 白辉
二小队小队长 x x x

辽宁省普兰店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陈秀丽纪实

我曾经在普兰店看守所呆过,目睹了2001年12月份发生在普兰店看守所女子监室对大法弟子陈秀丽的迫害。

大法弟子陈秀丽,普兰店市皮口人,三十多岁,2001年12月份被恶警非法绑架到普兰店看守所。陈绝食期间,被反扣在铺上坐着,睡觉也是这样。强行灌食,不让下地,不让上厕所,拉、尿全在铺上,有时尿完了恶人又给她喝下去,给她灌盐水等。这一切都在看守所严大夫的指使下,犯人干的。历时83天,于2002年3月份,陈被送去教养。恶警严大夫还经常说:看我怕你不怕你;是你行还是我行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5/98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