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邑饮马镇农村妇女因上访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是山东昌邑饮马镇的一个农村妇女,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编造谎言,诬蔑法轮功,攻击我们慈悲的师父。我修炼大法,自己家庭都深深受益,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北京上访,后来遭到当地不法之徒的残酷迫害。

我是九八年阴历正月初九得法的,得法以前我有很严重的鼻炎、头痛、妇女病,常年不是打针就是吃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生活很难,丈夫不但多干活,还得照顾我,时间长了丈夫跟我吵架。

有一天,我村有一位好心人跟我说让我炼法轮功,我当时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修炼了法轮功,炼了仅一个月的时间,奇迹在我身上出现了,我多年久治不愈的病全好了。我身体好了,多干很多以前干不了的活,加上学法,我明白了怎样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高尚的人。丈夫看到我的变化后也不跟我吵架了,丈夫也非常感激师父。我的家庭因此而变得和睦幸福,邻居们也都说看人家炼法轮功多好。

因为法轮功太好了,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出于嫉妒,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利用手中权力编造谎言,诬蔑法轮功,攻击我们慈悲的师父,电视上讲的和我们师父讲得完全不一样。我决定上访为法轮功讲句公道话,要不然对不起我的良心。

1999年阴历腊月11我去北京上访,我到了北京之后,他们通知我镇饮马派出所将我们接回来。我们回到了派出所。所长刑述义开始对我们迫害。他们逼着我们扒光棉衣,穿着仅有的秋衣在零下9到10度的严寒天气下站着,当时天还下着小雪,让我们从上午8点一直站到晚上7点,没让我们吃饭。

第二天,让我讲破坏大法、诬蔑师父的话,我们不讲就逼着我们要三万元钱,我们没有钱交,就让我们挂着大牌子游街,逼我们写保证书,我们不写又把我们送去拘留所,在拘留所里他们经常骂我们,还骂我们慈悲的师父。不让我们吃饭,不给我们洗脸水,从早上7点一直让我们在院子里站到晚上9至11点,有时一晚上不让我们睡觉。还指使社会上的犯人打我们炼法轮功的,他们还讲打死我们就说是自杀的,真是把我们这些好人迫害的很惨。

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还大法一个公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