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大法弟子讲真象、证实法的事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们河南农村的大法弟子,和其它地区的同修们相比,我们做得还不够,希望我们能相互交流、切磋、共同精進。

* 迫害之初

19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我们村的几名大法弟子一时陷入白色恐怖中,不能正常学法、炼功。遭到非法的监控、围困。失去了最起码的公民的人身自由权。特别是2000年由于讲真象张贴“法轮大法好”马国强、王留根、杨小留、史宗英被绑架進看守所。无罪释放后又成了监外执行。从此没有安宁的日子。2001年正当麦收时节,恶人又一次進行迫害,强行抓他们進洗脑班,加深了家庭成员精神上的伤痛,造成家里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满。这是江氏集团又一罪证,是毒害众生的又一铁证。

从此他们几个成了市里榜上有名的人物。6•10、公安局、派出所对他们的搜查、盘问、监控成了家常便饭。村干部包干,他们完全失去了言论自由和通讯自由,还时不时拿来什么表来让他们填。特别是每当有什么情况,半夜叫开门,无任何手续乱翻一气,打着“谈心”、“关心”、“家访”的招牌,开着警车来村里骚扰,使家里人日夜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群众对我们不满,给大法弟子讲真象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就在这邪恶疯狂的岁月里和国内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过着非人的生活。上访无门,论理无处。因为当权者手段是毒辣的,谁敢为善良的群体说句公道话就会招来下岗、降级……甚至是更惨的结局,这是什么世道?棍棒下喊冤的是千百万善良的中国儿女,受迫害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群体,打击的是中国人民需要的‘真、善、忍’。

* 正念铲除邪恶

2003年10月的一天,我正在午休,村长王某的喊声把我猛然惊醒,当我还未完全清醒时,公安局恶警张丽萍带领六个人闯入我家,当时张丽萍直接走近我的床前,我在她的监控下,穿好衣服。我82岁的婆婆 (同一住室)也被惊吓得坐了起来。顿时屋里挤满了人……一个男人拿出搜查证逼我签字,我一再向他们讲清真象,内心在发正念,我不能听他们安排,绝对不配合。当时的局面把要分娩的儿媳妇吓得脸色苍白,眼泪直流,向我投过来的目光是惊怕。婆婆吓得直哆嗦,面临这些我猜测到是发生了什么新情况。我就是不配合签字,他们没招,把王名利叫来了。他们哄骗、恐吓儿子签字,我认为在本人在场的情况下,不经本人签字搜查是违法的。而这帮人为了捞取升官、晋级、得奖的资本,竟然连婆婆的床上、桌里也翻得底朝天。当我仅有的一本《转法轮》被他们发现时,我一把抢过来,死死搂着,我准备用生命来保护大法书,并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你们在迫害大法弟子,我永远炼大法,炼到生命的终至……”。那天没有搜到什么,他们只好灰溜溜的消失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村里发现了大法的真象材料。我们四个大法弟子都被抄家了,我感到了羞愧,我觉得同修的伟大和了不起。我控告王名利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对我们四名大法弟子的迫害,给大法弟子的家庭又一次蒙上阴影。从此我们几个人下决心公开讲真象。因为江氏集团疯狂的迫害,他们承认你是大法弟子,你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呢?

时隔几天,乡武装干部李某来通知我参加二次洗脑班,我不听他们的安排,我婉言拒绝了……他把6•10办公室的王青竹叫来,先是好言相劝,后是恐吓,不去要劳教,面对需要我照料的婆婆和就要分娩的儿媳,我一再讲我确实不能去,邪恶就钻了空子。王青竹说:“一条参加学习班,一条交书并写个保证,我好向领导交待。”正好我准备写“声明”还没有写呢,这个好机会我要用智慧去讲真象、用理智去证实法,我写了。我是这样写的:

各位领导:你们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在努力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先他后我的好人,我不愿意随腐败的潮流即去,我更不想做历史的罪人,我需要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我更需要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我爱我的家,我更爱我的儿孙……我更清楚生命的珍贵,平安的甘甜……请上下领导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吧!

李部长多么可怜,为了交差,一天往返三次,为了工资和官职干着不该干的事,他也是江氏集团的受害者。

当天我在自家大门口的院墙两边分别写着“铲除邪恶,停止迫害。”“真善忍好,修真善忍没有错”,村委会干部吓破了胆,多次劝说。又是一次讲真象,证实法的机会来了……,他们害怕,他们哄着江泽民,他们明知你是好人,但是为了求官,昧着良心给擦得不太清楚了,可是这件事后,6•10、公安局、派出所再没有来找过我,就连这一次我写的标语大概他们知道也没有问,只是悄悄的擦掉了。

* 加大力度证实大法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如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怎样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特别是在正法接近尾声的大战役里,怎样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如何在圆满自己的最后路上做好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我们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出点子、想办法。面对家村大法弟子家务多,家活忙,抽空走出来讲真象确实时间有限,加上几年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不少人不敢听,不敢学的情况,我们把去掉自我的人心——怕心放在首位。我们必须首先去掉怕心,敢出来加大力度讲真象,写标语,窒息邪恶,我们决定在墙上正大光明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震慑邪恶,惊醒世人,去掉怕心,修正自己,提高自己,这样做确实有可能被抓,在师父苦度的几年下,我们应该放下生死,一切为了法,为了众生。

* 遍地开花

有位同修平时在思礼石料厂干活,墙上都留下他“法轮大法好”的笔迹,拉料的车上他也写,开始厂长害怕惹事,写了就擦,擦了他又重写,久而久之老板也不擦了。秋收回来后有人叫他去鸡厂干活,因老板不让写,他就不干,他到一处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讲真象,救众生。多么无私的大法弟子!

这次他用粉笔在青朵村的村里村外写遍了。连马路上的电线杆上、职工医院的大门口、自来水公司和面粉厂都有闪闪发光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伟大的举动是正与邪面对面的交战,是放下人心的无畏的伟大行动。他知道安全,更懂得用智慧。但他更清楚不能用注意安全的法理掩盖自己执著的怕心,常人为他捏着一把汗,同修为他树起大拇指,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电视插播讲真象,明明白白的书写“法轮大法好”都是了不起的。

2004年9月25日,这位同修被抓,他在警车上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真是堂堂的大法弟子。顿时村里纷纷议论。大法弟子听后感到这是把“法轮大法好”的种子撒遍了青朵村,为今后讲真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这位同修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正念强。当天恶人二次来家搜查,她紧搂《转法轮》义正词严的向来人和围观的群众讲真象,她说“我丈夫为了青朵村的父老乡亲,为了捍卫真善忍的光明法理值得。他没有错,他讲的是真话,法轮大法好!”为了不配合恶警,她拒绝照相,她和善地讲了修炼后其丈夫身体的变化,几种病不翼而飞……,说得在场的人鸦雀无声。这是法的威力,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是从法中得到的智慧和悟到的法理。

同修被带進克井镇派出所,连夜突审,清楚的交待了书写的时间和地点。当记录完毕签字、按手印后,他意识到自己有漏,配合了邪恶,听从了邪恶的安排,他就发正念,趁机抓过来撕得粉碎,恶警气得举起胳膊要打,他以正念相对,抬起的胳膊只颤抖了几下,这是另外空间的烂鬼已清理成极少了,坏人没有啥支撑了,气急败坏的恶警连同不知是6•10还是公安局的几个人夜里1点多把同修送到了马蓬的拘留所。

大法弟子是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走时家里的五亩地没种,其他的大法弟子关心家里人,打听去向,送去钱物,增强发正念,营救马国强,都多次去他们家帮其妻干活(儿子、儿媳不在家),种麦子,还抽出时间趁此机会讲真象,证实大法。使世人感到大法弟子的相互帮助,无畏和前仆后继的精神。我们还用粉笔在大街墙上写着“要求释放好人!”“打击善人没有好下场!”这是我们对同修的支持,使邪恶胆战,觉得大法弟子是天不怕,地不怕,是永远压不垮。

10月5日的那天同修一身正气走出了出来。他把“法轮大法好”的五个大字描得更清晰了。至今金光闪闪的五个大字依然屹立在那里,把青朵村的每个角落都照得亮堂堂的……

由于我们去掉了怕心,从此,乡亲也敢听我们讲了,给真象材料也敢看了,这是一段鸣锣开道的证法路。

最后让我们共温师父的一段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