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法谢恩师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记得那是1997年的农历新年和家人及亲属一起过年,在麻将桌上,一亲属和我说,她炼气功了,可好了,是法炼人的功法,多忙的人都适合炼。那时我做生意真是没时间,心想,你退休了,没事干,不炼功干啥,打发时间呗。也没往心里去。

一直到六月份,我去她家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拿起来一翻就看下去,她在厨房洗水果和我说话也没听见,完全被这本书吸引了,就问,你说的炼气功就是这个吗?她说是,我说真好,我也炼,当天就学了功法,把讲法录像带拿回家,从此走上了修炼回归之路。

得法前,我患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二十多年了,特别是得法前那两年,犯的又勤又重,到医院抻一次一千块钱,用担架抬,治疗一次要卧床几天不能动,右腿和右后背的肌肉严重萎缩,夏天穿单衣服都能看出来,右边比左边偏,上楼左脚先上,右脚跟着上,如果右脚先上没力气,上不去,而且还患有子宫肌瘤6.8公分,来例假不管多忙,也要在家呆两天,看厕所,流血块子,脸发黄,嘴唇发白,眼看坚持不住了,找人商量要手术,就在这关键时刻,我得法了,至今回想起来不断流泪。

刚看书学法,晚上做梦,有一条很宽的大河水特别清,能看到石头都非常干净,在顺水方向的右边岸上,有一个茅草屋,有一个老人在看我笑就隐去了,然后就看见穿着盔甲的人,排着队在水上走,非常英武整齐,我在前边走,他们在后边跟着我,河两岸都是鲜花,非常漂亮。刚打坐就闻到了烧香的味,然后就是烧焦的肉味,学法不到一周时间,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明白了,那老人是阿弥陀佛看我得法笑了,那穿盔甲的人是天兵天将,那烧焦的肉味是师父开始清理环境。一个满身业力,再坏下去将被销毁的小常人,就因为有了这颗修炼的心,看书没几天,双盘还不会,师父就给做了这么多,又是天兵天将保护,又是清理环境和净化身体,哪有这样的事呀!可是在大法洪传的今天,慈悲伟大的师父真的为我们做了这一切,这是知道的,还有多少是我们不知道的。

不管多忙,我每天坚持看书、学法、炼功,不知不觉腰不痛了,血不流了,气色也好了。以前8斤重的西瓜拿不上楼,放在车棚里,等孩子放学拿,现在什么活都能干,家里装修房子,4米长、9根捆在一起的木方子扛起地一直到上楼,后面象有人推的一样,真是一身轻,亲人们看到我的变化,有好几个都走入了修炼的行列,周围的朋友都知道我的身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平时自己的言行都尽量按法的标准衡量,凡事为别人着想,用实际行动证明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我们的师父是最伟大的只有法轮大法才能使众生得救,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 修心断欲去执著

修炼前我是宁肯自己吃苦、受累也不愿意别人说的人,眼里不容沙子,嘴一份手一份能干,重感情,在婚姻上总觉得自己委屈,爱人调工作,孩子上学,自己下海经商,没有张罗不到的,别人都说是女强人,随着改革开放,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什么样的好人在这里都完了,真是这样。爱人原本是个放心的人也有了外遇,本人一贯堂堂正正,也因分别二十多年熟悉的朋友的出现而走了弯路,那几年真的很苦、很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在人生这条路上迷失的太远了都不觉得,只有修炼了法轮大法,才知道这些都是应该放下的。

自从我修大法后,我严格要求自己,首先归正自己的行为,多看书学法,渐渐的平静下来了,心情也好了,可是我爱人是常人,非但不听劝,最后连家也不回了,动不动还有女人打电话来气你一通,心里明白这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泪水掉在了书上,真是苦不堪言。一关接一关,一难接一难,爱人回来了,有病了确诊为肝癌,让他学法不接受,只好去外地治疗,花掉了家里大部分积蓄,师父一再给延长时间,一年多才走,很欣慰的是最后还是明白了真象走的。夫妻之间真是业力轮报来的,欠的帐就得还,只有修炼的人才能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一切。

* 信师信法证实法

1999年7月20日打压开始了,在个人修炼阶段,我不论遇到什么关和难,就是坚信师父的法,多看书学法。打压刚开始时,信师信法从没动摇过,知道是大的考验来了,但不知道有旧势力迫害的因素存在。

2000年末,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前喊了“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倒在地,拉到了天安门分局,关在了大铁笼子里,大家集体学法、炼功。第二天来了许多功友,我们还是不停的背法,傍晚,坐上大客车,运往看守所,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在车里我们一直背法,声音传到车外,路两旁的人都停下来看,因是下班时间人很多,快元旦了,天安门装点的彩灯非常漂亮。大法弟子的神威在那里尽显,车里警察急得头上的汗都冒热气了,想想看是什么样子吧!背法的声音一直很高,一路没停。到了看守所,武警荷枪实弹的把我们围起来進行编号,天都黑了,几个人一组叫号,那时我心里就是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就这样念,不知念了多少遍脑袋都念空了,不知什么时候回头一看几百人都没了,就我和两个老太太了,后来有人叫我的号,我也不知道几号,量血压120~220,问我姓名和地址,我也没说,然后就说送我回家,我不信,后来真的开车把我送到了车站,回来后又和大家一起溶進了正法的洪流中。

看了“九评”之后,知道这个大魔头操控的恶党该彻底的扒皮了,心想我不是共产党员,如果是立即退党。师父的退团声明《再转轮》和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了,才知道所属的邪灵组织也要退出,立即写了退团退队声明,师父叫我们走的路一定是最正的。

在此我想说明的是,我虽然不是恶党的一员,当年也写过入党申请书,当过积极分子,当了好几年,一要入的时候就有事岔过去了,其实就是师父早都在管了,生生世世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走到今天的,真是幸运。但还是要从微观上深入的彻底肃清党文化的毒害,当年的少先队、共青团、入党申请书一步一步的从小就在共党邪灵的教育下长大的,骨子里都是这些东西,还有旧势力生生世世为我们今天修炼所做的一系列安排等等。在此还要郑重声明,我不但从形式上退出邪灵所属的组织,从自己的主元神明明白白的肃清党文化的毒害与共产邪灵因素,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生生世世为今天修炼所做的一切安排,连同它们的存在和邪恶表现都不承认。多看书学法,用“真善忍”归正一切,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同时帮助世人认清邪灵的本质,尽快退出共产邪灵组织,免得法正人间时被淘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