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彻底突破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我是做过错事怕心执著很重的大法弟子,我的身体从2002年至今一直不好,始终处在魔难中,有的部位表现很严重,两腿几乎每晚抽筋,时重时轻。自己默默忍受着,家人只有丈夫知道,孩子和常人谁也不知道。记得在2005年1月的一天晚上12点前两条大腿同时抽,痛得直哭,思想中一直发正念清除也无效,一直抽了好长时间才停,当时思想中闪过一念“生不如死”,可是马上又否定这个可怕的想法,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得跟师父回家,怎么能这样想呢?”以后我经常念“法轮大法好”抽筋减轻了,但其它部位的状态还是不好。

自己在思想中反复思考,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自己在努力的做着,是什么原因使自己身体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呢?是消业吗?还是旧势力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在迫害呢?

有两件事一直压在心中不能自拔,内心十分痛苦。一件是在大法遭受迫害的初期,在压力下由于自己执著的怕心写了不炼的保证,由于执著的怕心也就是私心,没有发表《严正声明》,只在努力做着正法的事来弥补对法造成的损失,没有真正对法负责对自己负责。第二件就是2002年2月,丈夫被恶人举报,派出所到家里来非法搜查,自己由于怕心配合了邪恶,邪恶在家搜出两张真象资料,丈夫被抓進派出所,自己随后发着正念追去,当时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给警察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用法来破除邪恶的迫害,营救同修、亲人,看见丈夫时说“你自己把握吧”,而看见邪恶让丈夫几次写保证不符合要求,恶警最后说“再给你一次机会,再写不好送走。”当时自己由于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小声对丈夫说“写吧。”而后写的什么内容自己也没看到,邪恶看后表示同意,也就是符合了邪恶的要求。

丈夫放回家了,但我对这件事一直深深的痛悔,觉得自己对法犯了罪,自己起到了邪恶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当然丈夫也是修炼人,他也有责任),自己觉得害了同修亲人,破坏了法,给法造成了损失,自己经常处在阴影中,怕师父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尊多次对犯错的弟子鼓励走出来从新做起,自己由于隐藏的很深的私心始终未能把自己所做的错事暴露出来。

由于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师父接连不断的发表经文,2005年2月15日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新经文,学后感到法正人间的脚步很近了,自己又读了《明慧周刊》海163号,读其中同修陆兰怡的文章使我猛然惊悟,文中清楚写她所看到的旧势力所控制的两类人:邪悟,转化,背叛过师父和大法的学员,都在另外空间一个大操场上锁着,每个邪悟转化过的人身上,爬满了奇形怪状的烂鬼,长长的爪子深嵌在同修的肉皮里,可怕极了,反映到我们这个空间,这些同修身体出现不适……。虽然这是写文章的同修在其自己的修炼状态中看到的,但足以引起对我的震动!

联想到自己身体上的魔难,更感到上述文章发人深省。自己修炼为什么?怎么能走旧势力安排的绝路?应该走师父安排的路。师尊曾多次鼓励犯错的弟子放下执著发表严正声明,从新做起,师尊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落下一个人。”(《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不能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希望。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转化就是邪悟,背叛的严重性,用心写了《严正声明》彻底摆脱旧势力的控制,第一次真正站在法的基点上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我真正放下了压在心里沉重的包袱,从阴影中走出来,突破了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从新回到师父安排的路上,心中轻松愉快,更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以上是个人的经历。希望能给做过什么对不起法的错事未写《严正声明》的同修,能从中吸取教训,突破旧势力的安排,时间已经很紧了,机会不多了,这万古难遇的机缘不要错过,要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