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营口市李凤美在鲅鱼圈看守所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辽宁营口市熊岳镇大法弟子李凤美,女,41岁,营口市熊岳高中英语教师,因坚修真善忍多次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于2004年3月被非法判刑4年,现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原沈阳大北监狱)。

2003 年8月21日,流离失所的李凤美在营口市鲅鱼圈被海东派出所非法劫持,后被送至鲅鱼圈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九个月之久,遭到严重迫害,李凤美的脸部胖肿,耳骨被打伤、耳膜穿孔、耳朵时常流脓,身体极度虚弱,经常头痛、昏迷,浑身疼痛,多次要求医治,但无人理会,并不许家人探视。

在李凤美刚被非法投入看守所的半月之内,除多次挨打外,还两次被强行灌食,三次被抬到医院“抢救”。第一次灌食在第八天,被两个管教强行按在椅子上,从鼻孔里下的管,灌的是盐,奇渴无比。第二次灌食时刚开始插入左鼻孔,不知碰到了什么,疼痛难忍。后拔出插入右鼻孔,不知灌的是什么东西,随后呕吐出来。事后李凤美自己将管拔出,发现管下端有一处被血染红了,后来不明原因腹痛,下身流血(此后半年未来月经)。女医生把主任找来诊断检查完后,让三所高姓大夫领我做B超,但不知什么原因,高姓大夫没作检查,只是打了点滴。李凤美三次被送到去医院同一病房,第一次是半夜抬到病房。

李凤美被毒打之后,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浑身疼痛,整个头发沉、发胀、发麻,睡觉需要不停换姿势,否则疼痛难忍。眼睛疼痛发热,视物不清,浑身起密密麻麻的丘疹,不能行走,恶心,两肋内痛。在2003年9月24日又一次被毒打,号霸以她不穿号服为借口毒打,事实是打过她的管教指使的。号霸本人也当众说过,打过她的管教也曾多次隔着窗口威胁,说要好好收拾她,还听到号霸盛颖向管教领功。盛颖心狠手辣,一耳光就把她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光。当时正好管教张新从窗口走过,不让她打,但她又给了她一耳光。李凤美的左脸被打肿了,有手指印,左眼睛也青了,不敢睁眼,觉得左耳听不清声音。后经高姓大夫检查,说是耳膜裂缝。在过了快8个月后,李凤美的左脑还在浮肿,左脸也肿,左头顶和后脑勺还在疼痛,左耳底还疼,左侧身体的淋巴都肿了,左侧的关节还在发热肿痛一直恶心。

后来,李凤美病情加重,由单侧身体发烧、发热、肿痛转为四肢关节发热肿痛,由每天晚上低烧变为白天也发烧,整日昏昏欲睡,浑身无力,四肢关节疼痛,发热发麻,身体多处有肿块。由于持续发烧,两肋疼痛难受,左侧肺叶有固定疼处,并伴有咳嗽、恶心,偶尔咳痰,痰由白色泡沫变为略带黄色或暗色,发粘不多,晚上盗汗,身上又起了一层丘疹。李凤美曾多次向管教和队长反映身体情况,并要求上医院检查,但一直没有回音。他们只是推托,好像在极力掩盖她被打的事实。李凤美几次提出见律师,也无音信。

自从李凤美被非法关入第三看守所,一直受到号霸盛颖精神和肉体上的虐待。不法人员们封锁她对外的消息,刚开始,别人可以往家打电话,但不允许她打。由于头部受伤,李凤美的记忆力在减退,原先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其实她被打的次数远不是所说的那几次,只写了对她造成严重后果的几次,打她的人也都是打她两次以上的人。打过李凤美的人有办案单位(国保局)的三个人:一位副局长、王洪奎、还有一位自称是她丈夫找来保护她的;还有三位管教:朱姓管教(打得最重)、雷姓管教、赵伟;犯人盛颖打的次数最多。

李凤美曾向来办事的检察院的人反映情况,他们都在回避,在法庭上也不容她说,而且他们在法庭上说的她的口供是编的假口供。李凤美后来被非法判刑,两次被送往大北监狱,第一次是2004年5月14日,第二次是2004年5月24日。因检查身体不合格,开始监狱拒收。第三次不法人员用谎言把李凤美再次送到大北监狱,说是去沈阳看病,并没通知家属。

鲅鱼圈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417-6227408
看守所办公室电话:0417-6278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