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派出所将我送哪里 哪里都拒绝接受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2005年1月24日上午,我在发真象资料时,被“联防”人员碰见。我不配合他们,五、六个人将我打倒,强行带至重工派出所。

当时,在我身上搜出卡片200来张,问我从哪里来的,“捡的!”他们不信,直接用刑,把我两手使劲后背,使劲下压身体。我就觉得疼得厉害,右手好象火烧一样,腰象断了似的。这样持续了十来分钟把我放开,又问:“哪来的?”“一楼口捡的。”“那你家那些书、周刊、画像哪来的?”“一起捡的。”他们又继续用刑,我觉得疼得好象不行了,心里喊道:“师父救我”。当时带头的那个人手机突然响了,他一接手机,那几个用刑人也松了劲了,我非常清楚,是师父在帮我。这一天他们用刑二、三次,其中最后一次我紧咬牙关,心里想着师父和大法硬是坚持过来。此时,那十来个给我用刑的已经都气喘吁吁了,而我由于被上刑已经走不了了,被人拽着腿扣在那。下午四点左右铁西恶警“柳青”来了,看我喘得厉害,怕出生命危险,有责任,就和另几个警察用车把我送至一家医院做检查,一检查高压180低压80,心跳没有了。又送回所里,此时抱着坚定的决心,没想过出来。

柳青虽然有恶警之名,胆子可不大。这可能由于大法弟子不断的揭露他的恶行(已是铁西十大恶警之一),将他在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上曝光让他害怕。他对我先利诱一番,一见不行没再多问走了。又来一名警员,他问我,这是你的东西吗?我没吱声,他又说:“这是你身上带的,这个是你家搜的,这个是你单位搜的,有你父亲、单位同志签字。” 我说:“是!”结果就这样用了人的思维。他又说“都是你说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写,你还不签名吗?”我动了修炼人不应有的念头,配合了邪恶,签了名。正是签名后带来了很大麻烦。当天晚上半夜E所长来了,把我全身扒光,用袜子堵我的口,脚踩着我的头,对我上电刑近20分钟。我不停的发正念,用正念反制于他,结果两次电棍反击他自己,又一次电棍脱手落地,草草收场。以后3天再也没用过刑。

第二天,国保大队和铁西队长共3人于3点钟送我到铁西中心医院检查:两眼充血,鼻骨折。后送至“汪家看守所”。看守所见人生活不能自理,坚决不收,22小时后又送回派出所。

26日,已经3天没吃没喝的我被送到公安医院。我不配合,站不起来,医院也不收,又送回派出所。开车的警察说,“我开车上班四、五年了,从来没见过送哪哪不要的。” 气坏了。

27日下午家人将我接回家。正念就是这么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