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呼市女子劳教所恶警打得浑身是伤


【明慧网2005年3月28日】我从98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深深在大法中受益,变化巨大。我虽然生活困难,但却乐意帮人,与人为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以“真、善、忍”为唯一标准,处处做好人,这对国家对政府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在2000年12月份,我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進京上访,上访无门反而被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局和610绑架,被送赤峰看守所,把我们大法弟子的手都吊铐在暖气管子上,脚不能着地。第一次就把我折磨得眼前发黑,昏迷过去。其他大法弟子见此情景,喊来姓刘的警察把我手铐放开,等我清醒之后,又铐在暖气管上,连铐数次。

恶警们对大法弟子强行灌食,用少量奶粉加大量盐水迫害我们,把一位大法弟子的牙给敲掉。最后我被赤峰市公安局和610非法判劳教一年(现赤峰市公安局局长张英近期车祸恶报死亡),送往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不听他们的所谓“转化”,就不让法轮功学员吃咸菜,不让睡觉,罚站,每天都站到深夜两三点钟;再就用卑鄙手段不让睡觉,让包筷子,超负荷劳动。恶警们被江××邪恶集团宣传工具所利用,行恶事召开迫害大法弟子的大会,大法弟子告诉她们不要做这些事,会给她们自己造下难以偿还的罪业,但她们善恶不分,对不参加揭批会的学员大打出手,恶警用电棍电大法弟子,把脸都打得铁青色,有的打得好几天都起不来床。

我们绝食抗议这种迫害。警察徐某说,你们不服可以上诉。我说:中国哪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我想我们在哪里都要讲清真象,证实大法。我开始写恶警如何打好人,如何把大法弟子打残、打伤,遭到残酷迫害。他们又给我加期四十天,最后叫犯人把我写上诉书材料稿偷去交给恶警常红。几天后管理科来五、六个恶警非法逼我口供。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做犯法的事。恶警杨某问:这纸条是你写的吗?我说:字是我写的,但我写的是成张的资料,没写小纸条条。它们诬陷我说我写了好几十张,我说我没写纸条条,我不会承认的。它们就凶相毕露,用一些流氓邪恶手段折磨我,用电棍电我,折磨一下午、一晚上,非法逼供。

徐说:你承认了不中吗?我说:我冤枉。他说:我也知道你冤枉。后来它们看我不说,又把我吊铐窗户上,又开始电我。我心里想,我宁可这身体不要,也不会附和你们的邪恶手段。最后他们把我电昏迷过去,又用凉水把我浇醒过来。我睁开眼睛看所里的大所长王某和大夫都来了,问我好长时间我一句话也没说上来。这样过后,他们看我没有生命危险了,又把我送到禁闭室关我一天一夜,让两个犯人看着我,见我精神恢复正常了,才把我送回宿舍。大法弟子领我去洗澡间洗澡,好几十人都看见我浑身是伤。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说法轮功真是万古奇冤,这些恶警太邪恶了。

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邪恶流氓集团迫害了人类幸存的良知,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对江氏及其流氓集团進行良心、道义、法律的正义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