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哉转轮是何人,因何一再转法轮?(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三,法轮圣王正法时

似乎是专门站出来证实“银河系大周期”之说并非虚妄,另一个玛雅人的古老传说奇迹般的得以兑现,而兑现的时间选择在一九九八年:十三块水晶头骨失而复聚。大祭司阿莱坚德罗据此坚称:现在就是神回来的时候!

其实,几乎地球村的所有民族都流传着“神要回来”的古老传说,这类传说折射着上帝子民深切的盼望。释迦牟尼曾经预言:在二千五百年后亦即当代,转轮圣王将下世正法,并要洪传一种不绝世缘的修炼法门;西方圣经也明确指出“耶稣要回来”。从根本上说:人类历史其实就是等待、盼望神之归来的历史。

那么,神真的要回来吗?他是谁?他回来干什么?其实只差撩开薄薄的一层面纱,世人生生世世期盼着的那个归来者其实已经呼之欲出。

玛雅预言的兑现,使我们有理由认为:
1)关于“神要回来”的古老传说,并不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并不只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2)现在,在神话和真实之间,还差一步之遥,只隔一层窗户纸。这层窗户纸就是转轮圣王的确指问题:只要完成转轮圣王的人间对应,或曰对号,就捅破了一个千古之谜的窗户纸!

当然,揭开千古之谜的谜底,对每个生命来说都是一件无比殊胜的事,意味着一个生命从此结下了万古难遇的机缘。特别,生逢当代的人都三生有幸,如同春晖无私照耀一样,机缘也是人人有份。只要心灵充满渴望,甚至只要不坚执无神谬论,不紧闭双眼,这万古机缘就在眼前。它伸手可及,但也可以失之交臂,全在一念之间。

1)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开始洪传。
一九九二年六月法轮大法创始人在“论语”篇中初论“佛法”与“真善忍”:““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

应当强调指出:既然每个生命都是宇宙创生的,那么偏离宇宙特性的生命,除了用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自己,没有任何别的选择。相信这就是法轮圣王在人间“正法”的根本内涵:以佛法真善忍归正、同化变异了的人类。

2)一九九四年十二月,《转法轮》一书问世。

笔者于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此宝典。初捧此书,“转法轮”三个大字赫然在目却不明所以,不知此中深意。而今书名“转法轮”的谜底也因此揭晓:顾名思义,“转法轮”意指转动人间正法之轮,一如佛经所预言。

因此,洪传在前的“法轮大法”,发表在前的《转法轮》,印证于后的“转轮圣王”正在人间正法,就不仅仅是三个名词上的偶然巧合了。但是,人们进一步要问:
1) 《转法轮》一书真的可以担当“正法”重任吗?
2) 《转法轮》一书真的就是归正人类的“佛法”吗?
等价地,人们会问:
3)转轮圣王是否真的来到人间?
4)他是否真的正在转动人间正法之轮?

法轮大法修习者十三年来的共同实践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对此,笔者在“法典洪传日月煌”与“云帆沧海篇”作了详尽的阐述。

在“法典洪传日月煌”一文中这样写道:“如果说两千年前耶稣用唾液和泥复明盲者,以手加额痊愈麻风病人;那么法轮功创始人具备怎样一种功力和大能,仅仅凭借一本《转法轮》,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净化亿万法轮大法弟子的身心,同时将那山海般的病气业力,不动声色地消弭于无形,如果是他独立消解了这一切,那么,这又是何等伟大的威德,怎样一种洪大的慈悲!”

《转法轮》一书虽经江泽民一伙查抄、封禁、焚毁,却如春风圣火转动了亿万修行者心中的明灯,他们的实践雄辩地证明: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他居住在地球村的哪个角落,不管他是否与法轮大法创始人有过一面之缘,只要他一书在手,只要他“诚悦信服,躬行实践”,他的身体一定得到净化,他的精神必然得到升华,生命的奇迹注定就要发生,这个生命的命运其实已经改变,他已经敲开了生命永恒的大门。

如果将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体看成一个小宇宙,从微观上去观察每个小宇宙质的变化,可以想见其风雷激荡令天地动容的程度,决不亚于天文望远镜中观察到的天体。事实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转法轮》用佛法真善忍同化着法轮大法弟子;反过来,法轮大法弟子的伟大实践又是对“佛法”的颂歌,对《转法轮》最具说服力的肯定,因而也是对上述两组双题递交的圆满答卷。

四,乱世冤缘皆善解,生死抉择一念间

重新审视正在当代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使我们怦然心动;严肃思考两组双题的答案,让我们如梦初醒;特别,带着卑谦真理、感恩造物的情怀再读转轮华章,定能令我们福至心灵,豁然开朗。笔者不揣粗陋,愿就心得体会与读者切磋交流之。

(一)佛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向世间转轮》写道:“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也就是说,不管什么生命,在历史上有多大的错与罪,只要不对正法起负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们,同时消去他(它)们的罪业。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此乃《向世间转轮》之第一要言妙道也!

若说恶的生命,在天上人间当以中共最:
1)中共在全体规模上,截断来自造物的道德精神滋养,野兽化人的心灵,妖魔化人的精神,可叹华夏儿女重则赤龙附体,轻则精神染疾;
2)五十年暴政造成六到八千万非正常死亡,平均每年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生命涂炭。相当于每年人为制造五到六个唐山大地震,或者四到五个印度洋大海啸,历时五十载。
3)胁迫国人闻魔咒起舞,沦为犯罪同谋。几乎人人集帮凶与被害于一身,合受难与谢“恩”于一体;烩奸贪黑邪与伦常惨变于一锅,熔纸醉金迷与濒死挣扎于一炉。君不闻,刘思影唱悲歌;君不见,马加爵演惨剧?究竟又是谁制造了这一百年缠绕纠结剪不断理还乱的乱世冤缘?

尽管如此佛法慈悲,可以教化沧海之潜蛟恶龙,可以驯服蛮荒之毒蛇猛兽,纵使邪恶如中共,并非不存在善解之可能。事实上,法轮大法正是从最邪恶的虎狼共和体制内开传,致使人心向善,社会趋向稳定。自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七年时间内,有七千万到一亿人,其中也包括一大批中共体制中人,从乱世冤缘中被善解,被消去罪业,被送上天国的阶梯,使之成为走在神路上的人,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也是其党其国可以善解的证明。倘若中共抓住这个最大历史机缘改恶从善,连它在历史上的滔天罪业也可消去。果能如此,中共就有了另一种未来。

但是,中共反其道而行之,迫害一亿人的正信,犯下了十恶不赦的万古大罪。佛法不能慈悲无度,如果任其抗拒甚至取消人间正法,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佛法。佛法的威严不在,佛法的慈悲何存?所以,“乱世冤缘皆得善解”以救度众生,“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以保证救度(见《法正人间预》),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这就是为什么“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见《向世间转轮》)

(二)佛法无敌,大法弟子无敌人。

《向世间转轮》写道:“是中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此乃要言妙道之二也!

首先,佛法造就了生命,也是生命生存的前提;对一切生命而言,只有选择,不配为敌:或选择同化,或选择自灭,没有第三种可能。因此,佛法无敌。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一个人可以选择好好活着,也可以选择拒绝空气和水。但任何人不配与水和空气为敌。螳螂可能心里想要为敌,但它不配;它最好选择在林草中自在逐食乐夫天命,不要到大马路上螳臂挡车。

其次,大法弟子奉行真善忍,以至真揭伪,至善止恶,至忍止暴;他们只是以真象劝善,无仇无恨,无怨无悔,何来敌人?

但是,不要小看了这真善忍,中共及其邪恶之首就是吃了轻敌的大亏。中共横暴不可一世,要想打倒谁只需吹一口气,取消国家主席的生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在中共邪灵及那个邪恶之首想来,搞掉真善忍还不容易吗?所以它大吹魔螺,宣称:三个月之内战胜法轮功。结果呢?落得个被众神判死的下场,成了临斩待决犯。

先圣说,上善若水,至真至善至忍更甚。中共及其邪恶之首犯难至真至善至忍,只能自废武功自取灭亡。战了六年了,不要说攻击点找不到,连着力点也没有,攻击力越强反激自伤越重。如果它稍微聪明一点就应该明白,与法轮大法为敌,最佳的剑招姿式是不动弹,最高明的战略战术是零攻击。

从根本上说,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一场否定无上道德的战争,若是无上道德能够被否定掉,这浩瀚穹宇,这无数佛道神包括渺若微尘的人类,还能存在吗?由是观之,中共的覆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真如真理之光,善若春风朝阳,忍似绕指柔钢,否定真善忍,说白了,只能制造谎言、邪恶与丑闻,制造身败名裂与遗臭万年。

(三)正法时期生命面临生死抉择。

《向世间转轮》写道:“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此乃要言妙道之三也!

首先,人心对善恶的选择,决定了人的命运,正应了“命由心生”这句至理名言。
其次,在正法时期生命面临生死抉择。因为不被宇宙特性同化的生命作为待抛弃的垃圾,不能进入新纪元。
第三,邪教中共选择与大法为敌,复杂化了生命个体选择未来的情势:
1)中共及其邪恶之首倾全力摧动魔力,在中国和世界掀起对佛法的仇恨,制造殉葬人。致使受蒙蔽过深者,甚至连真象也不肯听。
2)中共对大法行恶被众神判死,它的肢体自然也成了众神攻击的目标。但是,作为肢体细胞的党员中,确有对镇压法轮功不以为然者甚至坚决反对者,若因兽的印记未除也一起销毁,等同玉石俱焚。

此种情势,好有一比:五十多年来,火龙列车劫持了四分之一的人类,“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现在,被众神判死的火龙列车正以全速冲向万丈悬崖。当此倾覆之危如千钧一发之时。《向世间转轮》向死亡列车上全体乘客发出警告:人不跳车,就是冲向深渊的列车上一份子、一个粒子,一个组成部分。一旦滑出悬崖,车毁人亡那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的了!

现在就看死亡列车上的乘客肯不肯听了!听,就从邪党手中夺回了生命选择的主动权;不听,其实也是一种听与选择:听从中共,选择与它同归于尽。生死抉择就在听与不听的一念之间。

从根本上说,听与不听也是人心对善与恶的选择。现在,九评已经发表,道义灭亡的中共嘴脸已经大白于天下,若有人还要对中共言听计从情有独钟,试问:这是怎样一种善恶颠倒正念无存的人心,怎样一种不负责任的生命选择!可以断定:对于这样的人心,无论怎样的洪大慈悲,无论怎样的佛恩浩荡,也不能及于其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