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修炼的经历和当前遇到的一些事情


【明慧网2005年3月29日】我是王两声,今年63岁,我要和同修们谈谈我的修炼过程。

我是在2000年8月得法,能得这千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对师父的感激是无以言表。在修炼前我患上多种病,其中高胆固醇需长期吃药,每月花费约150元马币在减低胆固醇的药物方面,还有须注意饮食,长期与一切高胆固醇的食物如海产肉类等绝缘,每天也只有清粥小菜。因正念不足,修大法后的前两个月还一直在吃着药,每四个月例行的回医院作检查,每次检查都发现胆固醇指数下降了,几次后开始停止服药,过后再回去检查时,指数再度回升到没有修炼前的高数据,回家后一直闷在心里。后来通过学法,心性得到提升,四年多来再也没病状。

修炼前眼睛也带着病业,每晚睡觉时觉得双眼发热,每晚临睡前一定要滴眼药水,白天也要滴上几次,修大法后也渐渐的把滴药水这事忘了。曾向一位和我一样患眼疾的朋友洪法,但他没修炼,结果现在他眼睛瞎了,而且瞎了的眼睛也还在发痛。

脚膝盖缺骨胶原也是令我难受的病,起初是一边脚患病,后来延至两脚,勉强走起路来双脚会时常疼痛,半夜里须下床小便两三次,一站起来双脚奇痛无比,须完全停止移动,待过了两三分钟疼痛减少后才慢慢移动,长期吃药打针不见好,起初脚肿时去看医生,打针吃药后就会马上消肿,但过后不但无效而且越吃药双脚膝盖就肿得更厉害,后来换了个医生,医生劝告少吃这种药为妙,因为会有很强的副作用,当时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不再有效的药吃了还会带来副作用,医生提议动手术装置不锈钢义铰,但只能有效的支持几年,过后必须从新动手术,折磨了十年的膝盖痛是在炼功后好了。四年来我没花过一元的医药费,感激师父的伟大及慈悲,如果我没修大法,我会是个残废及瞎眼的老人。

我能有缘得大法,也要谢谢陈福春夫妇把大法带来我所居住的小镇。最近听到有人对陈先生负面批评,深觉得痛心,觉得有必要为他澄清。马来西亚大法最初是通过吉隆坡的陈福春夫妇从中国传入,陈先生早年修其它法门,自幼对气功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与大法有缘,在1996年的一次旅行中他在中国得法了,相隔一年后(1997年)他又回到中国交流,并在当地的一次炼功时,在炼第二套功法时(法轮桩法)开了天目。他回到马来西亚后,觉得应该把美好的大法在马来西亚推广。首先他在吉隆坡展开了洪法工作,过后他去了金马仑高原,在当地设立了炼功点,接着,夫妇两人千里迢迢北上怡保及和丰,过后又去了爱大华(以上为马来西亚北部小镇),都成功的开设了炼功点。在以后的学法炼功活动过程中,陈先生都全力投入洪法工作中。从1998年开始至今,陈先生对推动大法洪传的工作从未曾松懈过。去年“莫珍歪”办九天班时,他放下了繁忙的生意,从吉隆坡赶来,在小镇的会所里一连住上九天。我修炼大法四年多,其间陈先生没要过我的一文钱,每次他前来小镇教功交流,都是由我负责接送招待,他也没要白吃,每餐都是大家像朋友般的互相请客。

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中有弟子问师父:“人与人的矛盾和修炼人与修炼人的矛盾是一样的吗?为什么我看到好象修炼人与修炼人的矛盾总是难以化解?”为什么我看到好象修炼人与修炼人的矛盾总是难以化解?师父回答:“修炼人哪,怎么能这样啊?但是我知道,还是我那句话:别看有些问题他表现得很突出,实际上没表现出来的地方他已经修得很好了。不能够把他和常人相比,更不能觉得他们这种矛盾是单纯的矛盾,那是提高他们的机会。……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啊?别人不认同我啊?那个也想,我是不是提问题的方法有问题啊?人家接受不了?每个人都能找自己,这就是修炼,你不找自己你就是没修炼,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你是没修。”

现在这个矛盾摆在大家面前了,每个听到、看到这件事的大法弟子都有各自要去的心,都必须从中提高自己的心性。陈先生在其中;我也在其中;批评陈先生的那些人,只要是大法弟子,也都在其中啊。我们大家如果都能静下心来好好学学法,每个人都看看自己的心性究竟出现什么问题了,放下那些人心,这个矛盾自然就会化解;多一个人从中修上来,矛盾中的负面因素就少一份。否则时间长了,矛盾本身会复杂化,旧势力的因素,还有共产邪灵的因素,还可能钻空子针对我们大家来迫害、带来损失。

正法洪势在急速推進着,大马大法弟子修炼环境比起中国同修来得幸运得多了,让我们一同好好珍惜吧。放下执著与人心,整体精進,一起提高。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