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我是河北省唐山市大法弟子,今年51岁,1996年9月份得法。2001年曾到公园公开集体炼功,被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共关押54天。2002年因拒绝说不炼法轮功,被送進转化班三个月。前后两次被非法关押,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新溶入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今年7月份,我和另两位同修一起到律师事务所和公安局讲真象。9月10日,我们大法弟子一行6人去天安门发正念,发挥了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一、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步入了大法的行列

1989年,我得了一种真性红细胞增多症,据专家讲这种病是不治之症。了解这一情况后,我和大夫协商办理了出院手续。我曾想去葫芦岛的笔架山和一位老尼打发剩余不多的日子。可是看着关心我的丈夫和幼小的儿子,我怎么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正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又学起了其它气功,可是三个月下来,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决定去学法轮功。从1996年9月初到10月初,虽然去了一个月,可我还是常人的心态,早晨也不炼功,学员问我为什么不炼,我说我活着都费劲了,早上起不来。同修告诉我10月初放锦州学法经验交流会录像,我说去看。第二天早晨,我五点就来到了炼功点去炼功。那时我脸和手脚全呈紫红色,观念转变后,我相信了神佛的真实存在,把几盆药都送人了,从此再没吃一粒药,不到二十天我的不治之症悄然而去。后来我才意识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救度我,帮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二、公开集体炼功,震慑邪恶,唤醒世人

那是2001年的春天,也是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的高峰,为证实大法的美好,我们分头去公园炼功。我和丈夫商量此事,他坚决反对,并用大锁头锁住了楼下的门和自行车。出不去。我把自行车拖到小房顶上,再放到地上,就这样我准时来到公园炼功。期间,在人群中,一个牵着狗的胖女人大声吆喝要给我们报警。大家不动声色,继续炼功。一会功夫警察真的来了,怒气冲冲,摔碎了我们的录音机,并大喝不许我们跑,说完就给开警车的司机打电话,足有半个小时,人数越来越多,大家七嘴八舌的向我们提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和另一位同修不慌不忙的耐心解答,没有一点怕意。这时围观群众已达300多人,警车也到了,我们9人被带上了警车,押送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后,它们用尽了各种办法审问我,我不配合邪恶,它们就谎说我丈夫因制止法轮功不力被单位开除,这时又有人问我儿子的电话号码,我不配合,当晚我被押送到了看守所,在我被关押期间,我母亲全身烫成重伤住進了医院,她受江氏集团的毒害太深,配合了恶警。

9 天后我被转移到看守所,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但我并不觉得苦,如果这次被判刑,我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就会失去,我们这次公开集体炼功,被定为河北省第一案。这时看守所里规定,只要写了保证书就可以回家,别的监室都写了保证书,为了坚定正念,我们弟子之间背经文,不管哪一篇只要记清楚了就背下来。我们商定某一天早上6点发正念,震慑邪恶。那一天我们准时立掌发正念,那一瞬间,7个刑事犯象恶狼一样向我们扑来,并向恶警做了汇报,我们的集体正念震慑了邪恶,它们没人敢动我们。还有一次,恶警让我们背监规,我们集体不配合,最后我们胜利了。一天张欣所长找到了我,让我收拾行李准备回家,那时我的身体已表现出多种疾病,病历写了16开纸两张,人浮肿得脱了相。当时我自己并不害怕,我知道不是病,此时屋里的人都静心听我们俩对话。她说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赶紧去医院治疗。我说我没病,不去医院,你让我走我顺其自然,让我写保证书,我死也不出去。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出了看守所,回家十几天后,我的身体完全康复,再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三、修真善忍就要敢说真话

2002年,正是邪恶迫害法轮功的高峰,那时我在家学法炼功,做一些证实法的事,和同修的联系也从未间断。片警经常来我家骚扰,并问我还炼不炼,我非常坚决的告诉她,我炼,她说:你一个党员干部为啥相信法轮功,我说我的病是法轮功治好的,就这样我又被带進了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们不畏邪恶,集体背法,集体炼功,给警察和值班人员讲真象。平时给我们所谓的“上课”的约5-6个人,其中只要一个是紧跟江氏集团走的,其他人都是硬着头皮念一会书,然后就和我们一起讨论,我们就给他们讲真象,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等时间凑到了,我们就回监室,虽然环境很差,但大家心情非常好,每天学法炼功。时间不知不觉过了3个月。一天早晨,狱医在楼下等我让我去医院查病,我说我没钱不去,他说,有人给我花钱。我就上了车,一个月前狱医曾找过我让我去医院看病,我拒绝了。这时我想起了在派出所里,恶警们想审问我,我就边走边发正念,结果那个警察头疼得很厉害,对我说他遭报应了,让我回去,不审我了。回监室后,同修们听说后增加了大家坚信大法的信心。一会儿功夫车开到了医院,我坐在楼道里等着化验,我想起了同修们教我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我身体不合格,这不是修炼的场所,我要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三天后我被释放,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走出了监狱。出狱后一个月我得到了一份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为了让同修看上新经文,我急中生智,买了几个豆馒头,然后爬上梯子上了房,趁机会把经文从隔壁送了進去。洗脑班有个邪恶的规定,谁从隔壁送东西,可以用枪打,但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五年的迫害也没动摇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决心和信心。

四、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之一就是讲清真象。我利用一切机会给世人讲清真象,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除此之外,我觉得去律师事务所和公安局讲真象更有必要。于是我们三人商量好一起来到了律师事务所。我以两次被关押罚款9000元为切入点,另两位同修以進京被罚款为切入点,咨询如何要还现金。我们三人一人说明迫害过程,另两名发正念相助,以此达到讲真象的目地。那位律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告诉我们,它们的做法是违法的,现在就可以起诉它们。并告诉我们找哪个部门,应注意的问题是什么。我们也深受鼓舞,出了律师事务所直奔公安局去了。那时我们三人的思想是空的,什么准备也没有,一直奔国保科去了,国保科长说话口齿伶俐,明慧周刊他也看,而且法理知道也不少,他脾气很暴躁,对大法弟子也没有耐心,我们一人对他讲真象,另两人对他发正念。在讲的过程中,他说信仰自由他们不管,但散发和贴传单是扰乱社会秩序。我说这是共产党造成的,不让我们说话,如果把问题摆在桌面上解决,还需要这样吗?他又反问我发过传单吗?我说发过,而且发在了你家门口。他无言以对,睁大眼睛想发恶,但是大法制约着他,他就恶不起来。我们的对话真的象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所讲到的:“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接着这位科长又说佛经中写到十恶不赦的还救度呢。我说不是,不会救度这些人的,因为他们已经本性无存。这些话对他触动很大,我们没有把他列为不可救度之人,他又问我们有没有在明慧网上报道过他,我们确实没报道过。在谈到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时,他很反感,立即大吼,说要把我们送進去,我们很理智,一不怕、二不后退,不慌不忙的继续给他讲真象,大约讲了一个多小时,我们顺利的讲完真象回家了。可是第二天,有人就告诉我们说公安局要抓我们,其他同修说让我们躲一躲,我说不行。师父曾在讲法中提到碰到了困难不要绕开走,我们商量哪也不去,如果他们来抓人我们不开门,打开窗户喊:“法轮大法好!”可是几天过后一点动静也没有,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过去了。

回忆几年来的修炼历程,我深深的体会到学法的重要性,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们做每一件事情都离不开大法的指导。五年的风雨坎坷在慈悲的师尊呵护下,自己逐渐转变了人的观念,修去了许多执著心,但还有许多不足。

以上是我五年来的修炼心得体会,我想通过这次书面交流,使自己更加精進起来,归正自己的言行,找出不足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