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榆树沟王恩会正念面对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临近元旦,因恶人举报说我看大法书,我被恶警强行架到车上,绑架到东兴分局。他们把我强行绑到椅子上,要录所谓的口供或笔录,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也就没有强迫。但一个年岁大的警察在我的脸、头上打了几下。大约8点多他们将我送到白山市看守所。到白山市看守所后,强行让我按手印,最后在我奋力反抗攥紧双手,并告诉他们不要强迫我。他们只好作罢,免按手印。

接着检查身体强行扒光衣服,我的绿马夹被撕破,线衣撕坏,然后把我抬到号里,我没有被子毛衣和棉衣被他们扣了,只穿了一件线衣,他们又给我一件单薄的毛衣而且很小。我几乎一夜都在打坐,发正念后半夜炼功。28日早上,他们让我穿马甲(囚服),我无罪,所以拒绝穿,他们强行给我穿上。

然后到楼上号内,因我单盘腿坐那,并单独坐一排,裴所长不让我炼功,我没答应,他就命令人把我抬到死人床上,扣上并戴脚镣,死人床上冰凉,那个屋也很冷。我上衣单薄,又没有鞋,裴所长让人找两个棉套袖套到我脚上,单套袖两头是活的,透风;有时脚活动一点就掉下去,时间长了脚麻木了;手上戴棉手套,但正值气温下降,连冻带抻。后来我气闷、恶心还吐,吐血,他们问我说我有肺结核病。

29日或30日上午警察同驻所检察官来了,我想他们给我双手放开也是给驻所检察官看吧。29或30日第一次给我灌食,狱医马大夫把我锁在床上和另一女大夫用食管从鼻子下胃管,但几次都插入气管内,会令人窒息咳嗽,后来终于插入胃里灌了一些玉米粥。

1月4日上午东兴分局的几个警察将我拉到白山市肺结核医院,在那我喊“法轮大法好”,那几个警察打了我。

回来时他们骗我说:回去可以吃饭了,今天放不放你你也没地方住,明天放你。6日早晨东兴分局几人来将我叫出骗我说将我遣送回原籍,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并将原脚镣摘下,换上他们带来的脚镣,看守所马大夫等几人那相机忙给我照相,我坚决不照。

因我不照相,他们将我的双手背铐上,到车上又用皮带将我的手脚都绑上,我一路上看见车就喊“法轮大法好”,在我身边的警察打我。他们办完手续将我的脚镣摘下,虽然摘下来了但感觉还是带着,两脚麻木。

车到朝阳沟劳教所,他们将我强行拖到劳教所检查身体,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所里的大夫可能向领导汇报约20分钟,出来说我又绝食又患结合性胸膜炎,他们不能留,拒收。

这之后车子开始往白山走,到白山约8:20左右到分局让我签字我没签,他们又给我一张纸,说是无罪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