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可以救度任何一个人(译文)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我是北加州的一名学员。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得法的过程,并用我不太丰富的词汇量讲述得到这部大法对我来说所具有的非凡意义。为了说清这个问题,我必须先讲一下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的人生经历。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飘忽不定,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呆很久。我的父母离异,两人都经常搬家。我从来不觉得哪一个地方是我的家。我曾住在独门独院的房子里,住在车里,住过简易房(译者注:即可用大车拖的活动车房),也住过公寓。我很不容易交到朋友,常跟人打架。在家里我总是做错事,常被赶出去跟亲戚住。我十三岁那年开始尝试毒品,也不再上学。家人把我送到一个以野外求生的方式来纠正不良习性的地方。记得有一次大风雪,我们和向导走散了。我当时真以为我死定了,心想,“如果我现在就死去了,我会上天堂吗?”从那以后,我决定尽我所能去探索人生精神上的东西──我念圣经,一些佛教、道教的书,以及任何我可以找到的讲述超自然经历,玄妙现象的书。我也不去学校,每天就只研究这些书和吸毒,心里总想着“我究竟能不能找到一条至高无上的道路呢?”

在我得法之前的几年,我的哥哥和叔叔自杀死了。祖母患癌症去世,母亲也酗酒而死。我变得十分消沉,几乎没有神志清醒的时候,沉湎于各种罪恶之中,对很多事情都漠不关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停止对那“至高无上”的道路的追求。2003年3月,我21岁,那时我刚对气功发生兴趣,我走進了一家书店想找一本这方面的书。在我面前看到一本《转法轮》,封面上写着“系统教授法轮功”。我想:“法轮功,听起来象是一种气功。”但当我读完目录,我知道这是一本引导人开智开慧的书。书在手里,口袋里钱又不够,我只好偷了这本《转法轮》。

读过《转法轮》之后,我不再吸毒,也不再消沉沮丧,不再打架或讲脏话,也不再偷东西。我知道在学法前,我只是个“大学里的小学生”,我把那些“小学课本”都卖了,然后回到书店,告诉店员我偷了他们的书,并买了两本书来替代我偷的那本,以弥补他们的损失。我终于找到了那条“至高无上”的道路。

我不再是我们家的败类,我和家人的关系大有改善。有一次我在发正念的时候,一个弟弟对着我做鬼脸取笑我,另一个弟弟看到了说:“你不应该这样取笑他,是法轮功让他变好的!”有一次我在车里放师父第一讲讲法给父亲听。通常如果某些事情不切实际,或不合乎一般的逻辑,我父亲总会认为它很怪异。可是这次他听了很久也没作声,最后他说,“这是很好的准则!”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奇迹。

我过去的那些朋友现在很崇拜法轮功,他们很钦佩我能摒弃那些不良嗜好,他们也想改。有一天一个朋友从花店送来一束含苞待放的花,我把它们放在客厅的一个花瓶里,紧接着就和另一个同修一起学法。当我们刚念完有关植物的那一讲时,我一抬头发觉所有的花都开了,我想起佛教中有个故事说当佛传法的时候,花儿会绽放。

每天我都悟到一些新的东西,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是无以言表的。不只是因为我修炼大法而得到健康,也不只是因为我从沉迷和消沉中被解救出来,也不只是因为我和家人的关系改善了,而是因为大法拯救了我这样一个人。在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拯救我的时候,大法改变了我。大法可以救度任何一个人。

当我听到有人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酷刑甚至被杀害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很清楚那是邪恶在作祟。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伤天害理的事情中,这是最邪恶的一桩。对我来说,大法代表着所有的纯和善,所以当同修告诉我现在是正法时期时,我很快学会了发正念。我到中国领事馆和斯坦福大学和同修们一起发传单。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我住的地方唯一的学员,我必须认真负责,通过任何可以想到的方法来讲真象。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多。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真象,包括乞丐和那些吸毒成瘾的人。每个人都有希望。

我想要告诉在座的每一个人,尽管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觉得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们一起学大法,你们每一个人都比我的家人更理解我。在这人世间能和你们在一起是我的荣幸。我期盼着能返回我的家园……

(2005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