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切磋关于结婚的问题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早前我看过很多同修有关婚姻的交流心得,现在我根据自己的情况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我是2003年得法的,得法前就已经与男朋友拍拖了。至今已有5年了,双方的父母都希望我们快点结婚,他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我一直就有不想结婚的念头,因为我的情很重,以前一直对过色关都不够重视。特别是去年進了洗脑班,他在我進班后不久就向我求婚,当时我意识到是邪恶因素钻了空子,用情来动摇我的正念,当时我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只是说等我离开了洗脑班再考虑,但却跟他发生了关系。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只是为自己找借口说:我们一直都有这种性关系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都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不会离弃对方的。

后来我写了“三书”离开了洗脑班,出来后没过多久我在明慧上发表了声明,并一直认真学法,我意识到了色关对我干扰的严重性,我觉得自己因为未婚而有性关系,这连大法弟子的称号都配不上,更别说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了。我真的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所以从那以后我就痛下决心,一定要过好色关。一关一关过来了。有一次我真的特别感觉到是另外空间的色魔在钻我男朋友的空子:一天晚上他喝了点酒,我去照顾他,在我刚要走的时候他就把我用力按在床上,我推开他,推不动,后来我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并严肃的说“放开我”,他马上就松了手;后来我出门的时候,他又抱着我让我留下来睡,当时我的心有点动摇了,但马上我回想起师父的讲法,念一正,接着我认真的对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如果我连色关都过不好,我不配叫大法弟子了。”他听完后立刻放开了手,也认真的对我说:“那你回去吧。”第二天我跟他谈起此事,他说他根本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一直在睡觉。我凭着大法的无边法力,认认真真学法,特别是师父有关色关所讲的法,我特别注意,我感到我的色没那么重了,但总觉得自己修得还是不扎实,有时念头还是往出冒。

最近他又跟我求婚了,我的心总是很忐忑,不知道结还是不结,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不想结婚,不想碰性这东西,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又一种执著心。如果说现在这个时期不该结婚,这就是我想跟同修交流的问题。

有的同修认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谈结婚,等正法结束了再谈此事吧。我个人认为这是有漏,师父一直要求弟子要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只要我们一踏入修炼的门我们就不能把自己当作常人看了,事事处处都应该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结婚的问题也不例外。我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不是寺院中专修的,所以我们照样需要结婚繁衍下一代,这是符合常人状态的,大法弟子如果因为证实法的事情多而顾不上结婚,我想这样常人会不理解的,特别有些同修的男(女)朋友都只是一个常人,如果对方很想结婚你却一直拖下去,那对另一方不公平吧。而且等正法结束了再结婚那不是对时间的执著吗?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正法具体什么时间结束呢?如果没有旧势力制造的这场迫害,我们是不是早就已经结婚了呢?在这么严重的迫害中我们还必须维护好家庭,如果我们没做好那是不是我们自己做得不够呢?难道说结了婚就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了吗?并且我们还可以利用婚宴这个好机会向亲朋好友讲真象,平时也真的不可能一下聚集这么多熟人呢!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心得体会,在我写的过程我发现自己找到了很多有漏的地方,对于婚姻的问题也更明确了,认为不应该回避。当然这是根据我个人的情况的判断。从法理上讲,如何不走极端,如何真的在法上精进,也希望同修能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写出来。不当之处敬请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