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感谢恩人法轮功(图)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2005年3月28日倪玉兰写信感谢法轮功学员在狱中对她的照顾。北京女律师倪玉兰,因帮助被拆迁居民,3年前的4月27日拍摄强拆现场,被北京西城区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毒打致残拘留判刑,她说在狱中一年能够大难不死,全赖善良的法轮功弟子的照顾。以下内容根据感谢信录音整理:


北京女律师倪玉兰

倪玉兰:我这个信呢,叫《九死一生,感谢恩人法轮功》,我与法轮功学员们分别已有二年了,两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念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是她们在我蒙冤受难的日子里,日夜守护、细心照顾,使我重获新生,因为她们的仁义道德,构筑了人与人之间的善良和关爱,我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2002年4月27日,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给我带来了终身的不幸。中午11点45分,我在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四条55号,非法强制拆迁现场外拍照,我刚把照相机放在包里,突然有一男一女发疯似的向我冲过来,他们不由分说,凶狠的将我踢倒在地上,我的脚踝被严重扭伤,他们从我的包里抢走价值五千多块的照相机,装进了他们自己的皮包里。

这时西城公安分局新街口派出所所长谢立国带了几个衣冠不整的警察跑过来,他们背离天职,不过问抢夺案件,反而和犯罪嫌疑人相互勾结,共同设计阴谋陷害我。事后,我才知道这两位犯有抢夺罪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西城区政府拆迁办的党支部书记张玉兰和工作人员毛杰。

所长谢立国指令其他警察将我非法抓进新街口派出所。在办公室里,所长谢立国唆使副所长赵细金和警察把我摁在地上,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的捆上,然后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他们将我殴打的遍体鳞伤。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28日凌晨,他们将我抬进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藏匿,从此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在看守所里,我荣幸的认识了很多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们来自全国各地,是一个以修炼身心为目地的群众团体,有着共同的信仰,信奉真、善、忍,她们待人有礼貌,说话和气。由于她们执著的信仰和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经常受到毫无人性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我多次看到警察残酷毒打她们,同时还唆使那些为了利益而抛弃基本人性的犯人,毒打她们,手段非常残忍。她们多数以绝食的方式抗议非法关押,为了不牵连亲朋好友,不肯透露真实姓名和住地,平时以代号相称。

我和法轮功学员们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伤势严重,疼痛难忍,是她们无微不至、轮流照顾我的生活,夜夜守候。多少个夜晚,我生命垂危,是她们请来狱医为我救治的,然后喂水、喂药。遇上毫无人性的狱医,又要被骂成多管闲事。因为狱医要处心积虑掩盖真相,迎合上级领导的意图,目地就是让我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活受罪。

正直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邪恶征服,反而向我倾送全部的关爱。人间自有真情在,没有善良、正直的法轮功学员,我就享受不到人间的真情。在当今的社会里,是不能缺少法轮功善良的仁义道德品质。获释后,我多方寻找那些曾经帮助我渡过难关的法轮功学员们,但是没有任何结果。

每当我架着双拐到路边去遛弯儿,就有很多人关心的问我“你是怎么受的伤?”“我是被新街口派出所所长谢立国唆使多名警察,施酷刑将我毒打致残。”他们又问我:“这么重的伤,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自豪的告诉他们说“全靠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如果没有她们日夜细心照顾,我今天就不能架着双拐在街上遛弯儿。”

我的遭遇是不幸的,各种残害给我留下了终身的残疾,但是我得到了法轮功学员们的真挚友谊,法轮功对我的恩情,我终身难忘。衷心的感谢李洪志先生培养出来这么多优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九死一生,感谢恩人法轮功。

2005年3月28日
倪玉兰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