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两大法弟子叙述遭恶警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
(一)

我是96年得法的。

没学法前身体很不好,有关节炎、腿痛、胸痛,特别是自三岁就得了眼病,眼睛痛了几十年。学法不到半年,这些病全都好了。学大法的人都严格地遵循真、善、忍法理修炼自己,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毛病,与人相处谦和、忍让,不争名、不求利,处处为别人想。

多么好的功法。然而99年7月20日,江出于妒嫉与害怕,一夜之间强行将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开始了一场血腥的镇压。从那以后,片警天天来我家骚扰,怕我进京上访,把我的身份证也强要去了。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2000年我进京,北京的警察真疯狂,见到修炼者就抓。他们把我抓到警车上,送到派出所,问哪儿来的,不说就上刑。我没经受住说出来,就被当地警察给押回来了。他们把我带的钱都搜去了。我不给,他们就打。到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郭淑青狠狠的给我一个大嘴巴;开车司机又踹我两脚,把我送进看守所。那里的迫害更残酷。我们学法炼功,管教看到了劈头盖脸打一顿;大冷天让在外冻着。

我们绝食抗议五天,食水没进,恶徒把我们赶到外边背雪,可见它们是多么残忍!

就是这样,我们大法修炼者还顶着压力、冒着危险向人民讲真象,救度着人们,让人们明白过来,好有个美好的未来。

(二)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得法八年了。

我得法前身体很差,有肾病、关节炎、风湿病、妇科病等。看过中医,也找了跳大仙的,都没有用。病犯得厉害时,折磨得我有时就想从高楼上跳下去死了算了。

98年我有幸得了法,看了《转法轮》后不长时间心情开朗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每年春天都必犯的骨头疼再也没犯过。是李老师救了我,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我知道大法好,知道师父遭人诬陷,我要为大法和师父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要让不知真象的人们都知道真象。

我出去送真象传单。由于我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刑警队的一个胖子(男人)抓着了,为此他还得了公安局给的200元钱。抓我时说要用这200元黑心钱吃饭店去。刑警队的恶警不让我上厕所,上厕所得由两个男恶警看着。在公安局政保科,恶警问我资料来源,我不说,他们四、五个男恶警拳脚相加打我,把我打倒以后,还用脚踩我的头,逼我说出资料来源。其中一个又黑又高又胖的恶警说,我就不信你嘴这么硬,说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累了他喘着粗气坐一边喝水去了(后来听别人叫他石海林)。又上来一个当官样的人(后来知道他是恶警张德清),他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说,只要你说出资料是谁给你的就让你回家,免得在这挨打。我没知声,这些恶警更加疯狂了,把原来在前面铐的手铐解开,把手臂斜在后背上下铐上,再用手使劲拉手铐,两个手铐都卡进手腕的肉里了。他们叫嚷着问:说不说?说不说?见我还不吭声,又找来一个大暖壶,硬塞进斜铐在后背的两臂里,一边打着我耳光,一边用脚踹着我的下身,我还是不说。后来它们就把我送进了西监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恶警们偷走了我衣袋里的钱(大概400多元),警察原本是抓偷的,现在的警察倒好,自己偷了起来。当我丈夫来看我时,恶警打了我丈夫一个耳光,恶警齐力又勒索了500元钱。

善恶有报,这些迫害好人的恶人会遭到应有的惩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