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带给我的变化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我是辽宁省朝阳市北沟门乡村民,今年34岁。99年我曾看过《转法轮》,但7月20日江氏集团一镇压,加之婚姻、家庭生活遇到挫折,就放弃了。

后来又由于自己对感情的错误选择,使自己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身体也日渐不好。2002年8月份,在大连妇幼保健医院我被确诊卵巢肌瘤,做了剖腹取瘤手术,此后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倍感生活毫无意义。

2003年4月29日下午,我喝下了火碱水,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但经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救,在姐妹的细心照顾下,在亲朋好友的关怀下,我被抢救回来。但消化系统受到致命的伤害,只能靠静脉点滴营养维持生命。可天天输营养液,药液中的钾、氨基酸、脂肪乳等对静脉血管造成严重损伤,加上不能進食,胃里空空的,不能供应身体所需营养,血管变得又脆又薄又瘪,最后连液体都难以输進去了。在痛苦的承受中,我只想:快些结束生命吧!少遭一天罪吧。

在亲人、朋友的努力下,我又转到了朝阳地区医院,住在胸外科,在郝主任医师的主持下進行治疗。大夫为我在腹部做了空肠造漏(将腹剖开,在空肠上造眼,插進一根导管,同时肚皮也穿个小洞,把管引出腹外),靠通过导管往空肠里输瑞素(一种肠内营养药)、牛奶、肉汤等方法取得营养,延长生命。这方法虽能维持生命,可肠内营养不经过胃。食道又严重损伤,不能喝水,我常常在又渴又饿的情况下肚子还胀得不好受。那种痛苦真是生不如死,语言文字难以形容。加上对生已毫无渴求,只是在煎熬,在耗着生命,在这万般无望的痛苦中度日如年。为了打发时光,为了能有本书看,为了填满整日乱想的思维,我又想起了《转法轮》。

在我的要求下,家人向楼下卖菜的一个农妇打听,正巧她听过一大法弟子给她讲法轮功真象。在农妇的介绍下,2003年9月我认识了一大法弟子。在她热情帮助下,我才真正看到了佛法真理,看到了生命之光,更明白了生命为何而存在,自杀是不对的。

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有精力只用二天一宿的时间看完一本三百多页的《转法轮》,然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大觉,此后便不再失眠。接着感觉浑身每个汗毛孔和发根都往外冒凉气。从书中所讲我知道了这是师父在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就这样,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又学会了功法,進一步明白了一些法理,身体开始一天天好起来。

又有许多大法弟子象亲人一样从法理上启悟我,使我在思想境界方面,生活上、行为上按《转法轮》中的法理一点点归正,加上不断的炼功,2003年11月份,我能進一点流食了;2004年3月份,去医院拔掉了肠管。

看到大法弟子都那么正、那么纯、那么高尚,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卑,致使自己难以在修炼的路上精進。所以又出现了不能進食的状态,长达十五、六天滴水未進。但在与同修交流之后,我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又能吃饭了,身体也迅速恢复,而且不只是能進流食了,而是任何食物都能吃了,完全正常了。此时可以说没有任何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大法给了我――一个几乎是要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完全的新生。

我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我只是真实的讲述了大法带给我的超常变化。我把自己亲身经历写出来,是想告诉那些被谎言蒙蔽的人,不了解大法的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他祛病健身有奇效,使人类下滑的道德得到升华,真正修炼法轮大法或真心念法轮大法好将受益无穷。

对师父和大法,我真的感恩不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