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在沈阳第二监狱遭迫害的大法学员孙永盛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据可靠消息,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大法弟子孙永盛,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二十监区,正遭关禁闭迫害,情况危急,急需营救。

望大法学员发正念加持、营救大法学员孙永盛及所有在沈阳第二监狱遭受迫害的大法学员。请海内外正义善良的人士,包括沈阳监狱城里的好心人(我们相信你们的存在),共同制止迫害,从新告诉所有的人一个天理:邪不压正!

一、遭秘密绑架失踪一年,生活不能自理

孙永盛,男,今年30多岁。2002年10月8日外出购物时,突然失踪。大约一年后,家里突然接到沈阳监狱打来的电话,让家属“多带点钱来一趟”。

原来,孙永盛遭秘密绑架后,又被非法判刑、入狱。2003年8月,孙永盛在沈阳第二监狱入监队一个多月没有被褥,条件恶劣,引发脓疥,加上遭受长期迫害,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据孙永盛所在监区的干事张雷称:孙永盛小腿以下乌黑,比他(张雷)脚上穿的皮鞋还黑。在这种情况下,狱方才通知家属。

至此,孙永盛年迈的父母双亲才得知儿子的下落,同时又为儿子的健康忧心忡忡。直至今日,家属也没有接到办案单位的任何通知,甚至连判决书的副本都没有收到。

孙永盛年迈的父母风尘仆仆的赶到沈阳监狱,想探望失踪近一年的儿子,可是,因为没能按狱方要求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狱方不但不让见,而且恶语将两位老人撵了出来。两位老人心如刀绞,只得含泪回家。接下来的几个月,老人家不顾路途的遥远,历尽了艰辛,月月不落的去探望,可是,次次失望而归。他们多么希望能见到失踪一年多的儿子,然而,这个既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请求,每次都被狱方粗暴的拒绝!

终于,有一天,老人在监狱“不许问及抓捕过程与得脓疥的原因,否则立即停止接见”的严厉警告下,在几名黑衣警察寸步不离的严密监视下,只被允许看了看儿子的伤势:腿上仍有黑迹,两脚又黑又肿,上面布满了黑色的脓痂,用手轻轻一按脓水就冒出来了……。至于孙永盛遭受了怎样的迫害,仍然一无所知。

2004年4月份,监狱又无缘无故强行终止了对孙的探望,孙永盛的家属找其所在分队的干事张雷询问原因,张雷说:“上面有令,不让见,孙永盛挺好,不用挂念。”父母在停止接见达三个月的情况下,一再要求接见。张雷称上面有规定,又称你可以找狱长,并告知狱长姓王。

于是家属到监狱的办公楼,请求门卫给联系。狱政科主任赵××(女)来告诉家属:“等着吧。”一直拖到下午3点多,家属无奈跟赵讲了事情的详细经过,赵才明白不是无理取闹,于是打电话通知接见。虽然只有5分钟,但毕竟见到了儿子。同时得知4月份给存的200元钱至今仍未入帐,后来追查存款近半年时间,才有着落,入了帐。

二、家属欲依法申诉 监狱心虚并报复

从2004年8月开始,家属的探望被转为电话接见,中间隔着厚玻璃,只能通过电话交谈。期间,家人咨询了多家律师有关的法律规定,他们答复说:人已被抓2年之久了,开庭时就应该通知家属,并且判决书副本必须给家属。

家属想为亲人申诉,但狱方不允许。家属曾找过姓孟的副大队,其称“申诉是在刑人员的权利,可以申诉”。但是干事张雷告诉孙永盛:“写了也不给邮,写也白写。”

再后来,张雷与孟大队被调走,又来了一位王干事,叫王四海(音),现任分队长,他说:“接见时如果提及申诉,就中止接见。”以此威胁家属。家属向王四海提出要孙永盛的判决书(判决书在孙永盛本人手中),要给孙申诉。之后,再接见时,王不再出现,都是其他警察监视接见。家属请他们把判决书转递出来时,他们都推说自己不是负责队长,要王干事办理才行。于是再没见到王四海。

每次接见,警察都声称孙永盛干活最快最多。2005年2月份(正月十六)接见时,孙永盛不高兴,说:从初四,(别人)凡是接见,包括以前所有的电话接见的,都是上楼定餐接见的,咱家是仅有的电话接见。

2005年3月22日,家属再次去监狱探望时,监狱的接见员告知中止接见。家属找监区,电话打了十多个,他们互相推,并且不报姓名。有一个好心人见孙家老人太可怜了,于是告知狱长王斌电话,王斌答应解决,让家属到接见室等着,结果没有消息。

后来,接见室工作人员又让家属到办公楼去催,当时接见室主任郭忠怀(女)(音)说:“我们接见室上千的犯人接见都在这,不让见的太多了,不许接见就是不许接见,没有理由,听懂了吗?快走吧。”

家属告诉是狱长王斌让等的,她又说:“啊,那你等吧,等吧。”等到下午1点多钟时,家属又到办公楼问狱长,狱长说:“早就给监区说过,让人来谈了。”于是又等,最后还是没有结果返回。

三、家属遭威胁 孙永盛被关禁闭情况不明

第二天家属又去监狱要求接见,第二监狱二十监区大队长李建国(音)和另一个一直回避不敢报姓名的自称副大队长的警察来见家属,告诉家属:孙永盛炼功,并且抗劳,已关禁闭。家属问:何时关的禁闭?他们说刚向狱方领导请示的。

家属问:是不是昨天你们不让见时,我们去找了狱长,你们二十监区的警察报复我们?李说是巧合。并说是因为每次家属接见后,孙永盛就情绪低落,由于家属接见不利于改造,所以要中止接见。家属问孙永盛身体情况,狱警说:挺好,又含糊地重复:我们也希望他健健康康地回家……

家属接着去找狱长王斌,王斌推脱说:“找我没用,我不管这事,你上(办公大楼)二楼找舒狱长,我委托他办了。”家属问舒狱长的电话,王说不知道,然后说:“你就直接上(办公大楼)二楼。”家属问:“上二楼?直接上吗?门卫不让上。”王说:“不能,直接上吧。”

办公大楼门口没有类似“外来人员止步”的警示牌,但是设有“(入楼)登记处”。

家属到办公楼时,门卫已经不在,登记处也没有人。家属想先去收发室打电话,收发室一女工作人员正锁门往外走。家属问她:“舒狱长在几楼办公?”她一扭脸说:“不知道。”

家属只好自己上楼。刚上楼,从后面跑步进来了几个警察,其中一人是门卫,大声喝斥家属,把家属撵下楼来,家属对他说:“是王狱长让直接上楼找舒狱长的,不信的话可以给王狱长打电话。”门卫蛮不讲理,不打电话,就是不让进。一会儿,狱政科赵主任(女)下来,家属请她给王狱长打个电话,于是她打电话给王狱长说了家属的情况,只听赵在这端说:“噢,噢,明白了。”

赵主任放下电话,一抬头冲着门外进来的几个警察喊:“老朴,老朴,朴永胜,这几位家属……”被喊做朴永胜(音)的警察大声喝斥、往外推家属,并说再不走就报110。此时家属已经被20-30个警察包围了……家属只好又说明原因,于是他给李建国打电话。

一会儿,李建国和王四海出现,王四海称:“孙永盛没炼功,只是抗劳,我是队长,听我说,我了解情况。”这时有一个年轻警察冲着家属说:“我们是派出所的,听明白没,听明白就走吧。”李建国说:“快走吧,回家吧,回家劝劝他。”(真是稀奇,人被关在里面,却让家属回家劝劝他,怎么劝呢?)随后,二监人员向自称派出所的5、6个警察道谢。后来,那几个警察一直尾随监视着家属,直到离开二监。

原来,二监狱人员假称“孙永盛家属闹事,冲击办公楼”,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威胁家属。实际上,二监心虚,迫害了法轮功学员,私扣家属存款,还不许家属询问,害怕申斥。当家属找狱领导反映情况时,又设圈套让家属直接进办公楼找狱领导,而实际上,监狱办公大楼严禁外人随便进入,所以他们就说成“孙永盛家属闹事,冲击办公大楼”,制造这个借口报警。

最后,分队长称“孙永盛没炼功”,可是,包括大队长、副大队在内的狱警都称“孙永盛炼功、抗劳”;2005年3月22日,因不让接见,家属去找监区长和狱长,2005年3月23日,孙永盛就被关禁闭。

孙永盛现在情况怎样?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沈阳第二监狱花费心思设圈套赶走孙永盛的家属,它们在掩盖什么?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目前已经至少关文江、周智、韩立果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沈阳第二监狱迫害致死。关文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长时间非法羁押和残酷迫害使其已面目皆非……

有关信息:

(1)沈阳监狱城
通讯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七号
邮编:110145
地理位置: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子村

(2)沈阳监狱城电话总机:024-89296556、024-89296438

(3)沈阳第二监狱负责人和电话:
王斌 监狱长 024-89296501(直播)、2305(分机)
舒适 监狱长 024-89296503(直播)、2205(分机)
付成义 监狱长 024-89296502(直播)、2307(分机)
艾立民 监狱长
韩天宝 监狱长
刘雪非
孟凡武
姜楠 安全科

(4)因为监狱换电话,以下的电话,有的可能已经没有了。
专门负责法轮功的部门:024-89296586(直播)
第二监狱二十监区长电话: 2920(分机)
第二监狱二十监区大队长李建国、王四海(干事)
管教办电话:450、451(分机)
第二监狱十监区电话:2961、2962(分机)
干部科长:024-89296558、2503
办公室主任:024-89296430、2308
狱政科长:024-89296588、2901
024-89296441、2906
副科长:024-89296489、2903
其它:
024-89296506、2405
024-89296505、2414
024-89296508、2310
024-89296509、2409
024-88264449
024-88092099
024-89296512、2415
024-89296513、2311
024-89296458、2501
024-89296515、2407
024-89296516、2314
024-89296519、2401
024-89296518、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