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丈夫的信:看清共产邪灵和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

炳生:

你好!长年打工在外,辛苦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呀!

我们夫妻感情一直较好,近年来感到我们之间有了隔阂,今来信交个心,沟通一下思想,这样对家庭,对孩子的成长都有好处。我们师父要求弟子遇事向内找,我冷静的反复思考过,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府迫害法轮功所致。

1997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原身患的气管炎、哮喘、低血、贫血、妇科病等多种慢性杂症,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没花一分钱都好了,我的性格也变化好了,全家人受益,左邻右舍都为我们高兴。当时你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见人就说法轮大法真奇,真好。

然而,1999年7月20日以后,法轮功遭受到了腥风血雨的邪恶镇压,一时见欺世谎言铺天盖地,栽赃迫害满天飞,给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精神压力,其中也包括你。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宗旨,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祛病效果奇特,我确实感到大法的神圣。师父说:“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转法轮》)炳生:你知道吗?我就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一个好人才好病的。我是一名亲身受益者,看着师父被攻击,大法被诽谤,世人被谎言毒害,你也被谎言所带动,并为邪恶帮腔,我心里真是又不平又难过。我家里就一本书《转法轮》,我也没有和外界接触,我的师父没有让我花一分钱就把我们全家的病都拿掉了,这你是清楚的。我的良心驱使我站出来讲真话,可是我一个农村妇女又胆小怕事,思想上总有一种巨大的压抑感,害怕遭受公安人员残酷的打击。但是真善忍给了我正气和力量,我要做一个敢于讲真话,讲良心的人。于是2001年我向当地政府写信,反映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亲身受益的真实感受,证实大法没有组织,义务教功,不要一分钱,只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为此我家竟遭致长期不得安宁,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区邪恶组织610和当地派出所的不法人员突然闯进我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家里翻个底朝天,大法书籍,炼功用品被洗劫,他们还威胁,恐吓我和两个孩子不准炼功。

2001年7月20日,我正在家里洗衣服,那一伙暴徒又一次突然闯进我家,在家乱抄一气后,我无辜被他们强行绑架非法关押。此时多么希望你身为丈夫的关爱呀;然而,令我心痛和失望的是,你不但未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反而屈服于邪恶势力下,站在恶人一边指责我,从此我们之间的隔阂产生了。这难道不是江氏邪恶集团造成的吗?在此内外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迫使我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冤,履行一个公民的正当权利,却遭到北京市的恶警用皮鞋踢我的小腹和下身,并用电棍电我和另一功友的头。湖北驻京办事处的恶人把我身上带的300余元现金洗劫一空。当地恶警把我押回派出所,一个50多岁的恶警骂了我很多难以启齿的脏话,并指使另一名瘦恶警用皮鞋踩我的脚,用烟头烧我的皮肤,扭我的手膀,拍桌打凳威胁、恐吓等流氓手段逼迫我。我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竟被邪恶判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我被监禁在一个小黑房里,由两名犯人包夹,一切人身自由被剥夺。黑房没有窗户,在42度的高温的夏天,没有电扇,连一口水都不给喝,想洗一下脸也不可能,一个吸毒姑娘在我身边中暑好几次。她出狱后对我妹妹说我太受罪了,而且受得冤,我瘦的一架皮包骨。劳教队长刘辉是个诡计多端的恶女人,专整法轮功学员的老手,她人面兽心,经常指示一些犯人和犹大逼我叛师背法,从早到晚不停的在我耳边释放毒素,常常被逼到深夜3点多钟,顾不上洗就睡着了。稍有不从就遭到他们的毒打。有一次上厕所,刚蹲下就被拖出来,说是管教干部刘燕要来,不准上厕所。有许多功友比我受的罪更大,如一个叫刘丽敏的功友,被一个吸毒女打得浑身青紫,管教还用减她劳教任务的办法奖励她,有一名叫吴秀兰的老年功友,集合站队经常被一个吸毒女推倒在地,管教却视而不见。那里的管教经常用吊铐,恐吓,叫犯人整人,撒谎欺骗等手段威胁我,造成我长期精神恐慌,老做恶梦。

去年6月份的一天,又是那伙暴徒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强行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610人员刘定印手段更加残忍,他吊铐我,把我的嘴里用竹子捅肿了。

炳生:人的利益权威是暂时的,天理才是永恒的。为什么法轮大法在海外60多个国家受欢迎,就是因为它教人真善忍。希望这封信对你有所启悟。擦亮眼睛看清共产邪灵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在这宇宙历史的特殊时刻,每个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自己的未来,希望你不要错过这稍纵即逝的宝贵机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