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宿顺荣遭酷刑逼供的经过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吉林市大法弟子宿顺荣,于2005年3月1日晚上9:30左右被恶警绑架。

当时宿顺荣在家护理86岁生病的母亲,已经有好几天没去水果床卖货了。当时有20多名恶警到水果床强行搜查后,挟持宿顺荣丈夫回家把门叫开,抢走大法书籍、录音带、光盘、录音机2个等物品,把宿顺荣强行绑架到船营刑警四分队审讯室审问。恶警们哄骗她说:你看你就说了吧,赶紧交待了吧!人家都把你给出卖了,哪怕你说一个也行,就让你回家了,你这是何苦呢?你家老扬也承认了(根本没有的事)你这是资料点,大伙二天上你那取一次东西,有一个女的给你送东西,你儿子也给带来了,在楼下戴着手铐子呢,你家电脑也搬来了,你儿子也承认了,你的光盘都是他刻的,你还有什么隐瞒的。当时宿顺荣识破了恶警们的谎言,她儿子根本就不会刻光盘。恶警们还说:你家老扬跟你是二婚,你家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妈、一个儿子,谁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人家抬腿走了,你说了就放你回家过好日子。当时宿顺荣一个劲的背法、发正念。直到半夜2点多钟,他们见宿顺荣不说,就把宿顺荣锁到铁凳子上,他们睡觉去了。

3月2日早上一上班,他们就凶残的把宿顺荣手臂大背铐,胳膊不够长,用2副手铐连在一起,锁在一个铁椅子上,用毛巾拖着下颌,搬着额头强行往鼻孔灌芥末水(用矿泉水瓶扎个眼,对准鼻孔两手用力捏),灌一次,问一次,让宿顺荣说出跟谁来往,开始3分钟一次,然后一分钟一次,见宿顺荣不说,后来干脆不拿下来,灌了一半,还叫嚣的说:整死几个也没事,宿顺荣跟他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他说不怕报应,宿顺荣说积点德留条后路,他笑话宿顺荣说不相信,宿顺荣说你们一帮小伙子整一个老太太算什么能耐?他说:整你这是我们的荣誉,这是我们的英雄本色,整你就挣钱,我今天就祸害你,就想整死你,我们有的是招,我们是24小时轮流看着你,就这么整你,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有的是时间。最后说,不用问了,就是给她灌。这时宿顺荣想了师父的话,就想让芥末水转移到他们身上去,他们的眼睛都辣了。后来宿顺荣就一动也不动了。他们从宿顺荣嘴里问不出什么了就想把她送走,整个迫害长达8个小时。之后把宿顺荣送吉林市船营分局法制科,在路上看宿顺荣不象人样,满头、满脸、满身都是芥末水,怕看守不收,就给买了牛奶、面包想缓解一下。送到看守所,看守所见宿顺荣站立不稳,浑身哆嗦不收,非让他们上医院作心电图检查,结果是心肌缺血。在看守所呆了21天。

办案人恶警张岩送宿顺荣去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一路呕吐,到劳教所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让劳教所收下宿顺荣,最后医生让他们带宿顺荣去长春连日医院检查。回来后,医生说:这是什么,根本不符合手续。他们死皮赖脸跟医生套关系,央求收下,医生没办法又作了一次心电检查,结果是心肌缺血、心肌炎、贫血、很容易导致心梗,四个医生签字一致拒收,结果他们吵起来了,他们还是不死心,又去找所长,所长说如果有两个医生同意接收我就批准,四个医生拒收,出了人命我负责不了,央求了40多分钟。宿顺荣心想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他们还要去找省610去,一看已经4点多了,人家已经下班了,只好往回返。在路上说:宿顺荣你下车吧,回去就说你跑了,我们回去好说了。宿顺荣说找不着家,恶警说你打个出租150元钱,到家给钱。宿顺荣说那你就让我到越山路下车吧,他们说你出来了,我们就该進去了。这样又把她拉到了刑警四分队,已近6点了,张岩说:你回来了有3条:1条是送你上欢喜劳教所;1条是送你回三看;再一个是保证不炼了就回家。宿顺荣说:保证我是不能写。他说:那就送你回三看。宿顺荣说: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这时他说把你家电话给我,找你家人来,宿顺荣儿子来了之后指责他们,才几天把我妈整成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吧,他说你问问你妈,我给你妈买面包、牛奶,我可没打妈一下,你别吵,你看怎么办吧,让你妈写个保证回家。儿子当时说:人都什么样了还写什么保证。他们写了一个保证,让宿顺荣丈夫签字,丈夫救人着急,签了字,把她接回了家。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海内外全体大法弟子正念的营救下,家人一次又一次的正念要人(有时一天去五个单位要人),每当家人要人时,同修都全力配合,在强大的正念场作用下,在家人正念指责问恶警时,他们都多次猖狂逃跑了。宿顺荣自己在魔难中信师信法,同时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漏的地方,才能从魔窟中走出来,在此宿顺荣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她深深的体会了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严,正念的作用,整体配合的力量。

* 以下是宿顺荣的儿子、两个妹妹及小姑子去非法逮捕宿顺荣等单位要人的简况:

2005年3月21日,她们姐妹一行三人去了吉林市船营分局刑警大队的政委室,找到了刘凤军,她们和刘凤军等人讲了刑警四分队对她姐姐刑讯逼供的事,他们让家属拿出证据来。家属们说:你到看守所找我姐姐宿顺荣核实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他们答应家属们去调查此事,并让她们在家里等电话。可是却一直没来电话。

后来她们又找到了办案人恶警张岩,家属们问他为什么抓我姐姐,张岩说他是一个小警察,上有中队、大队、下有分局,你们对我个人有意见,可以上分局十楼监察科上访,说着就要溜走。家属们立即喊你回来,你跑啥,你是什么警察,人民的警察是为人民的,你为啥要跑?张岩说我没跑。家属们说我们想要找人哪,他说现在案子已交到市公安局,得找公安局。

3月22日,家属又去了船营分局刑警大队政委室找到了刘凤军问他调查的结果,但刘凤军极力的回避她们提出的问题,他让家属去十楼监察科,去找姓陈的,家属们去了十楼监察科,姓陈的不在,当家属们回来又找刘凤军时他已借机溜走了。看来他们真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