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努力的补偿过失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1999年4月23日是我难忘的一天。

我在苦难中挣扎求生,下岗后,家庭不幸,没有生活来源,哭得双目差点失明,在走投无路中,幸遇师尊普度,喜得大法,我找到了归途。过了两天就是4.25,大法的书被查禁,我冒着大雨走遍了全市几乎所有的书店,最后在书摊上请到了《转法轮》,从此手捧大法,坚信师父,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坚修大法的一颗心,师父最清楚,学法,得法后深知自己有一种责任感,决心已定,紧跟师父,一修到底。

修炼不到三个月,我身轻体健,800度的眼镜不用戴了,从思想上突飞猛進来了个升华。这么好的大法从7.20开始却遭到了共产邪灵的迫害,江××利用些党徒诽谤师父,迫害大法弟子,干着不可告人的罪恶行为,这是中共暴政的罪恶,乃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要埋葬中共暴政,洗刷中国在共产党政治逻辑下蒙受的百年耻辱。我要揭露迫害,写出我在迫害五年多来,三次历经曲折,遭遇的各种磨难。

一.放下生死,毅然决然走上护法之路

在今天,师父蒙冤,大法蒙难之时,我们怎能不发自内心地走出来呢?为了了却史前大大愿,抛弃所有的执著,归正心的航道,坚定正念,助师正法。我以自己对“真、善、忍”的法理坚定信仰,以善面对暴力与仇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北京证实大法是正法。在这世风日下人心变,纯朴古风唤不回的时代,正如师父在《变异》中写的:“阴阳倒悬,世人心变,鬼兽遍地,人离道远。”去北京上访,当权者不让讲话,却把我抓了起来,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地下室三天三夜后我被遣送回当地看守所,拘留三个月,遭受了野蛮残酷的非人虐待。看守所里吃的菜上面都是苍蝇,下面是泥,四五十人挤一间破房,只能蹲着,站起来就没地方了,潮湿的床板下一摸一把鼠妇(潮虫),穿着毛衣睡还让老鼠咬一个洞。停水好几天,人们接雨水喝,厕所堵了只能用手掏。在那里不让我们炼功,炼就给戴上四马攒蹄带的穿心链的刑具,只能蹲着挪动。有一个时期,发现了吸毒的人有了性病,恶警却让我们每个法轮功学员睡觉搂一个吸毒的,邪恶的暴徒用这么毒辣的手段来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在一次“流感”中,恶警和其他人都感冒了,唯独我们法轮功学员没有病,邪恶也迫害不了我们修炼人,只能暴露他们的罪行。尽管这样迫害,我们还是以善的心态向他们讲清真象,有个戴眼镜的警察问我家人是不是修炼前戴眼镜,他说:要是这样,我也炼法轮功。有一个女管教在大法的感召下,同情和关心我们法轮功学员,从此,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讲真象,走上了修炼的路,还去了北京证实大法。

二。一句真话,劳教两年

师父在《末法》经文中讲:“世人不仁,神也不神,人间无道,正念何存。”难怪人们说:世上怪事多,好人抓進监狱,真话不许说。2000年的7月20日,警察从家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拿出一张纸:《善良的人们请明白真象》的传单,让我承认是我送的,我说那上说的都是真话,恶警就把我送進看守所。去的路上还问我,只要你咬出一个别人我们就放你回去,我当时一句话也没说,想不到他们的手段是多么恶劣。看守所的人说:第一个二進宫的法轮功学员来了。我真是风华正茂困高墙,再陷囹圄铸金刚。

2000年中秋前一天,610的邪恶之徒带上我儿子和我的老同学来到看守所,说是慰问,实际是破坏大法。说一个“不练”就放我回家和亲人团聚,那时我放下了世间的一切,是非善恶分明,一身正气给他们讲了我得法修炼的经过,我还告诉610之首,你在报纸上诽谤大法的文章将会遭到恶报,他大发雷霆骂起了我们,后判我劳教两年。儿子哭着喊妈妈,老同学目送我到层层铁门的牢房里,说道:“老同学,你不能为了出名遭这么大罪呀。”常人怎能理解修炼人的心,他们在后来写到: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喊着炼法轮功的妈妈,她却毫不动心。那时我想的是圆容大法,维护宇宙真理,坚修大法心不动。我被手戴铁铐,脚穿拖鞋,强行推上警车,绑架到又一个人间地狱,遭到非人的折磨。

在劳教所里,我全身长满了疥疮,背后长了两个大脓包,四个月没合一眼,奇痒无比,疼痛难忍,就这样恶警也不放人,在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问我有什么看法,我当时说:这是因为江××把正的当邪的打,把好人当坏人抓,迫害法轮大法的结果。他们都大吃一惊,谁也没说话。发了一个表格,第一栏我最敬佩的人是谁,当时有人在楼道里喊能不能填刘××,管教说填谁都行,我写上了师父是我最敬佩的,下一栏我最想做的事是修炼法轮大法。在我昏昏沉沉不清醒时,恶警带我们看转化的录像,看完后那些人拍手欢迎说我转化了,这也是我一生中最痛心的事。我从九死一生中挣扎逃生,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从地狱中又一次把我捞起,而且给了我赎罪的机会,让我摔倒了赶快爬起来,跟上正法的進程。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跳出“党文化”,彻底走出邪灵的迫害与钳制。

三、理智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

在这特殊的历史关头,在这东方将晓的黑暗时分,万年不遇的修炼進程还在继续,我放下了误入歧途的思想包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努力的补偿过失。因为我坚修大法,家里人不容我啊,离婚的丈夫拳打脚踢赶我走,用消毒液喷我满身满头,领着一个院里住的舞伴嬉皮笑脸的让我看。在下大雪之夜,我带着血迹斑斑的伤痕,手提着大法的书,逃出了家门,流落街头。去了父母那里,他还带上恶警去抓我,让继母不要收留我。夜里我顶着刺骨的寒风走到多年未见的姨姨那里,好心的老人收留了我,在那里学法炼功环境很好,我决心一生交给师父安排,坚修大法心不变。年除夕回家,看到他因开车出事把胳膊摔断了,我想他正需要人照顾,可他还是不要我,把我的旧衣服扔出来。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师父从苦海中把我救了出来,给了我新的生命,我坚决不辜负师尊的苦度,我要证实大法,想了一夜,准备第二天提着我的大法资料,堂堂正正证实大法,我就是因为炼法轮功说真话被劳教,做好人被逼迫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早上有功友打电话让我出去打工,正好饭店有个大床,我又走上了打工与修炼的道路。

在饭店打工每天晚上很晚收摊,早上起的又早,因睡不好,在洗澡堂就睡着了,好心的儿子知道后,说啥也不让我出去了,同家里人吵翻了说:我不要媳妇也得要我妈。把我接了回来。好心总有好报,后来儿媳妇主动找上门来,他说我有个炼法轮功的妈,你要能承受得了咱们就谈,媳妇说那让我看看,这个妈不是杀人放火的就行。相处了一段后媳妇说:真好的妈妈,是个善良的人,有菩萨的心肠。在儿子的婚礼上,我用师父和大法给开创的智慧,向几百个人讲真象。年底小孙子出世了,邻居们也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有福分的。孩子们说在你们两中总有个对的,有个错的,我告诉他们好好想想,现在的人不知好坏,吃喝嫖赌,歌厅進舞厅出能是对的吗?而且这种人是共产党中用来迫害好人的人能是对的吗?我想他们会分清正邪,明白真象的。

不论在那里我都以法为师,不断的归正自己,走到那里真象就讲到哪里。有一次出去办事,从厂里门卫到保险公司,到岗楼的下岗人员,一直去了城区政府找人,一路讲真象,救度世人。邻居家的小外孙女拉上姥姥同我一起炼功。姥爷在酒席宴上还说法轮大法好,处处为别人着想,炼法轮功的邻居回来了,再不用我打扫楼道了。

通过我在证实大法中三次走出的经历,体悟到:只要放下生死,放下自我,去掉那颗证实自我的心,正念足,用善念对待一切,邪恶就不会持久。在最后的正法阶段,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圆满的回归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