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面对迫害 始终有师呵护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我夫妻二人都是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家住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荷叶坪乡,有一女儿嫁到广东英德。早两年前我就得知那里的世人对法轮大法很抵触,原因是相信了中共电视台散布的谎言。

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决定去讲真象。2004年10月24日我们到了英德,25日上午就开始讲真象,发资料。谁知遭恶人举报,下午两点我们夫妇俩双双被绑架到河口镇派出所。

当晚我俩被铐在办公室一夜,第二天送到英德看守所。想起“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们在牢中抵制邪恶的迫害,绝食,不干活,并坚持要求炼功。

几个犯人去了计划谋害我们的黑会,回来后好心的告诉我:他们造谣我们夫妻发资料骗了一万多元钱,是老骗子,打死了算自杀。

晚上“号头”又提出要我背监规,我不配合,他就要我罚站,他们计划让我从晚上11点站到凌晨1点半才能睡觉。如果我倒下就借机打死我,然后栽赃我是自杀。我借此机会炼第二套功法,背口诀后,就请师父加持我站下去。这样,我站了两个小时都没事,脚也很轻松,神奇极了!我平时最多站一小时。他们的阴谋破产了。(现在想来,这还是消极承受了,没有彻底否定迫害)

第四天,广东省检察院到该所检查工作,发六张调查表,从犯人中抽代表填写。检察官要我填一张,我看后将表退还,说:“我是大法弟子,不参与政治和争斗性的东西。所以我不填。”我同时向检察官讲了真象,并声明我们是含冤受迫害的。检察官走后,温副所长指着我对另外几个人说:“他这个法轮功这么正,那师父不知有多正,我真服了。”后来得知,填表提意见的六个犯人都受到该所的报复处罚,这样的法律监督、民主权利,太假了!

大约是十月十几号,英德市政法办一名工作人员整理我送劳教的材料,要我签名,我说不符合事实,他说:“那你就改吧。”我改了两点,悟到自己做的不对,马上放下笔。对方问我怎么办,我大声说:“全盘否定。”话一落音,吓得他的裤腰带都往下松掉了。说明对方趾高气扬的气势是邪恶因素支撑鼓起来的,真的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不管我们签不签字,2004年11月23日,公安强行将我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三分所专管大队。该大队的干事、队长、支书都找我谈过话,我告诉他们:“你们是磁铁,可我不是铁。我们暂时无共同语言,等你们的本性返出来了,我们才会有可谈的。”我还告诉他们:“希望你们清醒,善待大法弟子。我修大法的心坚如磐石,稳如泰山,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夹控我的杨志宏说:“我不懂,你们法轮功敢与干警这样对话。”我马上讲真象,并将大法在我身上显现的神奇告诉他。他表示相信我们师父。

有一天上午,杨志宏突然全身发软,连坐都坐不稳。我问他是否要看医生,他说不看。我就问他是真心相信我们师父和大法,还是假的?他说是真心。我告诉他:你马上默念“法轮大法真善忍好”。不到20分钟,他就能坐能站能走,恢复正常。他表示,回家后决心戒掉毒品,学法轮功,并向他的亲戚朋友讲述他身上所发生的奇迹。他也懂得了善待大法弟子,帮助大法弟子。

有一中队长说我扰乱社会秩序,和吸毒的是一样的。我说吸毒的自己都承认是“自杀”,无钱就六亲不认,用刀子逼着要钱,无亲无靠就扒、抢、骗等各种手段搞钱,是真正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们的安全。而我们大法弟子呢?处处为他人着想,无私无我,置生死于度外的去讲真象,发真象资料,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清醒,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相信真善忍好,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美好的未来,怎么是一样呢?你们口口声声是替共产党做事,你们讲的做的都是按现在的党章要求在做,那么不就是共产党在混淆黑白、好坏不分吗?这样的党会受人民的尊重和拥护吗?中队长认了错就走了。从此我讲真象畅通无阻。不久英德公安局开小车去接我回家。

回家后看到我老伴更加惊喜,原来妻子做的更好,在哪里都是按师尊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在看守所里,通过她号里所有的犯人都明白了大法真象,她绝食五天看起来却精神抖擞、满面红光。让所有的犯人啧啧称奇!老伴被非法判了劳教后,在送往广东妇教所的路上,一路盘腿立掌除恶,没有丝毫怕心。到妇教所例行检查时,她一再声明自己是修炼人,没有病。当医生强行量血压时,老伴想:我是神,怎么能被人控制呢?我要出去救度众生!你们量不准的,只能越量越高。说也奇怪,血压高得吓人,医生就让她休息半小时再测试,结果还是一样,他们怀疑测试器是不是坏了,把她送到医院反复测试都是一样。就这样通知所在地方接回家了。

这次我们深深感受到只有努力学法(在牢里我每天背论语最少36遍,还有《精进要旨》、《洪吟》一、二卷中能背下来的),抓时机炼功、发正念、讲真象。只要放下人心,就没有怕的感觉,正念就足,牢房自然就关不住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