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成都市武侯区不法之徒对我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我叫刘真海, 因我坚修大法,不向恶人低头,自99年12月至2005年元月31日,长达5年多的时间,被执法机关非法拘留和关押。在被关押期间,失去人身自由,被毒打、被施以暴行和各种折磨。现在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控诉执法机关执法犯法、残暴折磨大法弟子的罪行。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镇610刘小康(音)(原任保安组长)一次在台上诬蔑大法,我在下面发正念。恶人就将我衣服脱光毒打,还推我靠墙,对我肚子重击,很痛,将我打得全身青紫。我请老师帮助,情况就好多了。一次,我背大法出了声,两个恶人把我抬起摔在巷道中间,就像摔东西一样那么用力摔。

一次我发正念被刘小康发现,他叫金花镇联防队员用胶木棒打我膝盖,又把我送去非法关押。我在那里继续发正念,很多同修看见了就齐发正念声援我。恶人没法,就把我从三楼拖下,背上的皮都被刮掉了。因我坚决不配合恶人,数次被拖,恶人也没办法制止我。冬季睡觉时,恶人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连内裤都给我脱光了,让我睡在水泥地上,将门打开吹寒风。

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恶人曾经使劲掰我手的拇指长达半小时左右,由于有师父保护我不觉得痛,恶人反倒被吓着了。恶人刘小康还把燃烧着的烟头从我领口塞进去,把我的内衣烧了个洞;用清凉油涂抹我的双眼;用荨麻搓我的胸口(荨麻是一种带刺的野生植物,从人的皮肤上轻轻抹过就可以让皮肤连片红肿)等等,他能使的恶毒手段都使了。

在狱中,大法弟子只要发正念、打坐,就要遭到恶人的毒打,有的同修太阳穴被打得肿起老高;有同修被打得气都喘不过来;我被他们从床上打到地上……。一天中午,我们三个同修发正念,恶人看见后把我们的饭碗给摔在地上,碗中只剩下一点点饭,我们还是吃了那一点。

后来,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恶人的疯狂迫害。由于我们正念很强,以后恶人再也不敢动我们了。可以说恶人使尽了他们的招数,妄图让大法弟子屈服。可是他们都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