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身符”是我们讲清真象的“法宝”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在明慧周刊中,看到了几篇关于“护身符”的文章,都谈到了自己不同的认识。在2004年11月4日(海147号)明慧周刊中,又刊登了大陆锦州大法弟子的关于“护身符”的文章。标题是“诚心默念大法好,灾祸来时命能保”。这位同修的认识,我很赞同,我跟周围的同修也切磋过,都认为该同修说的较深刻,也很全面。

这位同修在文章中说:“‘护身符’在百姓中多年来有着根深蒂固的认识,几乎所有的成年人都知道,那是与生命联系在一起的,是保佑人的生命的。所以绝大多数人愿意要,而且会珍惜的。尤其是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控制人的邪恶越来越少,人明白的一面在起着作用,人们渴望得到救度。在我们地区,同修们做了大量的精美的“护身符”,有塑封的、有用布做的,在我们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有很多人愿意要,尤其是众多的农民,有的戴在胸前,有的藏在身上,对救度众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读了这位同修的文章后,深受启发,下面我把我们地区的情况写出来,如有不当,请同修指正。

一、给农民讲真象

我有一亲属是农民,早在三年前,我去过他们家讲真象,他根本听不進去。2004年9月份,他来城里串门,我又给他讲真象,他明白了。我又给他一些真象资料和几张“护身符”,当他拿到护身符时,意外的惊喜。我们这里的护身符或祝福卡做得都很精美,都是塑封的,彩色的传统图案。原来我这个亲属的老伴身体不好,在农村找人看病,说是“阴魂”纠缠。他拿着我送给他的这个精美的“护身符”,仔细的端看,上面写着“真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吉祥如意福星照,天灾人祸能自保。”他看完后很高兴的说:我老伴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他又向我要了一些真象材料和“护身符”,他说他的儿子和孙子都在煤矿上工作,这些“护身符”都能保佑他们。

二、给病人讲真象

2004年8月中旬,我与同修去同事家讲真象,我的同事身体很不好,眼睛视物不清,又因他老伴去世不到一年,他心情很烦躁,但他对大法的事情很感兴趣,我和同修就根据他的提问,回答了很多疑问,并讲了自焚真象,他明白后马上也要学炼法轮功,我答应他给他送《转法轮》书,他说他的眼睛看不了书,我说你就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等眼睛好了再看书。我说着话拿出来真象材料和“护身符”,送给他,并念给他上面的内容,他很高兴的装在上衣兜里。11月份我又去他家,他说他几乎天天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现在是心清目明,精神抖擞,心情舒畅。现在看《转法轮》书也行了。

10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去朋友家讲真象,没想到在朋友家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同事,她得了脑血栓,说话都不清楚。我立即抓住机会给她讲真象,她明白后,我又送给她一些真象材料和“护身符”。她说我们缘份太大了。她说:“你们教我炼功吧!”我说:“你先看书吧,等明白道理后,我再教你炼功。”就这样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11月的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三个熟人,打招呼后,其中一人说:“我得了高血压很难受,你有时间给我治治吧。”(我过去练过别的气功,给别人治过病)我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我们法轮功不允许给别人动手治病。”我就开始讲真象,他们明白后,我又说:“你诚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按照‘护身符’上的去念,保证会好。”他问我:“你有‘护身符’吗?”我说:“我现在身上没带,你们等着我,我回家去取。”半个小时后,我拿来了真象资料和“护身符”,给了他们,他们高兴的一再表示感谢。

三、给司机和筑炉工人讲真象

2004年9月份下旬,我参加婚礼,给一名司机讲真象。他明白真象后,我又送给他一些真象材料和一张“护身符”,他高兴的接过去后说:“我正在找这方面的东西,正找不着呐,今天送到我手上来了,太好了,我谢谢您这位好心的大姨!”

12月份的一天,同修坐公司的车办事,在回来的路上,司机为了躲过一块冰路,差点与对面来的车撞上,过后司机还有些害怕说:“太危险了,就差一头发丝的距离就撞上了。”同修从兜里取出两张“护身符”说:“你要平时默念上面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保你平安的。”司机深受感动的说:“谢谢、谢谢大姨阿!”说着把“护身符”装到兜里。

一天,同修去筑炉工地讲真象,那里的头头说:“我们白天太忙,晚上你来吧。”晚上同修去了,原来这里有一百多人,都是这个头头从外地招来的农村民工,同修進到屋里,便开始讲真象,随着同修讲,他们提出了很多疑问,同修都作了回答。最后同修拿出真象材料和仅有的几张“护身符”,这些民工听说有“护身符”,都过来抢了起来。临走时他们都出来送同修,头头说:“希望你经常来给我们‘上课’,我们都愿意听,下次来多带点‘护身符’,最好我们每个人都有份。”

第二天,同修又送去了很多“护身符”。我这里不是说“祝福卡”、“平安卡”,不能起到“护身符”的作用,而是在不同的人群中,起着不同的人群所需要的作用。在讲清真象中,我们也是深有体会的。对生活条件较好的,较富裕的人来讲,他们愿意要“祝福卡”和“平安卡”。

一天去老朋友家讲真象,他老伴是有资历的老军人干部,家中条件特别好,属于高干家庭。我给他们讲真象,他说:“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个社会只要是好人我就赞同。”我说:“你这么赞同法轮功,你同样也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说着我拿出一张“祝福卡”给了他,他高兴的接受了,随即开始念上了“得到福卡就是缘,百病消除福寿全;常念法轮大法好,生命美好到永远。”

还有一次,我给一酒店老板讲真象,他明白后我送他一张祝福卡,我说:“祝你幸福健康”。他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这三个字更好,所有的字典中,就只能查出这么三个好字来。”他又说:“我们做生意的就需要真善忍。”说着把“祝福卡”揣在兜里面。连声说谢谢。

有一次我给已经明白真象的朋友送一张“平安卡”,他乐呵呵的装進了皮夹子里面。然后从皮夹子里面拿出一张已经磨坏边的、用硬纸壳自制的一张“平安卡”,说:“你看这都磨坏了我也没舍得扔”。说着又放進皮夹子里。原来在五月份,他跌了一跟头,把左肩膀摔脱臼了、左手腕子骨折了,生活不能自理,他的邻居有个大法弟子,知道他的情况后,就送了他一张自制的“平安卡”,他就很珍惜的装在小皮夹子里,带在身上。他的伤势很快就好了。九月份我去他家,他已经恢复了健康。他又告诉我,他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他又接着说:“我要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真象”。

以上我谈到的情况,都是我和我周围的同修的做法,当然有一定的局限性,只是写出来向制作“护身符”、“祝福卡”、“平安卡”的同修反馈一下信息,你们制作的这些“卡片”,与真象材料合在一起,用来讲真象缺一不可。我平时出门办事,买东西,都带上几份,用起来得心应手,在讲真象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正象同修在文章写的: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在这么严厉的社会制度下,世人敢要写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这已经不是一个求不求的问题,人们已经相信他的作用和威力。而且各种神奇而又真实的故事在世人中流传。大家知道在当今的社会,如果在哪个人身上,哪怕是搜出写着“法轮大法好”的小纸条,都会引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自从99年7.20以来,每个世人都感受到邪恶的残暴与恶毒,可以说是走过了胆战心惊的五年。到现在人们敢把“护身符”戴在胸前,这还不是把自己的未来,把自己的生命寄托给大法了吗?虽然有的人有着非常的求心,求保佑,但他愿用大法保佑,是不是他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这对常人来讲他对大法的一念不也很珍贵吗?这已经是摆放了他自己的位置了。

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不管怎么样,一个人一旦以法轮功的名义办了难民,他就是把他的未来给了法轮功了。不管他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因为他是在用法轮功的名义改变他的命运,这是站在常人角度上讲的。其实所有的人都是为大法来的,那既然世人都是为大法来的,借借大法的光当然无所谓,那你就借吧……。”

在这特殊的时期,大法弟子做的“护身符”也好、“祝福卡”也好、“平安卡”也好,已经赋予了法的内涵,已经与常人的护身符、祝福卡、平安卡根本上是不一样了。在讲清真象中,在救度世人中,在解决不同层面的世人都需要得救这个燃眉之急之时,确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