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自己的家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想写这篇体会已经很久了。当自己的家,首先要明白自己是谁,自己的身份是什么。这个不用我多说,师父讲得再明白不过。只不过迷中假象常常让我们丢失了自己、常常让别的灵体替我们在活、甚至代替了我们。

因为宇宙要正法,大穹要重组,我们从遥远的天体来到这里,我们要救度自己的众生,作为宇宙的保卫者,我们要在宇宙的重组、大穹的更新中做出自己要做的。

我们通过常人的身体转生投胎来到这里,来到这个迷的空间,给我们多了一个肉身,多了一双局限在这个空间看物体的眼睛,从而看不到宇宙的真象。一入这个迷中,就会把这个多出来的肉身当成了自己,把庞大宇宙无数空间中的一个小得可怜的空间当成了唯一的真实存在,把迷中的假象当成了真。

这个肉体大脑只是一个工具,宇宙中无数灵体、生命体都能通过这个工具表现、表演。表面的一思一念,哪是我们想得那么简单?神牢牢的控制着人的思想,人却认为都是自己想的。

旧势力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在操纵我们,让我们按它们安排的路走。什么空子?思想空子。不是说我们口头上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走了。为了控制我们,它安排了我们的一思一念。要想否定它,就要从一思一念上否定它、不要它、不配合它、抵制它。什么叫当自己的家?就是我们的主意识要主宰这个身体,不能让旧势力利用它安排的一思一念主宰了我们、控制了这个身体,从而干扰师父正法。

我们都在清除旧势力,什么是旧势力?旧势力在哪儿?我们的一思一念,只要不符合法,背后就是旧势力的因素、就是旧势力。清除的就是它。这个时候,旧势力就躲藏在我们的空间场。邪恶为什么清除不了?不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而是邪恶已经利用其给我们安排的一思一念操纵了我们,就象法中讲的“一把抓”,“它背后还乐你呢”。清除邪恶,首先要清除自己背后的邪恶。不是说表面的话符合法就是自己很正了,真正实质的东西往往不体现在表面。不真正的找自己,平时不踏踏实实的修,不去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是很难突破旧势力的安排的。正法与修炼中,大法弟子碰到的一切事都是很大的事情,只有大法弟子人的一面把其看成了小事从而不在乎,从而滋养了邪恶,让邪恶迫害、干扰着自己与其他同修和整体。

师父要我们“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可不只是指表面迫害我们的恶人,更主要的是从一思一念上不配合邪恶。因为那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它就是邪恶、就是邪恶在表现。你分不清了,你把它当成了自己,你不就是被它控制了吗?你不就成了旧势力的工具了吗?你不就成了它们一伙的了吗?

提高层次的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修心,“修心最难过”,剜心透骨的去那个心是最难的。我认识到,真正实修中,难的是在常人各种观念的干扰中去分清是不是自己、最后找到自己的过程。用常人的话讲,就是一次次的战胜自己的过程,站在修炼的角度,就是在“我”大脑的思想中,去分清“假我”与“真我”,排斥、战胜一个个、无数的“假我”,用“真我”主宰自己,然后就是做“真我”要做的事。“假我”无数,“真我”只有一个。过去修炼讲脱胎换骨,真的是那样。常人没有为自己活着的,谁能认识到自己的所思所想不是自己呢?只有真正修炼的人能做到。在修炼人面前,常人的各种观念本来什么也不是,但在旧势力的直接参与下,却变得比附体还厉害,就象附体一样无孔不入的干扰着修炼人,干扰着我们正法。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严肃对待呀。我们的主意识不能象得了精神病一样,弱得当不了自己的家了。很多时候呀,不是我们战胜不了,而是我们的主意识没有了,就象死了一样,活着的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放松自己的时候、不精進的时候,甚至心甘情愿的把身体交给它们管了。

明慧网上时常登出各地同修因病业迫害失去人身,我与许多同修一样,曾不断的思考过。我不说对这个问题如何悟的,只讲几件事,来说明主意识要强、主宰自己的关键。

明慧周刊163期最后一页,提到一位同修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但她没有因此而向“病魔”妥协,不用亲人护理,坚持自己独立行走,自己進食、穿衣服……一口面条曾吃了三、四个小时,一件衣服穿了几个小时,独立从床上爬起来需要半个多小时,十几米的路需要走半天,就这样还坚持到单位揭露迫害讲真象……半年后恢复正常。

我认识一位同修,在常人看来百分之百死亡的车祸中,居然象没有事一样站了起来。可是回到家中却痛得站不起来,但她以顽强的意志,忍着难以想象的巨痛跪着、一步一步的爬到厨房,再艰难的把扶着墙物硬撑着做饭、烧菜……第二天,再忍着同样的巨痛爬到楼下的摩托车上,开到市场上买菜,再回来一步一步、一阶一阶的连爬带抓,上楼做家务,甚至她的丈夫下班就在一旁看笑话。就这样坚持了两天,第三天她就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不管她当时怎么悟的,首先她在行动上坚决不承认,没有把自己当成伤残人员,照常做自己该做的事。

还有一个也是明慧网上登过的,一个同修突然间出现像脑血栓的症状,四肢不能动,不能说话,不吃不睡,同修与她不能沟通。然而她第四天头上就完全正常,学法炼功。她4天里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等到她第4天站起来时,才知道:她4天里全部的思想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4天啊,那是怎样的毅力!一般人恐怕发1天、2天正念看没有效果也许就放弃了。在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吃、不能睡的情况下一心想着除恶,白天发、晚上照样发……一般人恐怕2天也做不到。

我自己也曾遇到过一次,一天半夜里突然感觉异常难受。爬起来坐在床边,全身无力要虚脱一样,浑身直冒汗,一会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清醒时,身子依旧坐在床边,我看到地上的脸盆、炉渣子,不知何故,原来是妻子看到我病的样子,赶快起来,到父亲的屋子里给我端来了水,又在我跟前的地面上铺撒了一片炉渣,怕我呕吐。从我失去知觉到清醒,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依稀记得,当我有了一点点意识后,还意识不到这个空间一切物体的存在,准确的说,周围的世界好象不存在了,只有一点微弱的意识。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邪魔控制了,常人状态只是一个假象。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但我清楚: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把身体交给邪魔,我不能配合邪恶,我要自己主宰自己的身体。我不停的发着正念,我竭尽全力的喊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喊了好久好久,但清醒过来,问妻子,她居然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道我一直在床边坐着没有动,浑身冒着虚汗,脸色苍白。

返回来再谈“病业”迫害,如果思想中还有“病”的概念,就很容易被假象所迷,就容易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整天就是为它在学法、在做好。这是邪恶的迫害,邪恶控制了你的身体,你却认为是“病业”,从而在邪恶的带动下难以自拔而不悟。如果站在正法的基点,用正念看问题,根本没有“病”的概念,也根本就不去想“病”这个字,这是邪恶给制造的劫难,这是邪恶要控制我们的身体,这是邪恶要我们顺它安排的路走。我们的身体怎么能交给它们控制呢,我们自己都当不了自己的家了、管不了这个身体了,那还谈什么走师父安排的路呢?师父要我们“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站准了基点,我们马上就会知道该怎么做,就是要否定它、不配合它、抵制它、清除它。

举个修炼中都能遇到的问题,学法发困。发困,这只是常人状态,其实是邪恶的魔不让我们学法,这是它干扰我们、控制我们的一种形式。你放下了书,就是配合了它、配合了邪恶。几年来,当我遇到困魔干扰我学法时,我向来都是坚决的抵制,瞌睡了,清醒过来再看,不行,就发正念,手软下来了,清醒了继续看书,再不行,就睁着眼睛发正念,再看书,瞌睡了书掉下来了,捡起来还看……反正就是不听邪恶的,我就是要学法!我就是要学成法!学進法!10分钟、20分钟、30分钟……1小时、1个半小时,反反复复,我的正念不强,但我就是不向邪恶妥协。历经几次,最艰难的两次,持续七、八十分钟。一认为是自己在瞌睡,就被它控制了,我明确的认识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学法、不让我学法。每次每次,当我突破的时候,更高的法理豁然展现的时候,我才知道邪恶为什么这样疯狂的阻止我学法,我才知道每一次的突破都是多么的关键,多少次突破后,每次的感慨都是“幸亏我没有放弃、幸亏我战胜了那一念”。最深的体会就是,学法学不進的时候,学法发困的时候,就是最需要学法的时候,就是境界升华前邪恶垂死挣扎的最后干扰;对学法的干扰,是邪恶最大的干扰。邪恶最怕什么?就是怕我们每天都能学進法。干扰学法的邪恶跟监狱里迫害你的邪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形式的不同。突破邪恶用瞌睡干扰学法与狱中绝食抵制迫害有什么两样呢?

再拿色欲来说,当我们迷失在常人中,会把它当成自己,在修炼中也知道不对:我怎么还有这个不好的心呀。其实很多时候,都把它当成了自己在想,把这个不好的心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从而用人心去忍耐、克制,而没有想到:不是自己有这个色欲之心,而是它根本就不是我,是背后的灵体在表现。我记得师父讲过:“你们坐在这里不管多大年龄,这可不是你们本质的年龄,不是你们真实的年龄,这是在人这个时间、环境中体现出来的。也许你今年六、七十岁了,可是你的元神却七、八岁;也许你四、五十岁了,你的元神才十七、八岁。”(1999年《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师父还讲现在是阴阳反背,男的女元神特别多,女的男元神特别多。试想,当男同修色欲之心起来的时候,你想想,如果你的主元神是5、6岁的小女孩,她会这样想吗?她看到女孩会动那种心吗?如果女同修色欲心起来的时候,你想想,如果你的主元神是7、8岁的小男孩,他会这样想吗?看到男的他怎么会动那种心呢?主元神才是真正的自己啊。这还是站在浅层次上说。

迷中的人啊,总是把肉体的性别当成了自己,把这个肉体思想当成了自己的思想。所以,常人才没有为自己活着的,一生一生就如一场一场的戏,每一场戏中都把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当成了自己,忘了真正的自己是谁。而我们修炼的人,这一点必须看破。何况,真正的我们是遥远天体的主、王,我们是伟大的神,为助师正法转生到常人社会,怎么能被这个表面的肉体迷住了呢?怎么能把身体交给这些肮脏的低灵呢?让它们代替我们活着呢?太可悲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进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一个神哪,你看他刚才还是一个伟大的神,一旦进入这个世界,一旦进入人体,这个脑子一洗,就真可怕,就分不清了……”大法弟子啊,任何时候都要清醒的认清自己的真正身份。否则,那是自己在修吗?我们神的一面,该真正的复活了。洪荒万劫,犹如一场梦,慈悲的师父把我们唤醒。我们怎能再糊涂沉沦下去。我们不能让常人的一面——“假我”代替我们活,我们不能徘徊于人在修炼的状态中升华不上去,我们要让神的一面——真正的自己主宰这个身体、当自己的家。

在大穹新旧更替的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中,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都是宇宙中很大的事,走好的每一步都是无比伟大的威德啊!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