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被残害失去双脚 母被劳教备受凌虐(图)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我叫王桂香,有幸于1998年得法,当时为了祛病健身学了法轮功;后来才知道法轮功是教人重德、做好人,最后成为更好的人。我决心修炼到底。

7.20迫害开始了,我为了证实大法好,2000年4月18日进京上访,被抓回来到拘留所看押4个多月。回家后我还是学法炼功,又被恶警把书翻走。我被教养一年,送往哈尔滨劳教所,期间我没有转变,期满回家。

回家刚过了5个月,它们又抓我。当时家里正需要我,我儿子王新春也是大法弟子,2002年1月,他被恶警迫害追赶,他在零下30左右度的严寒天气下的野外呆了一天两夜,最后走不动了被恶警抓到。儿子的双脚在严重冻伤的情况下,它们居然给他用热水,最后他的双脚就开始腐烂,现在我儿子的两脚都已没了。(详情见:我的双脚是怎么掉的?(图)


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

我在家才照顾他4个月,它们又把我抓走,抓那天我丈夫在山上采野菜。当时11点多了,孩子还没有吃饭,它们骗我说,找我有一点事。我知道它们的邪恶,所以坚决不去,它们一下子上来4个人把我摁到车上,送到公安局就审问我,说某某给我大法资料了,我坚决否认,它们就打我。晚上把我捆在凳子上,第二天又问,不说就给我戴上手扣子,哈腰,头朝下,这样一直到下午3点多。又把我拘留6天后,我再次被送到哈尔滨劳教所教养三年,送走那天是2002年5月22日。

这次在哈尔滨劳教所,它们搞所谓的攻坚战,也就是强制转化,不转化的首先搞鬼剃头。我记得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魏强,王舟,牛晓云,还一个姓宋的。它们搞剃头后就用电棍往脸上电,手打脚踢都不算打了,用布条系个大疙瘩,把疙瘩塞嘴里,两布条在脑后系上。它们看我还不转化,就架我踩铁棍;在地下室,三九天把棉衣全扒光,拿能装20斤水的大壶从头顶往下浇,一口气浇完2壶后看我还不转化。一个叫刘微的拿电棍电我的胸部,电了好长时间。这样每天还得劳动分拣牙签和筷子,不管老少身体好坏都得完成定量任务,有的都累病了。

到了晚上,它们指使犯人祸害我,连打带踢,把我的眼睛用胶布粘上,把小板凳放在我头顶,只要板凳掉了就开打,这样被迫害了326天。一天,所长看见我说:把这个老太太解下来送洗脑班。过一会他过来和我谈,我只和他谈大法好,最后他说你不写就不写吧,我给你开个绿灯。由于我当时正念不足,后来在这种情况下被邪恶钻空子洗了脑。

现在我声明,从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跟师父走到底,进洗脑班所说所作与大法背离的尽皆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