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我是一名大学生,2004年5月份,我被检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个噩耗让我们家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中,危难中我们想到了大法。

1996年,我们全家人都得了法,当时全家人的热情都很高,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身心受益非浅。全家人几年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但是,我后来由于学业繁重,导致自己渐渐的远离了大法修炼,随之身体也越来越差。(上高中时经常胃疼,感冒等)

99年镇压开始后,我家人准备去北京上访,但是中途被截回,此事不了了之。后来父母失去了外部的炼功环境,就渐渐的不精進了,再后来几乎与大法脱离。父母每日沉溺于打麻将、打扑克中。好在周围同修一直没有抛下我们,所以家中仍有同修送来的师父新讲法等,为今后的从新走回修炼打下了基础。

2004年5月份,得知我患病后,父母第一想到的就是大法。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病的可怕程度,所以父母想:能救我命的就只有大法了,我们去医院住院时就拿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带,大法书等。在医院里我几乎每天有空就听磁带,看书有时最快两天一遍。后来,妈妈又教我发正念,每天不是发正念就是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这样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后来师父慈悲安排同修和我联系。(住院前几乎没人知道我的事,后来就与同修失去了联系)当时,阿姨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说;“没有事,既然修炼了,师父就帮你了。医院没办法的事,师父有办法,那不是咱修炼人呆的地方,快回来吧。”她又同父母沟通几次。于是我们全家决定停药,出院!就这样我们从医院回到了家。现在回来有5个月了,一片药没吃过,身体状况特别好!没有一点以前病状,脸色红润。五一前我走几步就喘,现在我骑自行车上坡比我爸爸都快,感觉有人推我一样。这一切全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面就举几个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变化。

那时由于我用的药都是刺激性的,再加上“病”的原因,我的全身从骨头到皮肤没有一处舒服的,天天疼,有时疼得无法入睡。后来我在一次听讲法带的时候就感觉身上从头到胸到腿到脚,一节一节的轻松了,不疼了。再后来渐渐的就好了,身上不再疼了。

还有我当时的头疼 ,疼得感觉里面直跳,没办法就用手按着,但是没法入睡。后来父母就轮着给我念《转法轮》,渐渐的我就睡着了,醒来后头再也没有疼过。

一次周末时,我们没有及时作血常规化验,由于缺血导致我连续四天发烧40度,心跳动120多下。周一下午就引起了眼底大面积出血,右眼视力几乎为0,左眼也受到严重影响,在我对面的人我都看不清。回家后,我决定看书学法。开始我只能看出一个字来(其它字都有花),坚持学法时间不长我就可以看小本的经文了。

在我们决定出院的时候,我的体温还38.6度呢。护士不让出院,怕有危险,但我们执意要回家。坐上车后不到半小时烧就退了(没用任何药物),直到现在也没在发过烧。以前我坐车晕车很厉害,这次坐了5个小时也没有事。而且我决定回家后,就让父亲领我出去转转,在走廊里走了两圈,奇怪的是我住院2个月几乎没下过床,没出过病房的门,现在居然自己能走两圈,父亲只是在我身边跟着而已。

以上都是我亲的身经历,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都是奇迹!其实神奇的地方还有很多,不一一举了。

回家后,我每天专心学法炼功,身体恢复的速度令人吃惊。我炼功一个星期就可以出去了,大概半个月就骑自行车到同学家去玩,回家40多天回了一次学校(学校在外地),简直一天一个变化。在我身上体现出的大法神奇成了我们这里讲真象的好实例,我的亲身感受让一个又一个不明真象的人知道了大法的美好。现在我家的亲朋好友大部份都知道了真象。有一次我讲真象时说:“不是我不相信医院,不是我不吃药,而是我曾非常相信它,但它并没有把我病治好,反而越治越糟。我现在每天学法炼功,不打针不吃药,现在我身体反到好了。以前我一天药费千元,又是输血又是输血小板的,现在我一分钱不花,就可以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你说我应该相信谁呢?”还有一个在我住院期间一直照顾我的舅舅对我说:“刚开始说你好了,我根本不相信,不可能。现在我亲眼看到你了,我可信了。别人不信,我可得信,我就是个见证!你们的功法果然厉害,法轮大法确实神奇!”

然而,旧势力安排的邪恶因素也一直在我身边虎视眈眈,借机钻了空子。由于我的不谨慎(不知手机短信会被监视)使邪恶找上门来。

有一天一个社区工作人员领着2个片警还有2个陌生人来到我家,他们问道:“你家有人炼法轮功吗?”我们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有一次我给同学的短信中涉及有“法轮功”三个字,被省厅查到了,就派人下来调查。我们明确告诉他们:“我们全家人都炼功,而且我就是因为炼功身体才好的。”那两、三个便衣把我单独留在房间里问话,我没有办法只好不回答,并让他们走。后来他们答应离开,但把我的手机还有发短信的那张卡拿走了。

后来爸爸知道了就去找他们要,结果他们开车已走远了。在亲戚的帮助下知道了手机的去向,在市局国保科。然后下午他们打电话让我爸周一拿着病历去取手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顺利的把手机取回,但手机卡仍在他们那里。在去取手机时,国保科科长问:“你家孩子是炼功好的吗?”我爸说:“你说呢?你也看见了。”他没说什么。在这过程中由于师父的保护,警察在我家没发现任何大法的东西。

通过这件事情,对我最有感触的就是应该让这些警察明白真象,不要在无知中犯罪,残害善良的人们,毁了他们自己生命的永远。

我的修炼历程很短,仅五个月而已,在这五个月中我深切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但是这种心情无法言表。此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两句诗:“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