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老年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5年3月7日】我今年67岁,得法前身体非常不好,得法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大法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镇压后,2000年11月21日,我运用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和几位同修去北京为大法上访。途中,我们被乘警举报押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后,被当地派出所押回送到大同拘留所关押十五天,还勒索1150元钱,后放回家。

同年农历腊月二十六,当地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抄走了师父法像和炼功带,把我强行带走,送往八厂看守所。由于没穿棉衣和棉鞋,途中冻得我抽搐,但恶警视而不见仍把我送进了八厂看守所。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三十九天。这期间我曾多次抽搐,但我始终没有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这时我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将我送到大庆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六天。期间我又多次抽搐,看守所看人不行了,要家人接我回去,但家人必须写保证。儿子看母亲被迫害成这样,被逼迫写了保证书,把我接回家。

2002年中共开十六大前夕,当地派出所所长和大同区610办公室的王淑华等人又非法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对我家进行非法搜查。没有搜到任何东西,王淑华对着我叫嚣:“如果发现有东西,就把你带走”。

在大法被迫害的5年多时间里,每逢恶党认为的敏感的日子,恶警就到家里来骚扰。就是走在街上只要是碰到它们,也要盘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但我始终信师信法,按师父的要求每天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