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才是大法修炼的根本


【明慧网2005年3月7日】大法是造就一切的根本,而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才是大法修炼的根本。修炼是严肃的,要用正念去掉人心。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包括一思一念,旧势力都做了详细的安排,稍微不注意,黑手烂鬼就会钻空子迫害,所以必须做到时时事事都把自己溶入大法中去,这样过去形成的旧观念、旧思想,就会在不断的修炼实践中一点一点的去掉。

我1995年有缘得大法,99年7.20后溶入了反迫害、证实法的洪流。回顾这五年多来,只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了一些该做的事,跌跌撞撞总算走过来了。这期间也锤炼着我那颗对大法、对师父正信坚定的心。

2001年元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到乡下吃喜宴,自己心里暗自在想,这是一次向众生证实法讲真象的好机会,谁知刚一下车,遇见一乡干部要一同修填表格,我当场就向他讲真象,不一会这个干部反问我:“你也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是的,就来了几个人围着我,搜身抢了钱,拿走了几百份师父讲法及资料,把我非法关入了当地派出所,后又转送到县看守所。这期间,我一直在向他们讲大法受迫害的真象,不法人员既抄家,又罚款。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但我没有动心,始终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说资料的来源,恶警无可奈何,我正念正行走出来了。

我是从事医务工作的,本院职员加上病人有一百多人,除给同事讲真象,凡到药房取药的患者,边讲边抓药并发资料,全院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也知道我炼功前后变化很大,先他后我,无私奉献,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赞扬。后来被恶人举报,被四个恶警抓捕,一上车我就发正念,车还未开到公安局,就有三个恶警先后下了车,剩下一个恶警似很疲倦的对我简单问了几句,就叫我回家,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堂堂正正走出了公安大门。

在2003年夏一个晚上,邻县公安局驱车到我县城,非法抓捕同修十多人(有三名不是修炼人),其中有我及丈夫。不法警察气势汹汹,蛮不讲理,拿出一把手铐绑架我们,我和同修用法律与警察摆事实讲道理,不法警察自觉理亏、放下了手中的刑具。在返回的途中,我一直在想,决不能配合恶警的行动,此时又想起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的一段话:“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为根本,此正念是为了制止恶人行恶,也是警示其他坏人,也是叫世人不要犯罪,目地还是为了救度众生。”

于是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要恶警的车坏在路上,不久三辆小车先后突然熄火,这时他们忙成一团,有的修车,有的打手机呼喊求救,几个小时过去了,车还是发不动,救援车也无能为力。正当恶警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我们又一次发正念,意念来一场雷雨,不久真的外面雷雨交加,把恶警搞得晕头转向,气急败坏的指责是我们把车搞坏了,还声言要赔车,对这些被毒害的众生,真是可笑可悲。我就心平气和对他们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没有违犯什么法律,你们乱抓人是非法的,恶有恶报,你们这是在遭报了,人不治天治。”

天快亮了,恶警才发动车把我们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就坚持绝水绝食,整天默念师父的讲法,炼功,长时间发正念,向探视的狱警讲真象。五天四晚后,不法人员才把我们四个同修专车送回本县。之后有五个同修被秘密判刑(其中有我丈夫),最高刑期九年,其余的罚巨款陆续释放回家。

去年夏天,是我地区邪恶最猖狂时期,发生多起恶警闯入学员家里非法搜家,还谎称有人举报,只要查抄有大法资料,就罚学员及本单位巨款。更为严重的是,一个同修在一天上午到我家请了师尊的法像及资料,返回时在大街上遇见县610头目,见她手上提着袋子,就追上去盘问,并强行把人带走了。当天把我也抓到县公安局,首先我承认了那位同修法像是我家请去的,心想是减轻这位同修的压力。接着,不法人员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配合,只给他们讲真象,集中念力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最后恶警无奈,罚款三千元,先由本单位垫付,再按月从我工资中扣还。回家后,自己冷静思考了一下,认为出现这件事,不是无缘无故的,是要我向单位及主管部门讲真象,连续几天就层层找了几个领导去证实法,讲大法受迫害的事实;他们既责怪,又同情我,以后我再也不考虑这件事了。半年过去,单位把扣发的工资款又全部补发给了我。这正是只要弟子走得正,师父就有回天之力。

去年十月下旬,我和四位同修登上北上的列车,随身带有二百多份资料及不干胶,正念正行,很轻松的到达北京。当我们登上天安门城楼时,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四个警卫在站岗,我们没有把北方的严寒、警卫的注视当回事,静下心来,站立城楼中央发正念约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还在城楼下面发正念,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粘贴不干胶真象单。散发大法真象资料,在师父呵护下,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七天后安全返回。

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讲真象中,只有信师信法,才能有强大的正念,才能走好正法修炼之路,这就是我一点真实的体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