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从修炼五年来很少消病业谈起


【明慧网2005年3月7日】我得法到今天差不多五年,出现消病业的状态非常少,有也很短暂。本来我觉得这也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表现,很自然的,没当回事。但最近看到一些同修受到病业的折腾,从而想把自己对病业的体会写出来跟大家交流。

一、从观念的改变到对法的坚定

我是2000年初在书店看到大法书而得法的,当时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后很受震撼,立刻把自己当成修炼人,相信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修炼初期邪恶气焰正狂,大法受到严重的迫害,我心里很着急,到处想跟别人讲大法好。家人因为都没修炼,虽不反对大法,却不相信手无寸铁的修炼人能有什么作为。当时我得法不久,也不知怎么讲真象,只知每次讲不过时,就大声的说:“我们是修炼人,死都不怕,怎么会怕这些邪恶的迫害?”想证实大法时就说:“我是法轮功的修炼人,过去没得病,现在没得病,我保证以后也不会得病。”每一次都很坚定的讲出来,仿佛自己与上天安门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同修一般,感受到那种坚如磐石的正念贯穿着全身直到微观,家人听了也就无话可说了。后来我知道,这样的讲法太绝对了,常人不易理解。但现在想来,那时那种从修炼角度认清病业的坚定表现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在后来的过关中都起着巨大的作用。

二、从对法认识的提高到严格要求自己

随着对法理认识的提高,我知道了“先他后我”的道理。讲清真象中要去考虑常人的想法,不是一股脑的把自己想到的塞给别人。此外,自己平时点点滴滴的表现也很重要了,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大法。那么体现在消病业这个问题上,我知道修炼人不会生病,但却有可能会消业。我觉得常人是分不清消业与生病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我的消业给他们看到,他们就会觉得学大法还不是一样生病,只是换个名词而已。所以,为了他们的理解,我觉得自己不能只停留在不得病,却消着病业的状态。

每当我有一点不舒服时,例如:鼻子痒、打个喷嚏、流个鼻水、喉咙紧等等,第一时间就会心想:可不能叫人看见了,这干什么呢,赶快停下来吧。停下来了。过程中我常用的方法就是憋一下气、用嘴巴呼吸、回避一下常人,或用面纸擦一下,不擤出声音来等等,就是用正念,以及人这边表现出来的意志力抵制它,通常在几秒钟到数十分钟内就恢复了。我心里想:我是修炼人,是放下生死的,不是怕承受什么消病业的苦,我就是要表现健康的模样给常人看,是为了他们能够得度,这比我一个人消什么业力来的重要多了。

《转法轮》中对业力的问题时提到:“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磨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磨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得去。”《精進要旨“病业”》中讲病业的安排是为了“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所以,我的体会是:业力肯定是有的。但要不要安排成病业的形式消去,却不是绝对的。如果能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尽量的做到无漏,那旧势力也就找不到借口用病业考验我们。

从师父教大家发正念,以及告诉我们旧势力的目地后,对于病业的清除就更好用了。记得一次在电脑教室上课,我坐在前面,刚好前面冷气对着我的脸吹,吹得很冷,当时扁桃腺就肿了起来,一副要感冒了的征兆。我马上警觉到:“冷了要感冒”是人的观念,而且后面还有一堆同学呢。立刻从心里否定它,并发着正念,我看着手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喉咙就消下去了。

三、扎实的修炼基础,自然的体现到人的这面

前两年去当兵,因为部队的生活不自由又封闭,又忙又累。时间一长,学法很少,也没炼功,自己变得不精進,常常被钻空子。然而,对于病业的认识却是之前打下的基础。不管寒冬酷暑,身体有症状时,正念自然就起来:“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坚决否定它。”马上就好。我想这在人的这一边,也形成了习惯,就是不给旧势力一点借口可用。“慈悲宽容,多考虑别人,在人这儿也会成为习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一个月前寒流来袭,小小封闭的办公室中,好几人得了重感冒。有人好奇的跟我说:“坐在你前前后后的人都重感冒又咳嗽,你坐在中间竟然没事?”话才刚说完,周围的几个同事异口同声的叫出:“因为他炼法轮功啊!”可见大家平时不说,其实都看在眼里。

结语:

这五年来,我周遭的亲朋好友、同学、军中同事,以及现在公司的同事们,都知道我学法轮功后没有生病(指的是病业)。我想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最容易让人明白,留下深刻印象的部分了,所以我们要做好。我也希望借着这篇心得,鞭策自己对待其它执著都能像对待病业一样的落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