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惨痛经历中吸取教训 抓紧归正自己


【明慧网2005年3月8日】

明慧编辑部的同修:

我们地区一直被周围地区传言“做得很好的”,但究竟好在哪里、到底有多好,大家是否一直在用法理冷静的衡量?都说“旁观者清”,请从下面这篇文章中看看我们地区存在的问题,因为我们自己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很苦恼,苦于不会整理文字,也知道这是执著,急躁。我觉得我们地区很长时间陷入了一种按部就班的模式,虽然从来没有停过做资料,但给人的感觉已经是为做而做了(你说他不学法吧,还抱着大法书在“看”呢),并不是真正的从法理上认识的去做资料救度众生。

我想借助本地同修传来的这篇文章,总结、整理一下我们地区存在的问题,算是再一次与他们切磋。可是我是属于那种拙于言辞、不会文字表达的人(当然对于修炼人来说应该突破);有时措辞不当,急得满脸涨红,反而没有说服力。因此请求编辑部的同修给予帮助,给整理一下这篇来稿。

请原谅,挤占你们时间了!合十。

(署名)

一次惨痛的讲真象经历

本来这次经历我们是羞于启齿的,但是为了使我们能从这次经历中警醒,也为了使我们地区的同修能反思一下各自目前的状态,也为了使有类似情况的其它地区同修吸取教训,我们还是将它整理出来吧。

* * *

2004年11月22日下午,我们6名同修商定开车去沂水讲真象。等发完下午6:00点钟的正念,就从沂水北边往回走,有挂条幅的、有贴不干胶的、有发正念的,我负责开车。晚上8:40左右,我们资料发了一大半,开始生出了欢喜心,放松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当地有人发现树上很多条幅,就打电话报了警。因为这里通沂水的路只有一条,恶警就在还没有挂条幅的前面等着。我们有个女同修刚下车去挂条幅,就从路边开出一辆警车。我立即加大油门开车,其他五名同修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因油门踩到了底,而前面出现了急转弯,车子猛滑了出去,在地上不知转了几圈,我们在车里也是几经翻滚,眼冒金星,车还在地上转着,玻璃全碎了。因为有师父的保护,我们六人遇难而平安。这时恶警包围上来,我们就和它们讲真象,恶警一脚将我踢進了车,什么也不听。

我们随身带的钱全被恶警搜走。问我们的名字,我们没理它们,我说大法这么好,你们却参与迫害;我们都是好人,是来告诉你们真象的;又告诉它们大法洪传60多个国家,江泽民被世界上多个国家起诉,并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恶警根本不听,因为我们不说名字,恶警就猛打我耳光,来回打。它们从车上找到了我的手机,查到身份,天亮之前把我们带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见到了当地(安丘市)同修,他们都很坚定,把整个牢房的犯人带动起来炼功,使他们都知道了大法好、也不打架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与当地同修的巨大差距。

24号上午,610抄了我家,劫走了录音机、炼功带、济南讲法,还有女儿的英语光盘一套(230元),欺骗家人说我们出了车祸,六人都住了院,有断骨的、有不保命的,要15000元钱救人。因我家人不修炼,又有一个一岁的小男孩,就被敲诈了15000元钱,车被没收,说是作案工具,后来要回,又被勒索9000元,修车费又花去2000元,我自己就是26000元,恶警没开一分钱的收据(车内物品全被拿走)。另一女同修也被敲诈15000元钱,其他4名同修每人被勒索20000元,才将我们放回。

* * *

师父正法到了最后,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却走了这么一段很不光彩的历程,确实应该坐下来、静下心来反思自己。

首先,没有重视学法。我们学法是远远不够的,平时也只是走形式,对法的理解就可想而知了,那么所做的一切事的基点就摆不正。甚至到今天还在默认、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这也是我们整个地区的同修应该反思的问题。
再者,正念不足,没有重视发正念。时间长了,就使我们自身的空间场也不正,带着不纯的场去做事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

到如今没有从根本上摆脱一个“私”字。因为师父讲法中说要抓紧救度众生,就觉得再不抓紧发资料就没有机会了,也无从建立自己的威德了,基点还是为我为私的。根本上讲,还是学法不够。

我们整个地区陷入了按部就班的模式,资料也在做、法也在学、正念也在发,整体效果没有任何起色。同修之间缺乏交流,没有从整体上去考虑带动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帮助他们提高上来。

通过这次教训,我们整个地区的同修都反思一下自己,要重视学法,别再走形式,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如何使我们整个地区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