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常人状态修炼 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2005年3月9日】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们更要加强学法跟上正法進程,而不能抱着快结束了的想法,使我们自己的人心浮动起来,给大法给我们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我们越是知道快要结束了,越要抓紧时间做好我们该做的一切。因为师尊讲过“圆满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圆满对于大法弟子来讲只是个回归的时间问题了,而正法是留给未来的。不同层次众生所看到的宇宙的未来其实是不存在的假象,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在未来不同历史时期宇宙中如果出现破坏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现时大法将如何正法、使一切圆容不破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是功能》)

既然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责任,我们是不是必须做好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呢?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因为许多宇宙的王啊、主啊,甚至于相当庞大的,更高级的生命都转生成人了,而且很多人都对应着更大的天体众多的生命。师尊不是讲过“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其实很多大法弟子讲真象时说,我现在去讲真象,好象现在是去讲真象,你平时就不是讲真象。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的我们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那我们的家里人,和我们日常遇到的人和我们不是有着更大的缘份吗?那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救度他们呢?我们讲真相是救度他们的一方面,我们自身的表现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也是他们能否得救的一方面呢?

大法弟子每个人的路不一定相同,但是我们却有着救度众生的共同责任。有的一家人都修,那处理一些问题可能比较容易。有的家里就一个人修或就一个人不修。那家庭关系我们如果处理不好肯定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我记得我们有的同修因为证实大法被抓的时候,有的家里人说:我们这人多么多么好,我们要想一切办法救他出来……有的家里人呢,却说:让他里边呆着吧,我们还清静点儿……而且有的同修家庭关系都处得很紧张,同样的是在修,周围的环境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差异呢?难道不是我们自己的心有问题造成的吗?比如有个家庭四口人,除了父亲,两个孩子和母亲都修,当年因为证实法被抓進劳教所的时候,老父亲给他们送吃、送穿、送棉被……孩子们陆续出来后,老父亲依然照顾孩子们的吃喝,等母亲出来后,他们三个每天聚在一起学法,冷落了老父,老父亲毕竟是常人,理解不了,感觉孤单,而且孩子们都三十多岁了,没有成家。老父亲逐渐成了孤立的人,后来家庭就发生了矛盾,而且持续了好长时间。自己还说父亲对他们不好。没有去看麻烦是不是我们自己有问题而造成的。师尊不是讲过“有的人碰到麻烦了,他在那个麻烦当中,他说,别人怎么就对我这样了呢?怎么就不行了呢?其实我告诉大家,不是别人对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顺的。你自己要是拧了劲了,你发现,周围的一切对你都不对劲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来,顺应过来,发现他一切又对劲儿了,往往是这样的。”(《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师尊不是多次在讲法中告诫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吗,我们去掉情不是还有理吗?我们就该对父母好,我们就该对子女好,他们不也是众生的一员吗?他们不也是我们该救度的吗?我们如果做得好,他们是会知道我们好的。同修中不是有自己在修,父母不修,可老两口就是夸自己的孩子好吗?众生看不到我们做得好能说我们好吗?

比如有的年轻弟子自己修炼了不想找对象了,使家中不修炼的人不理解,从而出现很多麻烦。自己却说:都快结束了,我不想找了。因为想法的基点不圆容,有很多常人问过我们同修:你们修大法是不是不能结婚啊?

年轻的同修们,其实别人介绍来的对象也是我们该救度的众生啊,他们不也是缘份化来的与你有缘吗?师尊不是讲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没有偶然的吗?不是有的年轻弟子说过:我见的几个朋友都知道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了,由于我家庭条件不好(此同修曾是国家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因为证实法被开除学籍,开除党籍,而失去了学位,失去了人中的一切),人家只愿意做一般好朋友。那我还可以去见别人去讲真象……

同修们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对,还是不想放下自己为私的观念呢?不要找借口说是修炼状态造成的(不包括那些极个别表面改变快的,真正是修炼状态造成的)。师尊不是讲过人最难放下自己的观念,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吗?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