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孙玉华留下13岁遗孤陈正阳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

孤儿资料:

姓名:陈正阳,男13岁(1992年7月出生)

抚养人的情况:

孩子现在爷爷奶奶家,父亲在孩子母亲(孙玉华)被迫害致死前后也被非法劳教。孩子的母亲在时,一直跟着学法;2001年10月份后,母亲开始流离失所,孩子也就没有学法,孩子的爷爷身患多种疾病。

现在孩子生活还勉强过得去,但是却没有学法的环境,孩子是来同化大法的,他现在的状况让人很着急。

孤儿陈正阳的母亲孙玉华的资料:

孙玉华鞍山市长甸人今年37岁(家有13岁的男孩正在上学)工作单位鞍钢建设公司汽车队,职业汽车司机,她自94年6月得法后,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她以法为师,排除干扰,踏踏实实的坚持学法、炼功,积极参加洪法活动。

在单位她尽心尽力工作突出,在心性上严格要求自己,譬如外单位有一女工人通过走后门调来汽车队,她要开孙玉华的车,孙玉华很坦然的说:“那你就开吧。”把钥匙就交给了新来的工人。单位领导说:那玉华去管仓库吧。孙玉华兢兢业业把仓库管得很好。突然又从外地调来一个女工人,但没有她干的工作,而她硬要管仓库,孙玉华对她说:“这工作就你干吧,我去打扫卫生。”

当99年7月20日邪恶铺天而降,全市的警察和警车带着大客车到处抓捕大法弟子的时候,孙玉华和其他同修一起在市府广场向市政府讲清真象,恶警将大法弟子推入一辆一辆的大客车,孙玉华也被抓捕并关在体育场一天。10月份她自己去了北京找到了同修,一同去信访办上访。孙玉华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鞍山第三看守所,在邪恶的拳脚踢打下,绝食抵抗多日得到释放后,孙玉华做着大量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情。

2001年10月解放派出所伙同孙玉华单位领导抓她到市洗脑班洗脑,她立即以回家换衣服为名回到老婆婆家,派出所派人跟至而来,她不给开门,派出所和单位保卫科就在楼前楼后等着抓人。后来,她在同修的帮助下智慧的躲过邪恶之徒,坐出租车走脱,从此流离在外。为此派出所经常到她家中骚扰,打听她的下落。在2002年4月其爱人在家看传单,正被派出所来人碰到,被抓走劳教二年,关在鞍山月明山教养院。

2002年6月19日解放派出所姓王的来电话说孙玉华在佟二堡被抓,第二天孙玉华的家人和派出所及单位派的人同去佟二堡公安局,途中得知孙玉华已住在医院,生命垂危,家人要求拉回家治疗。到了佟二堡公安局,他们经过长时间密谈,决定让孙玉华家人签字表示对孙玉华释放。来到辽阳市第五医院内科病房,一看:孙玉华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手脚不能动,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完全是昏迷状态。家人在医院陪了两天,不见好转,这时公安局的便衣每天都要来几次观察骚扰,在这种情况下,家人雇了辆车将她接回家中调养,回家后精神状态立刻好转,恢复神志,只是在牢里不报姓名臀部已被打烂,烂掉的伤口有拳头一样大,慢慢长好后,但右脚一直麻木,走路只能一瘸一瘸的。

据孙玉华说在六月初的一天,在佟二堡资料点突然有人敲门,进来的是警察,几个点的大法弟子都被绑架,屋内有很多设备和钱财,损失惨重。在看守所被绑架的拒绝报出姓名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常残酷的折磨,打耳光、浇凉水,恶警指使犯人用薄鞋底抽打全身。女的被扒光衣服,推到门口让过往的警察、犯人看,它们真是名副其实的邪恶流氓集团。后来她绝食多日,昏迷不醒才被送到医院。

在孙玉华身体还未恢复的情况下,灯塔市公安局又派公安人员姬崇哲于2002年10月18日来鞍山在解放派出所的配合下撬开了孙玉华家的大门,进行绑架。孙玉华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打了她,并将她绑架到辽阳看守所(因为灯塔市没有看守所),抓她的警察姬崇哲马上被提升到灯塔市公安局。佟二堡公安分局的恶警很快将孙玉华的事报到灯塔市检察院,又转到法院,法院上报辽宁省610办公室,于2003年3月11日孙玉华被非法判刑4年。3月28日孙玉华见到家人时,她的身体状况和精神都很好。

2003年4月4日她和被判刑的其他同修都被拉到沈阳大北监狱,4月9日上午家里来人看她,狱中一个女监副区长叫王秀红(手机:13998826157)她不让家人看,她说孙玉华心脏病犯了不吃饭,在监狱医院里。这纯属胡说。孙玉华过去没有心脏病,家人反复要求见面,可是这个恶毒的家伙硬是不肯。4月11日晚9点钟左右鞍山和平派出所一名姓任的警察来电话说孙玉华在沈阳情况很不好,叫家人赶快去看看吧,留下电话024-88905785,家人立即打电话找王秀红,王说没有事,家里人不要去,在家等电话就可。

第二天下午3点左右,孙玉华的爱人陈春龙(被关押在月明山教养院)和教养院的两个管教来到孙玉华的父亲家,说孙玉华已于昨晚10点半去世。她到底哪天去世家人无从知道,他们单位派车带着她爱人先去了沈阳大北监狱,家里其他人乘火车当晚也赶到了。大北监狱的人讲孙玉华因心脏病在沈阳第一医院去世,确定第二天火化。家人极力反对,但监狱讲孙玉华死在服刑期,一切都得听它们的。当晚还不准家属去看遗体,在它们欺骗威胁下家人只得第二天去看孙玉华的遗体。

4月13日上午来到医院,打开盖在孙玉华身上的门帘子,已经有味了。孙玉华身穿狱衣服,家人把它脱下扔掉了,她身穿的内衣裤又脏又小,根本就不是她本人的衣服,头发象刚洗过,怪味大。孙玉华的遗体全身浮肿,嘴张着,眼睛大半睁着。真是死不瞑目啊。从她脸的左上角到脸的右下角有两条平行的青紫色的瘀血伤痕,脸颊是黄白色变硬,没有一点弹性。她肚子肿胀;整个前身有3×3.5平方厘米大的深紫色瘀血班密密麻麻(好像是用铁钳子夹的一样);翻过身时,从口中淌出一些暗红色的液体;她的整个后背和前身一样,有密密麻麻深紫色的瘀血班,每块瘀血班约3×3.5平方厘米大;耳后是青紫色的伤痕;腋窝处有很多红点;胁部红肿有水泡,同时伴有烤肉皮味,像是电棍电的。两只胳膊被绳子勒的有4厘米宽的很深很深的黑紫的伤痕,象是吊在空中时间很长而留下的痕迹。

很明显,孙玉华是酷刑折磨致死。恶警谎称是心脏病死的。孙玉华是一个年仅37岁身体非常健康的年轻生命,她生前没有心脏病,更没有这种病史。她被非法关押到大北监狱仅5、6天就被活活迫害死。孙玉华只是信仰“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那些被谎言毒害的人们。

据说孙玉华在医院里临终前还对周围的人讲真象。她撇下一个年仅13岁的男孩,本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孙玉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开之后,对世人震动很大,这样的好人怎么能被害死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