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齐建朝遭迫害含冤去世的更多情况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齐建朝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曾被保定劳教所长期劫持摧残,被释放后身体状况一直没有恢复,于2004年7月29日含冤去世。

齐建朝,男,30岁,毕业于河北大学,原河北省保定市田野汽车制造厂职工。1999年12月31日去北京说明真象、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并被劫持到保定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2000年1月27日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恶警抓住后非法遣回保定市东风路公安局。齐建朝单位被勒索罚款5000元,田野厂保卫科连同厂领导怕再受到牵连,于2000年2月份把齐建朝开除公职。

在非法关押期间,齐建朝遭恶警的身心折磨,身体多处被打伤,小齐绝食5-6天,来抗议恶警对他的迫害。公安局还不断的给其家属施压,齐建朝遭到野蛮灌食残酷的迫害,直至生命垂危,公安局怕人死在里面,无法交待,才打电话联系其父母,并叫其父写下担保书才把人放回。2000年4月12日下午,齐建朝被永年县小龙马乡派出所两个恶人从家中非法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的三年中,齐建朝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身体很虚弱,曾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允。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据报导,在保定劳教所,齐建朝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犯人和恶警经常毒打他,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

据目击的法轮功学员描述,在保定劳教所的恐怖洗脑中,四、五个恶警一起对齐建朝拳打脚踢,又把他双手铐在铁栅栏上吊着,指使劳教人员轮班不停地打,打得齐建朝脸部肿得严重变形,半个月后才恢复。 在一次接见家人过程中,保定劳教所恶警李大勇威胁齐建朝:“你再不转化,我就让你爱人跟你离婚。” 一个月后齐建朝家人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在这之后的三个月中,齐建朝做出多方面努力,要求与家人通话,被恶警蓄意阻挡,要求与家人见面也不予理睬,就连给家人的信都被扣押,致使在齐建朝与爱人没有机会沟通的情况下,法院单方面强制非法判了离婚。

2002年12月24日非法劳教期满,齐建朝被放回。由于各种因素的干扰破坏,没有及时总结教训、静心学法,怕再次被抓,心里压力很大。2003年三月左右,身体感觉很不舒服,浑身没劲,走不了路,自己就在家学法,发正念,清理邪恶的干扰迫害,4月23日严正声明他在劳教所受不住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违心的写了所谓“四书”作废。就这样持续了近一个月,身体才慢慢壮了起来,人消瘦了很多,脸色比以前好看多了。

不多久,在住处发现有警车巡视,隔壁有人监视,出入有人跟踪,找工作有人捣乱,家里人迫于压力也在干扰他,齐建朝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12月底回来,腰痛、痛得蹲不下,自己也找不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和同修交流了无法解决。2004年6月18日左右,齐建朝在送货回来的路上被一汽车撞了,从车上撞了下来,仰面摔在地上,当时他念很正,马上就起来了,也没什么事,就让人家走了,回家后跟我们提起这件事。这样过了十几天,他感到腰痛痛得更厉害了,头也痛,痛得睡不了觉,饭也吃不了,喉咙堵得慌,就看书学法发正念,但静不下心来。7月12日他说想回老家呆几天(邯郸永年县),过几天就回来。

回去后没三天,也就是7月15日,齐建朝就被他父母送到城关医院,检查说腰椎骨折了,不打紧。第二天晚上又转县中医院,说头内积水,人时昏时醒,且呼吸困难,肺部感染严重,说不出话来(化验科把痰液提去化验至死也没化验出是什么病毒来)。这样在医院受尽了折磨,7月29日(十天后)下午4点左右被夺去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