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我于2004年6月被绑架到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恶警把我关在后院的房间里单独拘禁,最初是中午不准睡觉,罚站,晚上12点后才准睡觉,早上6点就要起床。过了几天,恶警看到用这种方式迫害我起不了什么作用,于是她们撕下了伪善的面具,搬出了两年前曾用过的残酷手段迫害我。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花少霞(教导员),向帆(队长),徐晓红(管教)三个人一起来对我实施迫害。她们指使犯人找来几套冬天穿的厚衣裤,犯人被她们指使着,强行给我套上了四条厚长裤,三件厚长袖衣,衣裤多得无法再往上套时才停手。

她们找来捆绑带,强行将我的双腿盘上,叫人绑我的腿,花少霞嫌那些犯人动手慢,竟气势汹汹上前用捆绑带把我的双腿捆住再死死的拉紧,从中午一直绑到晚上,在这六个小时的时间里,痛苦使我神志不清,晕晕迷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