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在迫害下离世


【明慧网2005年4月12日】我的母亲刘小菊,1998年底得法,在邪恶迫害大法前的10个月里,她修炼大法,不仅身体健康,还常出去洪法,使得我家周围的很多人知道了大法,一些人还走进了大法中。后来在邪恶的迫害、威逼、恐吓、骚扰下,她2004年12月离开了人世。

1999年以后,迫害开始后,妈妈的单位里也办了学习班,要她们上交大法书籍,还要签字不炼功,不然就开除。由于怕失去工作,妈妈上交了2本心得体会,几盒坏了的炼功带,还签了字。单位里还派了帮教(我妈妈单位里的一位领导),他几乎每天在我家,要我妈妈找人打牌,不久我妈妈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抽烟,喝酒,打牌),遇事也不向内找了,脾气又上来了。

2003年11月冬至那天,因妈妈一直咳嗽不好,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肺癌,从那以后,妈妈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1个月时间里,就变得不爱说话,怕见人,不敢出门。整个一个爱说爱笑,活泼开朗,敢说敢为的她不见了,家里人都很伤心。因为我们一家以前学大法,认识一些同修,而且我的姨妈一直坚修大法,妈妈自己也知道大法好。现在得了重病,妈妈就再次走进大法中,开始炼功,精神慢慢的也好了,还跟别人讲真象(在没病以前,不修的时间里,她也跟人讲大法好,讲真象,一直都没反对过大法),也写了严正声明。

不到半年的时间,妈妈的肺癌完全好了,医生都觉得奇怪,还问姨妈:她吃了什么药?回到家里,妈妈每天炼功,学法,发正念,去讲清真象。

3个月后的一天,妈妈单位里来人,说有人写信到单位里告她,说她炼法轮功,单位里要调查,如果属实,就停发工资,不给她报住院的医药费,恐吓她。妈妈精神又受到打击,没过几天,她一觉醒来,记不得事了,说话也困难了,头晕,头痛的。她坚持每天发正念,照常学法炼功,一个多星期的一天,妈妈痛晕过去了,家里人还是决定送她去医院,一到医院她就醒了。妈妈要求出院,没多久,就出院了。

一天,我和一同修到各个寨上发真象资料,被人举报,被恶警抓到当地派出所,妈妈在通知同修后,也到了派出所,坚持要带我回家。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在师父的慈悲下,我被暂时放回家,但恶警要我和妈妈写保证,几天后要去派出所报到。由于学法不深,我和妈妈用了人的心理写了保证。

在当天,妈妈就开始不舒服了,回家后,妈妈让我走,不要被恶警抓住。我走后的第三天,妈妈又去医院,在这两个月里,恶警们去医院威胁她没多久又到厂医务室恐吓她,还要她写我离开的经过,妈妈没有写,还斥责了恶警,恶警们就去找我的爸爸,还说我跑了要罚款叫我爸妈拿钱,我妈妈坚持不准给钱,恶警们没法,就走了。

在这些恶警的威逼,恐吓,骚扰的环境下,最后妈妈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于2004年12月8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