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自述在狱中所遭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13日】在被非法关押三年期间,我遭到各种非人虐待、残酷刑罚和毒打。我都靠发正念、背法和正视恶人,不配合邪恶的一切指使,坚定坚修大法的心,利用一切机会和同修们接触,互相间勉励,争取找同修教背师父新经文;对犹大的诱骗不听不信,坚决抵制。下面是我在狱中所遭受到的一些迫害

2002年元月6日,我去大兴讲真象、发传单,揭露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由于坏人举报,我和另一同修被大兴派出所非法抓捕。一进派出所,就被几个恶警拳打脚踢、打耳光,我被打得晕头转向。一顿痛打之后,又将我俩分别关押,我被他们捆成“苏秦背剑”折磨。下午被劫持到甘唐派出所关押。3天后被非法送璧山看守所关押,所长吴××、副所长张××进行非法审讯。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遭到毒打后被送戒毒所关押迫害。几天后,公安局不法人员又来提审,强制交代所谓的一切。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要求,不法人员就把我铐在条凳上跪在地上,拿扫帚把顶住我的下巴,几个不法人员在我背后拳打脚踢。

事隔不久,我们点上同修也被绑架关进看守所。又过了半个月,由于自己常人心出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一次审讯中,说出了一间租赁屋(我以为是空的),结果恶警去搜查,搜出了部分没发完的资料,给大法造成损失。

在看守所里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要求、指使,看守所长吴××暴跳如雷,用脚踢我大腿,副所长张××也过来打脸。被恶徒们毒打一阵之后,我高喊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就给我戴脚镣手铐,用上了牢房极刑--带烟杆(一天一夜)。半月后又对我进行威逼,我仍不配合。就这样在牢房里戴了一个月的脚镣手铐。

几位同修在狱中仍然坚持学法、炼功。有一次被一个姓谭的恶警发现,他们又用鞭子使劲抽打我们。

邪恶之徒多次强制洗脑,运用软硬兼施的办法“转化”,都没能得逞;又运用亲情来动摇我们的修炼之心。我的丈夫、母亲被邪恶胁迫来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说什么跟政府作对要吃苦头,胳膊拗不过大腿;丈夫动怒打我、扯我的头发。当时我的心像在被针在刺一样,但我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动,坚决抵制强制转化迫害。不法人员看我态度坚决,无可奈何,非法关押大半年后将我非法判刑三年。

11月中旬,我被劫持到永川女子监狱,不法人员安排了监舍四个犯人作包夹,监视、看管等迫害。一是强制穿囚衣,二是进出喊报告,不许炼功,并任由包夹打骂,成了家常便饭。12月份,不法人员找了个犹大陈兵来开会胡言乱语。一同修站起来证实法,我也站了起来,正要开口,被四恶人连拉带打拖回监室,毒打一顿,不许洗脸,不许上厕所,一连十几天。恶徒们强迫我写三书、抄监规、读诽谤书等,我不配合,他们就不许我睡觉(每天2点睡下,5点就强拖起来罚站)。四个包夹轮流监守,足足折磨了我一个月,脚都肿了。有时恶人恶作剧,用三支烟放在我鼻子下熏烤,呛得喘不过气来,还必须站好!否则就拳脚相加。

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法人员们又将我换了几个监室,受到各种打骂、肉体及身心的迫害,还将不明药物悄悄放在饭里边让我吃。在三年的非法关押期间,我遭到各种非人虐待、残酷刑罚和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