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和大法挽救我的生命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双手合十。

写这篇心得体会时,回想那过去如地狱般的日子,心里就不舒服和难受,因为愧对师尊和大法。我曾无法去正视和检查那负面的一切,我知道这也是旧势力所要达到的邪恶目地,于是我开始把它找出来,清理出来,暴露邪恶、否定旧势力。

我的教训是: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任何人心都是极其危险的。人心越多,跟头就摔得越重越多。唯有多学法,放下执著的人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路才会越走越宽。现在我无论做什么都要摆正基点,站在法上看,用法来衡量看到听到和接触到的一切。利用各种方式去接触更多的世人去讲清真象,不漏任何机会。

下面是我的一些经历。

我是九九年元旦从外省打工回家后得法的,初看师父的《转法轮》是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钟,一口气看完的,接着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孱弱的身体强壮了。我一本接一本的看师父的经书,觉得太好了。

1999年7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不顾民意,铺天盖地恶毒攻击师父和大法,我闷了。陆陆续续,身边的同修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劳教,被迫害致残,我母亲也因上访而遭拘留。我知道大法好啊!邪恶的乡治安室通知我去开会,我拒绝,它们就绑架我,非法关了我一天,企图敲诈勒索钱财,没有成功,就哄骗和威胁说,只要签名保证“不串联”就放了我。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在怕心的作用下就签了。当时站在人的一面想:又不是不准炼,签个名无关紧要,后来才知道那也是一大污点啊!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心自明》发表后,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

我揣着当挑夫的钱,在同修的帮助下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看到同修们都站出来证实大法,我也鼓足勇气喊“法轮大法好”,被不法警察推倒在地,但它们好象没看见似的。我转了一圈,心想,既然来了,就要進去看看,又一次上天安门,结果被抓上警车。一念之差,符合了它,它就要管你。

警察问地址,我先说假的,后又想不对,就声明那不是真实地址,结果恼羞成怒的恶警用电棍电,电得食指起了黑疤,又扇耳光,打得眼冒金星,逼我说出地址;后来以为我是湖北的,又喊来武汉办事处的恶警逼打,并用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谩骂,丑恶至极。我一声不吭,恶警累了,见逼不出来,就拿来纸和笔写认识,我最后写了“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给一个合法修炼环境”,绝食7天放回。

2001年春节后,本地一位同修和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公开在某地发资料,被不法人员绑架。邪恶的乡治安室7、8个人冲進我家,被我走脱,邪恶人员气急败坏把我60多岁的母亲第二次强行绑架進拘留所,我被迫流浪。由于怕心,忘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而是去外省避难。同年5月,执著于情,我回到本地县城,11月又被绑架進了看守所。

带着怕心和求出来的心,我在看守所绝食了一个月没有结果,又以无可奈何的常人心对待这一切,理智不清的向邪恶妥协了。我开始吐脓,臭不可闻,强壮的身体垮了,我瘫痪了,生命奄奄一息。邪恶达到了目地,不闻不问了,同监舍的人多次打报告说要死人了,它们怕出人命,把我送去了某县监狱。这时我完全变了,心态不如常人了。我知道大法好,却背叛了,内心痛苦极了,心说:师父啊,我对不起您,让我死吧!我躺在床上任凭犯人医生摆布,针孔布满了手。诊断结果是:内脏积脓,肺结核二期,下肢萎缩。那段时间以泪洗面,我每天用故事书麻醉自己。邪恶人员不愿多花钱,又抬我進看守所监舍,以一顿饱饭为诱饵,又让我写下什么党好等等。那些日子,我形如枯槁,身上长满了虱子,恶臭满身,谁都不愿挨着我,拉屎拉尿都要人抬,我心里流着血呀。再也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了,背弃恩师的人,就如行尸走肉般。

但慈悲的恩师没有放弃我,我经常在梦中见自己总是在茅厕粪坑边,在棚栏里邪恶之徒在抓我,还有立着碑的坟墓。2002年5月,我开始渐渐清醒。因不法人员没有放我出去,我就死了那个求出去的心。我开始静静的看自己,有了一点理智,渐渐的我看清楚了这个邪恶集团的无耻,××党的阴险与狡诈。我终于明白,这世上只有师父才是最亲的,大法才我生命的唯一希望。我要活着出去,站起来洗清自己,洗刷给大法带来的污点和损失,从新做好。

我开始端正自己,开始讲真象,炼功,遭受了一轮又一轮犯人的毒打、折磨。于是我找监舍的警察讲真象,要求炼功,警察说:“你意志真坚强啊,炼吧!”

这样我慢慢站起来了,而且大便排除了脓。我知道是恩师再次为我承受,净化我这要修炼的身体。我决心走正自己的路。2002年6月,我写出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

后来,国安和610不法人员见我站起来了,又要非法转送劳教。我当时产生了错误的一念“走正了才出来”,结果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劳教所里,恶警指使犯人捧着黑书围着我念。我不看不听,我看到了邪恶的每一招和目地。它们只好罢手。

出了劳教所后,我又知妻子被骗,儿子脚又拐了。面对常人的嘲讽,我心里明白:一定要坚强起来、稳住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渐渐的儿子的脚好了。我用法来认识家庭中的不幸,化解自己的心结,从而归正自己。我想:只要你善待大法,支持大法,那你就是个好人,你就有希望。我逐渐的引导妻子正视发生的一切,洗刷自己,现在她也开始学大法,并积极配合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