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说开去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前不久,某县(区)召开所谓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传达中央、省、市的会议内容,对负责新闻报道的记者(通讯员)和媒体(电台、报社等)提出了严厉的要求:在以后的报道中,是凡牵扯负面内容的消息一律不准报道,而且做为一条纪律,谁捅了娄子追究谁的责任。发现问题只能通过内参的方式上报领导。

新闻媒体的作用应该是舆论监督,正面也好,负面也罢,只要它是事实存在,都要如实、及时的报道出来,给予广大民众以知情权,对社会各方起到监督的作用,这应该是它存在的真正意义。象以上所说的报道要求,只能报喜不能报忧,而且所谓的“喜”也都是掺了水分或者捏造出来的,这样的媒体要之何用?可怜的是咱们老百姓,每天生活在被假新闻报道的愚弄之中。

笔者亲闻一记者说了这么一件事:今年3·8妇女节,某乡镇组织一帮妇女要在这一天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正值植树节期间,领导决定就栽树吧。于是找来记者,要对这次活动做采访报道,以宣扬当地的政绩。栽树的坑提前找人挖好了,组织所谓的先進妇女到了现场,有扶树苗的、有填土的、有浇水的,记者也一通忙活,拍照的、摄像的。完事后领导说:行了,把树苗拔出来吧。

看到这里您也许不大相信,树栽完了怎么会拔出来呢?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因为这块地早就承包给了一家公司,不久人家就要动工使用这片土地了,早晚也要把树铲掉,那不浪费了吗?可是这样的“虚假政绩”照样会上电视、上报纸宣传,看看这些“父母官”、这些记者、这些媒体在干什么?记者也坦承:新闻报道,没有真事,遇到媒体报道的数字可以自己分辨:报喜的数字一定是“涨水”的,报忧的数字一定是“缩水”的,而且对“忧”也是“十难报一”。

奉劝对大陆媒体笃信不疑的人,一定用自己的思想理性的去分辨真伪。有人想了:真的假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其实与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比如前段媒体报道的“苏丹红”问题,在欧洲发现并且国外媒体大量报道的情况下,中国大陆才开始查处和报道。其实关于“苏丹红”这类可致癌物品,国内早在十年前就明确规定不准使用。可是有谁知道?卫生部门管过吗?查过吗?媒体宣传过吗?

这是从看得见摸得着的一方面来说媒体报道与我们的关系。可是我们的思想也很容易受媒体虚假报道的迷惑和毒害,比如说对法轮功的报道,99年7月以后,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报道的全是“自杀”、“杀人”、“自焚”等栽赃案,丑化法轮功。所有的媒体--电视、电台、报纸,每天每天都在报道,就连很多对法轮功曾有所了解的人都被骗上当,何况对法轮功一点都不了解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铺天盖地的虚假宣传,他会作何感想?那就是仇恨,内心升起对法轮功和其修炼者的仇视。可是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团体,法轮功的书籍中明确要求“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炼功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平时连鸡、鱼都不杀,怎么会去杀人?会去自杀?那么还有不明真象的人会问:那么电视上“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连小孩都死了?

亲爱的朋友,这就是媒体虚假宣传的作用,让我们来剖析一下天安门自焚中的几处明显的疑点:一是自焚者王进东的衣服都烧破了,最易燃的头发却完好无损,夹在他两腿中间的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无损——可能吗?二是慢镜头分析自焚录像,你会发现其中之一的刘春玲不是烧死的,而是被人从脑后用重物击打倒地而死;三是其中的小女孩刘思影,在住院期间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可是她却能声音清晰的接受记者采访,还唱了一首歌。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气管切开后的人是不能够讲话的,因为气流不再经过声带,而是在声带下方通过插管呼吸的。还有许许多多的疑点,这里不再一一分析。当然这里虽说是疑点,其实整个天安门自焚就是当局精心策划出来的,为进一步镇压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挑起广大不明真象的群众对法轮功的仇视。

那么一个好端端的炼功人群,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标准,这样的好人,媒体却对其做了大量的虚假报道,欺骗广大群众。这样的结果是:本来内心也是善良的、平和的广大百姓群众,好端端的在心里多了一份仇恨,而且这种仇恨却源自于媒体的造谣的、根本就不存在的报道,如果一群好人无辜的被另一群人仇恨,后果是什么?

后果是残酷的。就因为这一言堂的虚假的、欺骗的、仇恨的宣传,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无端的剥夺了信仰的自由,使得逾千的人被迫害致死、无数人被判刑、劳教、酷刑折磨……

可是真理是压不垮的,法轮功现在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修炼者不分民族、地区、人种,人数在不断地快速增长着。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罗干等人也因反人类罪、酷刑罪已在世界多个国家被告上法庭,等待着它们的必将是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