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等待 二不急躁 正念正行 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我是一个党务工作者,在学校工作。长期以来,对共产党搞假大空、贪污腐败,尤其对其肆意诬蔑法轮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径,深恶痛绝,但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共产党本身。组织发展时,我总是挑选思想、行为、作风等各方面都端正的青年入党,要为树立党的威信、端正党的作风、改变党的形象而努力。

读完《九评共产党》,我才彻底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流氓本质,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往不曾明白、更不曾思考的事情却又时时自觉遵照去做的原因,都是受“党文化”毒害太深的结果。从此,共产邪灵的一切言行举措的真正面目及其本质,在我的眼中,都一目了然。共产党再也骗不了我了。是师父和大法擦亮了我的眼情,给了我智慧,是《九评》使我彻底认清了共产邪灵的本质,把我从“党文化”的毒害中彻底解救了出来。

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要退党。师父的退团声明一发表,我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退党之后,接着动员亲友读《九评》,并劝其退党。与此同时,想到最多的是:我发展的那些党员怎么办?他们曾经是那么好的青年,被我糊里糊涂的充实到邪恶的共产党的行列之中,不及时救度,他们就得跟着中共邪灵一起灭亡,而我就是推他们走上绝路的帮凶,害他们的时候有我,如今救度他们,我义不容辞。而且,他们中有的人自觉不自觉的还做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事情,这些也都加剧了他们的罪业,不及时醒悟,危险至极啊。可是,他们早已溶入社会各行各业的大洪流之中,我又怎么一一去找去讲呢?

写到这里,忽然觉察到:自己的人心不知不觉的又出来了。表面看,自己在为救度众生而着急,而实质上又不知不觉的偏离了大法,用人的观念在想问题,把党员分成了你发展的、我发展的,把清除共产邪灵看成是自己人在做事,而不是依靠大法的整体力量,本质上是对法不坚定的表现。大法能圆容一切。大法弟子只要圆容于大法之中,真正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正念正行,就能具备大法的威力而圆容世间的一切。而且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传《九评》,劝退党,也是弟子整体在做。师父下世正法救人,从来不分我们是那个天国来的,救谁不救谁,先救谁后救谁,我们怎么能偏离师父与大法,在世人中先分出你的我的呢?当然自己身边的、熟悉的,尤其是受自己所害的,应该尽量去救度,而应该救度却暂时自己无法去救的,要坚信有师父在,有大法在,师父一定会安排好这一切的,自己只要存有让他们明白真象这一念就行了,过于焦急就又成了新的执著。

我认为,清除共产邪灵,传《九评》,劝退党,一不能等,二不能急。要时刻溶于法中,正念正行,对自己周围的一切人,熟悉的不熟悉的,都要存救度之心,只要有这颗正法救人之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机会,我们就在师父的安排中自自然然的去讲邪党真象、传《九评》,彻底清除共产邪灵。每个弟子都这样做了,就能使邪党真象与《九评》传播到每一位世人,这样,自己应该救度而无法救度的世人也就得救了。

在打印此文时,邪恶又来干扰,不该错的地方老是出错。这时我想,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今天怎么了?一定是自己有什么心不在法上。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这些天以来,总是用人的心想“我发展的人怎么样”,虽然也是救人的事,可心不在“法”上,而在“我”身上。总是“我”怎么样,很少想“法”怎么样。结果给邪恶留下了漏洞。

写本文的最初动机,是想让我所发展的党员能够看到并尽快退党,彻底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然而在写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动机本身就不够纯正,发现了这颗人心,除掉它之后,又发现了埋藏更深的人心。通过写作本文,我深刻的认识到:大法弟子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修炼、在提高,写正法的交流文章本身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此时,我热泪盈眶,深深的感受到师父救度我们的大慈大悲。我们要再做不好,就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自己心性有限,平时做得也不好。一点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各位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