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我叫张金广,现年45岁。我于2001年1月19日去北京,第三次进京证实法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由于我不报地址与姓名,当即遭到站前派出所的邪恶干警的几番毒打。电警棍电,拳打脚踢,最后邪恶干警无计可施,便用一个别的什么人冒充大法弟子将我的住址与姓名骗出。尔后被我地派出所接回,到舒兰市看守所里。

在看守所里,犯人们让我蹲着,他们任意打我、踹我、骂我。一直到2002年4月2日,将我送到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里,恶警们整天让我们坐班。就是一个挤一个叉开双腿坐着。不久,恶警金管教将我绑在死人床上,用电棍电我脸,又针扎我脚心,硬逼着我写决裂书和大法断绝关系。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屈服邪恶恶警呢?这样我在极度的痛苦中坚信着师父与大法,他们看我不屈服,暂时停止了行凶,尔后把我关在了严管班里。

在班里由于我不配合邪恶干警的逼迫,不写什么决裂的什么‘三书’,金管教又纠集了一些管教将我毒打一顿,这时金管教又拿起1.5寸多粗的棒子打我的腰,最后将棒子都折了。这时他们才算停止对我的逼迫签字与行凶。

恶警们强逼我们大法弟子所谓的‘转化’,我们便以绝食以表抗议对我们的迫害。这期间,恶人们又给我们灌食。拿铁棍子撬牙往嘴里硬灌。在这一次迫害中,我的牙被撬掉一颗,满嘴流血。其他大法弟子有的牙也被撬掉一颗或几颗。以后再又一次绝食的抗议中,我的前大牙被恶警撬掉了两颗。更是痛苦至极,血就止不住了,恶警便把我又关进了严管班里。

由于恶警们对使用武力想转化我们逼我们决裂大法的把戏都不起作用了。便想出将我们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了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头,铁笼子不大正好人能进去睡不下,躺不下,站不起来。就这么个铁笼子。而且,每个一个,每天时时刻刻呆在里边,大小便他们恶警们不管,每天只能给吃一、二条三四公分宽厚,10公分长的玉米面做的发糕条,就算给我们维持生命而已,什么时候决裂了,签字不练了就放出来,这就是在xx党对待善良好人们的做法。这事竟在有着5000年文明古国的地方,演出了一场惊世的惨剧。

我的劳教期为二年,直到2004年10月份将我解除教养放,整整非法超期关了9个月。今天我把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里种种对待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事实写出来,是为了曝光邪恶,让人们看到邪恶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