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底在王村女子劳教所发生的血腥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16日】2000年11月1日,乌云笼罩着山东大地,一场践踏人权信仰、残酷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动在疯狂的进行着,济南女所(浆水泉)超编关押法轮功修炼者,在省委书记吴官正的密谋组织下,司法劳教局三天内把王村男少管所全部撤离,变成了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11月3日,全省各市、地、县公安、610办公室全部动用警车从各地非法把法轮功学员押解到王村。三、五天之内就非法关押了坚信“真、善、忍”的修炼者500多人。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劳教所大院后,在女所长王君、管教肖爱华(科长)等恶警的指挥下,开始非法搜身,搜携带的物品,高墙院内高音喇叭叫嚣着所谓劳教规定,到处呈现着杀气。

11月4日,吃完午饭时,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李国华高喊:“法轮大法好!”队伍行入操场时多名学员喊“大法好”,一恶警打电话,一会儿一辆警车呼叫着驶向操场,只见六、七个男恶警手持电棍手铐从警车上跳下来,用电棍开始电人,操场上顿时乱作一团,李国华被击伤后,几名男恶警强行把她绑架拖上警车,呼叫着驶出了大院。后恶警对李国华使用了很多的酷刑,致她的两条腿血肉模糊,不能行走,如行走需两人架着走。当时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电击。回队后恶警气急败坏的把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关入隔离室 。

正在餐厅吃饭的三大队全体人员都看到操场上的这一幕。恶警女王所长肖爱华立即下令把餐厅的门全部锁了,并高叫让所有学员都背对着操场看墙。吃完饭,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提出要求释放刚在操场被绑架的学员,恶警肖爱华气急败坏的拿来电棍亲自赤膊上阵,电棍冒着蓝火从法轮功学员的每个人身上经过,大家毅然不动,恶警王君则给男恶警打电话,要他们立即带人带凶器快速赶到三大队,一会儿,七八个男恶警在男王所长的带领下,开始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暴行。

恶警们每人手持电棍、手铐强行拖出多名法轮功学员押到隔离室,王翠英说修炼“真、善、忍”的都是好人,并喊“法轮大法好!”男恶警王所长手持着电棍就冲了过来上来就电王翠英的嘴,另一名恶警也过来电王翠英的脖子、脸,又把王翠英绑在椅上施电刑,顿时被电击处肉皮烧伤、黑紫起了泡,一天后整个脸、脖子、嘴浮肿流脓水,眼睛肿得看不见东西,同时被施电刑的还有韩春喜、高庆菊、胡文秀、黄玉萍、姜厚菊等,韩春喜被施电刑后又被绑架到队长的厕所里手铐在水管上,不准睡觉。同时被电击的还有三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11月6日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无辜被绑架的学员,反迫害,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为了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正义绝食行为,恶警男王所长从社会上找来一些打手、地痞、流氓,手持电棍、胶皮棒对坚持上述要求无罪释放、拒绝洗脑、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不忍睹的血腥镇压。暴徒把法轮功学员从监视强行拖到走廊上、隔离室,用胶皮棍打,电棍电,电敏感部位,一位60多岁的临清老太太(是在当地医院照顾生病的孙子时被当地公安绑架来的)被拖到隔离室,一恶警司机手持电棍电老太太的脸、嘴、脖子。付萍、唐会仙、庄如凤被强行拖到四楼,把她们的手反背着绑在椅子上,恶警们围成一圈,在王所长的带动下用电棍施恶行电学员的手、胳膊,被折磨了一星期后,她们才回到了二大队。法轮功学员看到她们的手、胳膊,肉被烧糊,流着脓水,手肿的拿不起勺子吃饭。韩秀花说了一句:她们都是好人啊!就被气急败坏的恶警指着将她拖出去,不让韩秀华穿鞋,韩秀花光着脚被拖到四楼,绑到椅子上电脚、胳膊,电击部位严重烧伤,以至整个冬季不能穿衣服。恶警们还强迫韩秀花练走步(军训的一种)。

11月6日,法轮功学员郭芳、沈忠霞因背经文被男恶警高强等人强行关入禁闭室把她们的手反背着绑到椅子上施暴——电刑。郭芳、沈忠霞的胳膊、手背烧伤,浮肿、血肉模糊,以至于后来整个冬天披着衣服,三大队全体学员为了和平抗议反酷刑,集体绝食。恶警陈素萍把丁晓红、王秀娟强行关入了隔离室,双手铐在窗棂上,不准睡觉,有时不给饭吃。姜厚菊绝食8天后,恶警强行把姜厚菊关入了严管室,把没穿棉衣、棉鞋的姜厚菊在三九天绑在院内的树上冷冻,并施电刑,恐吓她,七、八天后,男恶警王所长逼姜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姜不写,恶警写好后逼着姜厚菊签字。

11月8日,恶警王所长带着他的专制队恶警每人手持电棍、手铐,姜厚菊的手反背铐着,由两个恶警扭押到三大队全体人员的面前,两名男恶警强行扭着姜厚菊的胳膊,按着她的头弯腰到90度,这时男王所长站在姜厚菊的身后恶狠狠的朝姜厚菊的腿弯处踢了两脚,逼姜读“保证书”,凶相尽现,以达到镇压、恐吓、诱骗的邪恶目的。

11月21日,王绪兰、沈广霞、邵希莱因不看诽谤师父与大法的录像、不写观后感,王大队叫她们睡地板,后来又伙同男恶警把她们关入禁闭室吊铐、施电刑。王绪兰藏在身上的《转法轮》也被搜走。邵希莱被吊铐和冷冻一直离队被长期单独关押,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

12月17日早五班全体学员集体炼功。6点时恶警们手持电棍闯入监室,从床上强行用电击把黄玉萍、于淑芳、秦明英,丁晓红拖下床又拖到四楼,又强行关入禁闭室,手反背着靠在特制酷刑床上,两脚后跟悬着不着地,只能脚尖点地,不许睡觉、洗刷、大小便在小禁闭室内,强迫写保证书、强迫看邪悟人写的东西。王秀娟被强迫关入禁闭室长达三个多月。

在三大队还有许多人都遭受了各种酷刑的迫害。刘慧芳被迫害成了精神病,被单独关押在禁闭室中,神志不清时吃喝大小便。刘艳霞看手抄经文被王大队长看到后以谈话为名伙同男恶警李科长把刘艳霞骗到办公室,恶警李从后面把她踢倒,并用拳头打她的胸、头、脸、耳朵,突如其来的殴打几乎使刘艳霞无法站立,恶警李又用钢筋炉钩子抽打、折磨她近半个小时,使刘的臀部肌肉黑紫,遭受此种折磨迫害的还有马晓伟。

被非法关押在六大队的刘学胜,五十多岁,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坚持炼功,大队长孙华把刘学胜反铐在库房铁架子腿上,蹲着不许睡觉,强行打进食的药物针。恶警孙华更惨无人道的为了让刘学胜放弃修炼,把她的女儿宋春华关入库房,让她女儿看着自己的妈妈遭受迫害。孙华还暗示犹大伊××毒打刘学胜,有一次把她毒打休克,由于长期遭受非人的迫害刘学胜骨瘦如柴。

七大队是专门训练在高压下被“转化”的人排练诽谤大法的节目,并恶毒的把这些诽谤节目散布到社会上和其它劳教所去表演。

劳教所为了欺骗世人,蒙骗百姓、捞取资本,各大队长统一安排让法轮功学员集资拿钱,购买装饰房间、走廊的拉花。花、气球、工艺装饰品、音响、水果、花生、糖等物品,用法轮功学员的钱,把房间、走廊装饰成了花园似的。用法轮功学员的钱购买的水果、糖、花生,经过恶警的手再分给大家,然后再叫记者录制成新闻报导。省司法局、省劳教局利用新闻、电台、记者采访录像在电视报纸制造假象,这些都是共产党一贯的流氓政治手段。

王村劳教所曾总共非法关押过大约1100多法轮功学员,在此只写了二大队、三大队部份受迫害的案例,这些都是亲身经历的事,只是冰山之一角,还有很多案例没有写,在此也希望遭到迫害的同修,都能拿起笔来揭露邪恶的本质、唤醒更多人的良知、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