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的几次经历启示我神的存在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我的经历和所悟告诉我:佛、道、神是存在的,而且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在自然中,看着我们、提示我们、校正我们的言行。

我溺水经历的启示:

1982年7月29日,在江上游玩(团委组织的活动),我被江上客轮带入深水区,不会游泳的我在水下20分钟,自知生命要结束时,眼前快速回放自己所有记忆,很轻松的感觉,并无痛苦之感;只因想到妈妈才用全身的力量向水面试探了两次;当同事在水下找到我的时候,我的姿势双腿双臂合抱在前胸,像妈妈腹中的胎儿一样。这件事:使我反思了不知多少遍,生与死哪个更难?为什么在水下20分钟没有死?

得法后才悟到:人是有轮回的,就我当时的情景分析:假如我不得“救”,就转生了(应了俗话所说的那句话:再过20年又是一条“好汉”!)。

我车祸经历的启示:

1983年1月8日傍晚,所居城市(这年冬天)第一场大雪,乘车难困扰着上班族。103电车要進站台,被人群挤停,为進站台,司机又开车靠向站台路边,将站台路边上的等车人带倒一大片。我在这群人后面的站台上,我前面是一位老人,手提一蓝鸡蛋,马上就要倒了,我扶住了他,自己却被人流撞倒。当车停下来,人们将我围住时,我才意识到右腿不受支配了。听到乘客说:车咣当一声,车摇晃一下就停下了。车上所有的乘客都下了车。司机背我到最近的市级医院:他紧张的同医生说:“她腿一定保不住了,那么多人连车压过去……。”医生为我检查腿部:皮下淤血紫黑色,且肿得很厉害,也说:“那当然好不了,快通知她家人,决定如何处理。”我把父亲的电话告诉他们通知了我家人。这边医生,先为我做了照相拍片,他反复对照我的腿部现状及照片,惊讶和疑惑的表情,使我们都不理解。他问清当时车下并无其它可能垫伏的东西时说:从你们的陈述和她裤子上车轮压痕看,不用照片,凭我的经验判断:她的腿百分之百粉碎性骨折。但照片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只有半月板损伤(可自然修复)和软组织损伤,真是不可思议——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但却是事实(得法前,我也一直想不通)。”司机松了一口气。我见到了父亲的车来了,才觉得伤腿有些痛。46天后,我就可以走路,一年半,恢复健康,参加全省职工高校体育运动会女子800米跑,获小组第二名。

得法后,才明白:三尺头上有神灵是真的——你做好事,神灵在帮助你;你有这一难,也让你过去。

父亲临终前后的启示:

我父亲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知识分子,离休前,多年单位分房他都排在第一号,他都没要,而是给了其他有困难的同事。腿受伤离休后,不按医嘱:不做手术(得法后才理解:他是为了不破坏身体部位器官);病故前提出:不通报、不扰民、不开追悼会、不盖党旗、不入黄山,从简办丧事。家人虽照办,却不理解真正含意,有人以为是老班干部的党性强。父亲讲真话,经历坎坷,多次受排挤:“五七”年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打成反革命,后来下放劳改,平反恢复工作后,依然保持讲真话……。父亲去世时,按工作性质着装。

父亲去世两个月后,我做梦梦见父亲却身穿深色长袍(并非去世时所着的衣服),行如轻云、站如松柏,没有腿部受伤的迹象;所处环境前面远处高山流水,山下似水田成方,绿地上坐有男女老幼面向青山,绿草下清水流动,流水声催人入静。我为父亲所在环境感到欣慰——人间尚见有此景,我父可在!?得法后悟到:净土之地真的是有!父亲是看到了自己回家的路,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由以上启示,所悟到的:我要选择我自己的路,走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