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包袱从新做好

【明慧网2005年4月2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当时自己是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修炼中。师父说“中士闻道,若存若亡”(《转法轮》),我就象那个中士,在“修炼”这趟回归的列车上时走时停,有时着急了,看到别的同修都那么精進,自己也跟着精進两天,有时被常人中的名、利、情绊住,就又停下来。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时时刻刻的点化着、启悟着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精進,做自己该做的事。可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有时都不敢抬头看师父的法像,总觉得心里愧对师父慈悲呵护。

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总觉得自己不配是大法弟子,自卑使我不敢面对同修。有一次,同修问我怎么样?我说凡心太重。她没说什么。过几天又碰到了她,她给了我几份传单和真象光盘,我把传单和真象光盘拿回家,仔细的看了一遍,那上面有为坚持真理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事例,我被震动了。是啊,同样是修大法的,人家可以不怕丢性命而坚持修炼,我还在家里偷偷的炼,反而还觉得挺对。想到这我决定也去找真象传单发。由于我长时间不和同修接触,很多同修对我不了解,没有给我那么多传单,头一回给十份,第二回给二十……慢慢的由少到多,后来干脆成箱往家拿,真象资料越发越多,越发越觉得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就这样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我走过了风风雨雨。几年来,我真的为那些明白了真象的生命感到欣慰,也有过没学好法疏忽时起了人心被黑手钻空子的遗憾。

2002年冬,我和四个同修去发真象资料,我们在大铁架子上挂完“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便朝着我们要去的地方出发,路过一个村发一个村。由于我们人多,便分开撒,我和两个同修一组;走到村口时,一个同修留在村口等后边没赶上来的那两个同修,我和另一个女同修去村子里撒。村子里街道很不规整,我们俩只好在一起走,当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时,他家的狗突然叫起来,随着屋灯也亮起来,我们也没管他,继续发。当走到十字路口时,从他们村北跑下来几个人,大喊着“抓人”。我和同修一看,便分头跑起来,他们村南有一条小河沟,我到了河对沿,便坐下来发正念,突然在我天目这块出现一个龇牙咧嘴的脸,怒目瞪着我,我想一定是这个家伙在指使那帮人来破坏。我立即加大力度发正念,集中精力铲除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也不知过了多久,村中静下来了。我开始往回走,由于路不熟,早上五点多才到家,同修们都已经安全回来了。

虽说这次有惊无险,可到底哪出了漏洞,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大家都在找漏洞所在。我静静的回忆了一下当时的过程,觉得自己的漏洞大,发现自己是用常人心在做事,执著的显示自己做的好,比别人强,瞧不起做的不好的同修,同时也怕别的同修比自己做的好。显示心、妒忌心占据了心理,这就是黑手钻空子的症结所在,这就是招来邪恶的原因。我在大脑中正告旧势力:我是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讲真象的;虽然我有执著心,也决不允许旧势力来迫害我们,我们在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旧势力没有任何理由来干扰。

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而且我们大法弟子的前程是美好的,还有什么常人心放不下呢?由于自己的执著,使讲真象受到干扰,那就多学法,把执著心去掉,“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理性》)

当我把心态摆正时,认认真真负起责任来,一切都在随着学法的深入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变化。我个人悟到,做什么事,都把自己摆在大法中,用法衡量一下对错,时时刻刻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切就已经在其中了。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