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辽宁省女子监狱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辽宁省女子监狱是执行江泽民镇压大法弟子的邪恶机器。他们每天所做的,就是执行江泽民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处处被罪恶充斥着,道德高尚的“真、善、忍”的修炼者,被在那里服刑的社会渣滓肆意地践踏蹂躏,遭受着非人的对待。

辽宁省女子监狱不仅把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大法学员当作犯人接收监管,甚至非法剥夺了大法弟子享有连服刑犯人都可以享有的待遇和权利。

辽宁省女子监狱的伙食很差。其他服刑人员可以购买食品作为补充,而大法学员有钱也不许买,连卫生纸、牙刷等生活必需品都不准许,以此为手段施压,迫使大法学员放弃信仰。

剥夺大法学员会见家属、亲友和与亲友通信的权利。允许会见和通信的家属都是经狱方筛选选定的,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会见其他亲友,也不许与他们通信;会见时,必须有管教(一般两名)陪同,会见的主要内容不是与亲人、家庭的感情沟通,而是借家人给大法学员施加压力,促他们放弃信仰;会见时不可订购其他服刑人员订的接见餐。

大法学员被剥夺其他服刑人员享有的人身自由。每个大法学员都被两个犯人包夹,上厕所,吃饭,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受包夹人员的24小时严密监控、看管。
大法学员除干繁重的体力劳动外,还承受着来自管教的巨大压力(包括来自同监犯人的压力)。管教经常找谈话,强词夺理的无端训斥;经常组织看诬蔑大法的电影、电视、VCD,强行洗脑,并要求写认识,无理施压,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

强迫大法学员承认自己是犯人,强行让大法学员在队列行进中喊这类口号,对不说、不喊的大法学员罚坐小板凳、罚站、罚蹲、电刑外,还暗地指使犯人下狠手殴打大法学员。

不许大法学员看新闻,每个监室都由刑事犯控制电视节目的收看。

每次有关部门来调查监狱里的情况,不准大法学员参加反映情况。

管教虐待大法学员。锦州大法学员许清芳,50多岁,由于背不下来58条监规,高管教把犯人编组24小时轮流看管不许她睡觉。白天她要照常干活,不准坐下,站立停留,晚间不准合眼。严冬夜里把她弄到水房,犯人用冷水浇、喷、推、打她等办法不让她合眼,8天8夜,直至许清芳呕吐、晕倒。正如一犯人所说:这就叫不打你,不骂你,耗你心血折磨死你(后不久这位高管教出意外,遇歹徒被挑筋住院治疗,有犯人说她遭报应了。)

利用刑事犯使用各种手段软硬兼施迫害大法学员。所有包夹大法学员的刑事犯都给以加分,减刑等奖励。例如:三大队刑事犯刘妍用谎言欺骗大法学员,她惯用的伎俩是谎称自己对大法有好感,也想学大法,不想让大法学员遭罪等谎话,骗取大法学员的信任,然后编造谎言说要成立严管队,严管队如何如何可怕,以此来吓唬大法学员,再威逼大法学员写“三书”。

又如,利用犯人马飞云丧心病狂地折磨凌源大法弟子金翠香。金翠香不承认自己是犯人,绝食抵制,在被送医院强行灌食之前,在更衣间,马犯伙同其他犯人强行捆绑金翠香,撬嘴野蛮灌食,并在金翠香脚底板、鞋垫上写上恶毒的话骂大法骂师父。金翠香被拖到医院强行灌食期间,马犯更是极尽其能施暴迫害。金翠香停止绝食后,马犯更变本加厉,经常无辜毒打金翠香,揪着头发把金的头往墙上猛撞,用笤帚把狠抽脸部,抽打的金鼻孔鲜血直流。马犯经常与另一包夹犯人杨桂玲串通,不让金翠香上厕所,趁金翠香不注意,他们同其他行动组人员(监狱规定:服刑人员三人以上为一组,任何行动都要在同组人员的互相监督中同时进行)随意搭配,先去厕所,故意甩掉金翠香。而当金翠香提出要上厕所时,他们要么不理,要么斥责她上厕所次数多,影响他们生产、休息等进行无理刁难。一天晚上,金翠香几次悄声提出上厕所,两包夹犯人不理,金翠香憋不住从床上起来,坐在床边用手按着肚子坚持着,等待她们,两个人装作没听见,时间长了,马犯开始骂她,训斥让金翠香躺下,金翠香浑身颤抖,最后两包夹犯阴阳怪气地说:没人领你去,你不也憋住了吗?监室的其他犯人也来插嘴帮腔,无理取闹,一起上纲上线罗列罪名,肆意侮辱金翠香。当这件事情反映给管教干警时,干警麻木,却又说此事不准往外说。

再如,大法学员李桂霞因不放弃信仰,每天收工后,管教强迫她反省,不让睡觉。她抵制这种不公对待,刑事犯把她从监舍拖到走廊,再拖到水房进行殴打。她们像暴徒一样在地上拖她,值班的唐管教对此却不予制止,默认这种野蛮行为。李桂霞被打得脸部肿胀之后,又被绑起来,不能睡觉。

还有一位姓张的大法学员,由于拒绝说那些承认自己是罪犯的报告词,被双手捆绑至背后,坐小板凳体罚,后被关在一间屋子里,长期任由两名罪犯迫害。封闭式折磨,惨无人道。

大法学员侯术荣被折磨、强迫写下“三书”后,精神恍惚,举止、说话不正常。

辽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必定要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