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炼路上的弯路再看共产邪灵对人性的扭曲

抓紧清除党文化对修炼人的影响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自从《九评共产党》一书的推出,让所有深受其害的人颇为震惊,退党的人数也与日俱增。那么对于我们修炼人而言,不仅要正念清除这个邪灵,同时也需要让世人了解邪灵的由来和邪恶。

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自己在修炼路上总是大波大折,虽然也在努力学法,渴望找到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总是很模棱两可,而且事情过后还会犯错误。而且最近一种无形的旧势力黑手让我从内心感到恐惧,把我往它的方向拉,让我觉得自己离法越来越远。我很清楚它的目地是想让我掉下去,永远做不成大法弟子,从而毁了我。我知道这是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正念不强让邪恶钻了空子。在加倍学法之后,那种挥之不去的恐惧和害怕总是让我感觉自己还有没认识清楚的问题。直至最近才认识到原来自己对共产邪灵不仅没有清醒的认识,而且在清除它的时候也是似是而非。在这里写出来,也是提醒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能更理智、清醒的清除共产邪灵,不要以为退党了就完事了,其实在我们的思想和言行中有很多共产党的影子,需要我们彻底清除掉。

由于我的家境贫寒,是逃荒下关东的。父母、哥哥、姐姐都不识字。我幸运的上了大学,我把这种幸运全部归为是共产党对自己的拯救(其实在正常社会中自己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机会呢?命里有时终须有。不能说共产党把一切都垄断和霸占之后,再还给人一点,也都成了共产党的“恩情”)。所以当时填报志愿的时候,十八个志愿全部报的都是北京的高校,是为了到“伟大祖国的首都”(党文化语)。

后来如愿以偿的在北京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分配时自己主动要求去党需要我的最艰苦的地方。结果由于自己的“政治出身好”(党文化评价人的标准),“表现也不错”,就把我留在北京中国科学院工作。那时我认为自己的一切,点点滴滴的進步都是“党的关怀”的结果,真把共产党当作是自己的母亲。在工作中,为了“报答”共产党的“恩情”,我拼命的工作,用树立的榜样来要求自己,虽然自己是个女性,可是干起活来和男子一般,没有两样,积极参加活动。共产党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它想要的那种人。为了入党,我写了很多次申请,而且三天五天写思想汇报。在我思想成长的历程中,邪恶的党文化在我身上烙下很多印记,从思想到行为无一不是。这在我的修炼道路上几乎成了我最大的干扰和障碍,为此自己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我原本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后来因为一些经历让我对这一理论表示怀疑。所以我在1996年农历新年得法时很容易就接受了。要不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差一点共产党的“无神论”把我千万年的等待都给葬送了。得法时,那种欣喜无以言表,感觉这就是我多年等待和寻找的,所以在后来的修炼路上,虽然走过很多弯路,我始终没有放弃修炼。修炼后,自己渐渐对党的邪恶和残暴有了一定的了解,基本上都是站在党文化上看共产党,也没有意识到党文化在自己身上的反映,更谈不上从根本上清除它了。现在想来,自己犯的很多错误都和党文化有关系。邪党是宇宙最低层集所有恶习和变异于一身的邪恶生命,而人中表现出的种种都与之有很大的关系。

在修炼中,我一直为自己的坏脾气而苦恼,想改却总是改不掉。自己的性格急躁,经常由于一些事情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或别人有什么异议,就发脾气,执著自己。说话办事生硬,善意少,让人接受不了。总拿法来要求别人,却不修自己。自己知道学法的重要性,而且师父也一再强调这个事情,所以学的遍数很多,也曾背过《转法轮》和一些经文。但学法时经常不静,采取的方式还是没有脱离知识分子学法的模式,而且忙于做事经常保证不了时间,没有针对自己的问题精進实修。真正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修炼做的很差,特别到了正法时期,形式主义让我跌了大跟头。法没有学好,正法路上遇到很多的问题我都没有站在法的角度看待,行为上有很大偏差。

我在恶党文化的侵蚀下,做事情不進行思考,只要领导、党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干什么事情都不要命,容易走极端。 大法刚被镇压时,自己多次去天安门,感觉自己没有怕心。现在感觉自己怕心很重,当然其中也有大法对弟子要求更为严格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当初那种没有怕心似乎有些共产党那种“闹革命”的冲动在里面。因为大法要求我们没有怕的状态,是神圣、威严、慈悲的,能为真理付出一切的金刚之志。

在修炼中,我是容易走极端的那种人。每次师父讲法,提到什么,自己很容易机械的带着人心用其中的一两句话做“依据”偏激的去做。每次都是碰得头破血流才知道不应该这样偏激。

出来后就拼命看书学法,觉得自己好一些就认为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其实问题的根本原因可能还没有触及到呢。而且自己因为走过弯路就更感觉时间的紧迫,心中的浮躁、焦急就让自己不冷静,从而走极端。我也很羡慕那些踏踏实实修炼的正法弟子,始终都是平稳的走自己的路,自己也非常想做好,但是我经常不是左、就是右。

我是从学雷锋、焦裕禄等榜样的年代中走过来的,这种影响伸到我的修炼中来了。其实师父一再强调要以法为师,但是我没有重视起来。经常以自认为修的好的弟子为“榜样”,与他们交流,向他们学习。但是从我走的弯路看,这些“榜样”都是表面上很不错,言行已经偏离法了,而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第一次摔的跟头是因为一个“榜样”问我:“你能为大法不怕死,坚定已经修过去了,现在该修圆容了,你不必总去天安门。”自己当时也没有弄懂到底是不是对的。自己在洗脑班时就是因为这一点“该修圆容了”,相信了邪恶的歪理。出来后自己认识到不对,就马上声明。但是关于转化的问题,还是没有从法理上根本解决,虽然反复看书,稍微明白一些,问题仍存在。当我被劳教所抓去后,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邪悟了。我非常痛恨自己怎么能在同样的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呢。自己出来后,好好找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学人不学法,“榜样”对我的影响太大,认为“榜样”修的那么好,在具体问题上就看“榜样”的就行了。而忘记了“榜样”本身也是修炼者,如果不实修他也不行的,修炼中的人还有很多人心,师父也讲过衡量好坏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真、善、忍”。同修做的对不对也要通过法来衡量,不是以自己的衡量标准来判断。

前一段时间,自己在学法过程中总感觉和法之间有一堵墙,无形的将自己与大法分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是什么因素,在学习师父关于“如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等和旧势力相关的讲法时,自己就是弄不明白。为此我很苦恼,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那堵墙到底是什么。直到现在才明晰共产邪灵在作怪,不让我同化大法。由于自己思想的深处仍对恶党存有幻想,认为它虽然不好,但是还有希望变好。这种幻想让共产邪灵有了附在我身上的理由,而且铲除不尽,正念不强。

没有意识到共产邪灵时,清除它很难,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决不会给共产邪灵任何存在的空间,坚决予以铲除清理。我也希望同修们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是简单的写一个“三退”声明就完事了,因为我们曾经生活在共产邪灵的环境中,有许多思维、做事的习惯等等都有它的影子。现在师父已经把共产邪灵的本质都揭示出来了,而且目前清除它的破坏和干扰对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极其重要的,这直接影响我们当前要做的三件事。

我走过很多弯路,是师父洪大的慈悲一次次的挽救了我,内心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我发誓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