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三天 丢掉拐杖(图)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2004年8月15日,我坐着轮椅从马来西亚回到台湾,那时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不知自己是否从此就要成为残障人士。16日去医院检查,医生宣布一定要立刻换人工关节,否则更加严重。万般无奈!但也没其它办法。

* 因祸得福 走入修炼

2001年4月5日因车祸,髋关节断裂开刀用4根钢钉固定,2003年8月钢钉压到神经,不良于行,再次开刀取出钢钉,不到一年又无法行走,心想我才48岁,如果不小心活的长一些,那不是要再开好几次刀吗?因为人工关节的寿命约15年左右,亲友纷纷要我换个医院换个医生再检查。这时一位好友拿了一份法轮功的资料给我,并且帮忙安排了一位任职于振兴医院的骨科主任敖医师,也是法轮功学员。经过敖主任的检查后,答案仍然是立刻开刀,心里真是不舒服,很不甘心,但那时有股力量催着我问敖主任,如果我现在开始炼法轮功,可不可以不要开刀呢?敖主任马上笑了起来,回答我:“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都有可能发生,你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看,但你不能有所求喔!”我还不放心又问,敖医师你刚刚不是说要我立刻开刀吗?他笑着回答说:“晚一点开刀没有关系。”就这样我像得到了尚方宝剑一般,欢欢喜喜的回家,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

看着看着感觉到这本书所讲的法理就是我多年一直所寻找追求的,我如饥如渴般的认真的看完《转法轮》,再看法轮大法其他各地的海外讲法,在这期间不知不觉的,我跟先生说,你看我的左腿能伸直了,然后我就站起来了,慢慢的可以拿着拐杖在家中行走。

2004年9月1日,我兴奋的参加自家附近的法轮大法九天学法炼功班,第一天上课是拿着拐杖由孩子带着我去上课,坐在沙发上听课;第四天已丢掉拐杖自己去上九天班;第五天可以自己坐到地上;第六天早上自己拿炼功音乐来炼单盘(车祸开刀后两腿根本无法撑开,更别说盘坐),那真是痛之入骨,半小时后,全身湿透,连坐垫也都湿了;九天课程结束后,立刻每天到炼功点炼功,更时时刻刻读法。到了第五个月,我开始以每次增加五分钟的方式炼双盘,每次左腿都很难搬上来,且奇痛无比,但我仍旧坚持,现在我已能双盘四十分钟了。

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的回答问题里提到:“但有一个问题要说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带着常人的执著圆满,对科学也是一样,你们可以带着不同的常人心入门,但是在修炼当中都得去掉。”我庆幸自己是因为一个严重的车祸因缘际会而修炼了法轮大法。事实上法轮大法真正的威力并不止是让我在短短时间内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在我不断的学法当中感受到大法的威严与洪大。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就这样开启了我真正的生命。

高精度图片
公园晨炼
高精度图片
发正念

* 冲破重重考验 终得大法

要得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8月16日至9月1日这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我经历许多考验,看我是否能真的放下心无所求的专一修炼,我告诉自己不要想腿的事了,你一生所追求的不就在这里吗?因为我决定暂不开刀的消息一出去后,压力即来,亲朋好友以及好几年没见的老朋友全都打电话给我,要我马上去开刀,还介绍好的医院与医生给我,尤其自己的丈夫与儿女也百般威胁利诱要我去医院检查,我找了种种理由推脱,他们听着挺有道理,也就不再逼我去开刀了。

我们住在大厦的顶楼,第十二层,客厅设计是以非常大片的玻璃而成的景观窗。夏天里,我与先生会睡在客厅的地板上,不用开冷气即可享受徐风吹来。一个台风天,我们依然睡在客厅,到了半夜,听到那嘎嘎的强风吹着玻璃,我叫着先生,我们回房间去,先生不肯,说: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这里可凉了。于是我们又继续睡,一会儿我还是觉得不妥,强行将先生拉進房间,刚進去一会儿,听到“砰”一声巨响,那扇景观窗不知被哪来的重物击碎,玻璃碎片满天飞,顿时家里陷在台风中,风雨交加。先生很生气的骂着,责怪谁家没做好防台准备啊!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救了我们,要做到修炼人的标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没有生气,心里非常平静,要是以前的我,我是会怨来怨去的,并破口大骂,怎么会砸到我家呢?后来先生冷静下来知道要是继续在客厅里睡的话,已经没命了,就说“你信佛有用哦!”

8月30日的早上,以前的主治医生打电话给我,说“我先前开二次刀没给你开好,这次我安排最好的设备, 9月1日早上第二刀,你一定要来开刀”,我心里想,真要开刀吗?最好的设备,还早上第二刀,真的有用吗?先生在一旁也刺激着我,“去啊!医生都亲自打电话来了,还给你安排最好的,要是你不去,那只腿废了,不能走路,我是不会照顾你的!”

真是心性考验,我好不容易熬到剩一天就要上九天班了,我心里真是不甘心,我偷偷的又再打电话约敖医师门诊时间。8月31日早上我再度去见敖医师,要求照X光,看看有没有恶化,想给先生一个交待,敖医师说,“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觉得好,就是好,不用照片子证明给别人看。”于是我又很高兴的回去了,跟先生说,我去看敖医师门诊了,我的腿没问题。

9月1日终于来临了,那是我人生另一崭新生命的开始,感谢师父!

* 我与丈夫的改变

我与丈夫的个性都是十分顽固,我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领域,各自的事业成就,各管各的薪水,尤其是我特别强势。未修炼前,每二、三天就会为小事而与先生争吵,也会为家里日常生活支出的钱如何分工负担而吵架,真如师父在《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说的:“在西方社会里来得更痛快,互相之间一结婚的时候就把财产分好,咱俩将来离婚的时候这是我的,那是你的,来得更痛快。完全都没有了那种女人嫁给男人要依赖男人;而男人呢,不是想到这个女人一旦嫁给自己了,女人把她的终身已经托给自己了,自己要对她负责任,根本就没有这种心了。个人的利益、个人的自由高于一切,那你们还到哪里去找家庭的温暖。互相争强斗胜,谁也不服谁,我告诉你们这不是人的状态啊!”

在吵架时心里总想将丈夫压下去,记得有一次吵架,与先生冷战两个月,下班回到家,可以视若无睹的做自己的事。但非常神奇的是,自我上完九天班的课程后,决定修炼大法(先生并未修炼),但至今我没与先生再争执过,先生的脾气也变了,还会自动、很快乐的将薪水交给我处理。真如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现在先生看到哪个亲朋好友生病,就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们,说:你来炼法轮功啦!我太太炼功后,腿都好了,身体也改善很多。

我的个性也明显改善许多,由于我在常人工作中,是有名有地位,从中养成了希望别人能尊重我,侍奉我,也不时的会显示自己地位、家庭环境的优越与生活幸福,引发别人的能羡慕我。最近我发现自己追求名利的心已消失,那显示心也弱了很多。朋友看到我都说,我气色变好了,很有精神。

* 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到现在虽然才8个月的时间,还是个新学员,但我认为这段时间却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些个过程和大家分享,因为得法比较晚,想要把师父讲的三件事都做到又要做好,就不只是学学法炼炼功而已,要想能够跟得上就要严格的要求自己。

第一次参加法轮功学法组非常的不习惯,一直以来自己的读书习惯是用默念,在学法组时跟着大家一起念书,我的脑袋就变的空空的,一个字也记不起来,但我相信这样的形式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告诉自己要接受、要参与,同时听一听同修的分享,可以找到自己的差距,还可以了解正法的進程,虽然学法组的分享有很大部份在推展各项洪法工作,但也因此更觉得自己在这期间得法,也一定是带着很大的使命与责任而来的。

得法之后,不断反复读诵《转法轮》和其他各地海外讲法,觉得一日不学法,面目可憎,而且要把师父的法实践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论刮风下雨,严格要求自己每天清晨到炼功点上炼功,点上的老学员都会给予新学员鼓励与协助,使自己在很短时间就進入状况。

刚开始对于发正念尚未理解得很好,且意念无法集中,双腿盘坐也不习惯,因为师父讲很重要,也就尽量做,但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有一次参加学法组有位同修分享对发正念的一些想法,我突然悟到发正念应该是要做到无我无私的境地,从此自己的心胸开阔了起来,就认真的好好的做这件伟大的事。

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初期的我是以跟着做的方式進行,寄资料、发传单、发报纸,广为传播,再打电话。参与每一次的活动,放下一切的观念去做,慢慢的就会自动自发的去做一些事情。

我现在会主动的与一些老朋友接触与聊天,他们看到我的变化都很惊讶,怎么没开刀反而腿好了,身体健康。一位加拿大的同学回来看我,她询问为何在温哥华看到中领馆前二十四小时都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我与她讲真象,他们是为了让世人知道发生在大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希望人们能伸出援手,帮助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这场迫害,于是利用这和平理性的请愿方式,她终于明白为何原因了,也接受法轮功的材料。现在有几位朋友也开始看书、炼功了,真为他们高兴。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2005年1月8日下午,加拿大温哥华大雪纷飞,法轮功学员仍然冒着大雪,坚持在中领馆前发正念、炼功,过往车辆不断按喇叭致意,有的还专门停下车来摄下这珍贵的镜头。

师父讲过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不论我们是在什么时间得法,也不要去想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学员还是法正人间时期的学员,反正已经是得法了,师父一定有最好的安排,只要自己坚定实修就对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