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依兰县退休工人陶永文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21日】黑龙江省依兰县的一名退休工人陶永文,97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期间道德标准得到了提高,精神境界不断升华,与人为善,做好事不做坏事,时时处处考虑别人;同时身体健康状况也一天天好了起来,达到无病一身轻,修大法七年来从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还把跟随他多年的老花镜摘掉了。

可是99年7月22日,风云突变、阴风四起,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一时间大有天塌之势,遍及全国的“610”组织及公、检、法、司等部门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实施“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陶永文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遭受了巨大的摧残。

当地610人员及恶警经常非法闯入他家,非法抄家,抢拿东西,搅得家不得安宁,没有办法,妻子和他离了婚,儿女们也各奔东西,一个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即使这样,不法人员也没有就此罢休,步步紧逼,企图强迫陶永文上电视栽赃、诬陷法轮功,否则就停发工资。陶永文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做,就真的被停发了工资。

2003年春天,邪恶之徒又一次非法闯入他家,大肆進行抄家。乱翻东西,翻走了《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并以此为借口将陶永文绑架到县看守所关押。通知单上明明写着拘留15天,可是到了20天还不放人。陶永文绝食抗议,恶警们就找到他的儿子,恐吓说:“你爸爸就要劳动教养了,你能让他進那里吗?准备七千元钱就能赎回来,把钱交够,再写个不炼功的保证书就放人,就这么简单,否则不但不能放人,还得判劳教三年。” 陶永文的儿子被迫借够了钱,交给了他们,并且到看守所逼父亲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陶永文坚定正念,没有按恶人们的要求做,十天后,他们以“扰乱社会治安”和“藏有大量的非法印刷品”的罪名,判他劳教三年。

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期间,陶永文受尽了恶人恶警的残酷迫害:

(1)耳朵被打得听觉减弱;
(2)左右两侧肋骨被打伤过,一次是恶人像跑三步蓝投球那样踢的,另一次是恶警穿皮鞋用力踹的;
(3)他被恶人扒光上衣绑在老虎凳上,往身上浇凉水,两、三根电棍同时电,一直电到电棍没电了才罢手。全身上下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陶永文在劳教所被迫害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身体状况急剧下降,经常头晕,血压不断升高,由進所时的正常值,到半年后血压达到220,最高时竟达到260。劳教所不得不通过司法鉴定,让他所外就医。

回到家中,恶人们仍然不放过他,拒付养老金。中国人讲:“民以食为天”,退休金本是保证退休人员颐养天年的,是受法律保护的。可是恶人们不讲法律,无法无天,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当陶永文就此事与他们论理时,恶人们却振振有词地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定的,你随便爱上哪告哪告去。”他们就是这样野蛮、完全不讲法律,是地地道道的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