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大搜捕凸显其心虚绝望

评邪党覆灭前的又一次犯罪


【明慧网2005年4月22日】1999年7月20日那个夜晚让我终生难忘,当听到消息说中共江氏集团在中国各地对法轮功的义务联络人进行大规模的非法抓捕时,我的心情非常凝重。当时虽然身在美国,但是在中共的恐怖政治下长大的我,听到这个消息仍然感到恐怖的重压。

一晃时间过去了近六年。见证了这段岁月的正与邪的对比,当今天再一次听到中共邪党对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7-20之后的最大规模的绑架迫害时,我心中的感觉已经绝然不同。

恐怖政治之所以恐怖,不仅仅是监狱和酷刑对肉体的摧残,而是建立在此之上的“强权就是真理”的逻辑对人们心理的扭曲。人们、甚至包括受害者本人和家属,往往下意识的把被迫害者放在被告席上。这种扭曲的心理是邪恶得以延续的原因。

一个被歹徒打劫的人,他的富有不是罪过;一个被流氓强暴的女子,她的美丽不是罪过。可是当施暴者是一伙比歹徒和流氓都不如的邪党恶徒时,被迫害者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坚持说真话更不是罪过!站在被告席上的应该是这群践踏公民信仰和言论权利的邪党恶徒。

此次邪党的大绑架,是因为海外媒体“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海内外造成广泛影响并引发退党大潮使得邪党恐慌不已。“大纪元”的志愿工作者中很多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参与“大纪元”的创办和运行完全是行使自己的言论的权利。这个媒体是海内外仅有的不受中共操纵或压力而敢于讲真话的中文媒体。讲真话不是罪过,讲真话也不是参与政治,讲真话只会对社会有益。邪党抛出的“反动政治组织”的大帽子已经不会产生任何威慑效应,只是一个搞笑的黑色幽默。真正的“反动政治组织”是剥夺民众言论权利和知情权利、并大肆侵吞盗窃国家财产的中共邪党。这个“反动政治组织”在抛出搞笑的大帽子指控一个毫无执政愿望、只是敢于讲真话揭露迫害的民间团体的时候,这个“反动政治组织”恰恰把自己放在了被告席上。

审视被告席上的邪党恶徒,我们会看到,此次的大规模绑架,是一伙凶犯在面临最后的审判时歇斯底里的疯狂,这疯狂凸显了他们的懦夫和流氓的本性,凸显了他们的心虚和绝望,这疯狂只会为面临大审判的他们又加上重重的一笔罪恶,加速这个邪党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