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牢狱之灾长期脱离法后的艰难回归


【明慧网2005年4月23日】我刚从监狱回来的时候,由于长期脱离法,在监狱那集中黑手与人间败类的地方沾染了许多不好的物质。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有幸马上接触到许多同修,对我的帮助很大。

但由于长期脱离正法的進程,同修刚开始总把师父最新发表的经文拿给我看,中间的跨度太大了,我总是抱着“谨慎的态度”用自己以前悟到的法理来理解经文,总是理解不了。最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同修将师父的讲法按照日期给了我一份完整的,我这才如梦初醒,一下子明白了。

学习如何发正念

我开始学习如何发正念。一开始,我想,我现在身上带了这么多不好的物质,以前个人修炼的基础物质又被破坏得很厉害,我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虽然师父在法理上让我一下子明白了,但心性和修炼的物质基础还没有跟上啊!但这时,师父的话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悟在先,见在后”、“本性一出方可见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讲法,于是我就在心里说,我一定要相信,相信,相信!相信我的力量无坚不摧!同时我“信”的时候,就是在积累、坚固“信”的这种物质。

但我的思想业力就不断地说“没用的”“不可能的”“不存在的”,我说“我就是信,就是信!”于是,我发现有很多东西在我的身体里死掉了。有许多东西要借用我的身体来表现它们的死亡状态,如脖子被紧紧卡住,最后死去。每次发正念和炼静功时,都有很多这样的东西死去,搞得我很烦,因为我也很难受。后来我想,我是我,它们算什么呀,凭什么用我的身体?我就不让它们用。一下子身体就恢复了放松状态。可一不留神就又让它们借用,我就非常留意。没过几天,夜里12点发正念时,一辆警车从门外呼啸而过,到家门口时突然不响了,我也没在意。刚发完正念,家人(也是同修)回来了,说刚才亲眼目睹了那辆警车鸣着警笛很嚣张的飞驰而过时,在咱家门口突然被随风轻轻飘过的一根电线“恰巧”勾住警笛,警笛一下子掉在地上报废了。家人并鼓励我说:都是你发正念的结果,你真厉害!我心里知道他其实在鼓励我,但我更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后来又过了几天,我突然想到,这座城市很小,派出所、看守所等聚集邪恶的地方几乎就在许多大法弟子的家门口,走到大街上几乎随时都可以碰到以前关押过自己的狱警,我应该随时随地发正念啊!

于是,在一天上午11点时,我在家集中针对附近的这些邪恶聚所发了近一个小时的正念。这样大概二、三十分钟后,我在打大莲花手印时,突然看到许多许多不好的东西象小点一样都往我两只手里飞,一進入到手的空间范围内或碰到手上就瞬间全化掉了,无论它如何的邪恶,如何的嚣张,如何的庞大。我如此直接的体会到了佛法神通的如此威严,也领会到了什么是金刚不动,心中的惊讶和震动难以言表。我突然想,我刚学发正念就是这样,那其他的同修必定比我更加威力无比了。只不过他们看不见,他们可不能因此而泄气呀!其实都很了不起的。发完正念后,大概12点多了,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我想,这大概就是对我所负责的宇宙空间的被销毁物质最后的清理吧!大概下午三点多,雨停了。就这样,连续三天,一到这个时间天就开始下雨,到点就停了。我想,这也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可得加强正念正行啊!

突破怕心讲真象

刚从监禁中出来时,由于我从未发过资料,也没有讲真象的经验,而且怕心很重,干着急,不知该怎样去做。就在这时,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我遇到了一位同修。这位同修对炼功学法非常抓紧。偶尔的一次交流中,她不经意地说她经常到各地发资料,有时一天能发三五百份。我当时心里非常佩服,便向她讲出了自己的苦衷。她笑了笑,说明天咱俩一块发去。就这样,她带着我一块发,我终于迈出了发资料的第一步。一路上,她教给了我许多发资料的技巧。她发资料非常胆大细心,在人很多的地方,别人一个转身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得把一份资料发出去。哪里都是她发资料的场所,只要她想发,哪里都能发到。我们一路发正念,很快资料发完了。就这样,我终于突破了“发资料”的障碍。突破过来之后,感觉非常轻松,觉得很容易,但没突破的时候,真是如山如天,所以我觉得同修之间的互相帮助是很重要的。

在直接面对面讲真象上,一开始我也不知该怎样去讲,怎样引起话题。这时,当我静下心来时,脑子中就会闪过很多“神念”帮助我。有一次,我去理发,我不知该怎样去讲,怎样引起话题。这时,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念,我就问她是哪里人?我说我去过那里,到处是真象资料……这样就引出了话题。

有时遇到母亲怀抱中不会说话的孩子时,我就用意念给他打出“真善忍”三个字。这时小孩子的表情是各不相同的,有的会突然紧紧地看着我,有的却会很阴森邪恶的瞪我。遇到后一种情况时,我知道那是黑手的眼睛,因为一个天真的小孩怎么懂得仇恨呢?这时,我会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黑手。

我也会错过许多机缘。有的人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在你面前晃来晃去,我知道那是他们明白的一面让他们来听我讲真象的,但我却不知如何开口,如何讲,而机缘是稍纵即逝的,一犹豫就失去了机缘。

真正静下心来学法 从新奠定修炼基础

由于长期脱离大法,从新回到大法中,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在法理的沐浴中,我由连为什么要发正念都不知道的状态,到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的法理,才明白虽然我长期脱离大法,但师尊在这期间仍在用各种方式向我展现着法理,只等待着今天的从新回归。

这时,溢美之辞不绝于耳,同修夸我悟性好,优秀。我也以此自居。当然,这颗心是不对的,这也是我后来才明白的。其实我常常感到自己修的很不扎实,很多基础的东西没有打好,但却在悟到一点法理后经常沾沾自喜。别人越夸我,我便越静不下心来学法。同时,心性比以前差了许多,常常一点小事就发火,摔东西。事后也觉得不对,可当时就忍不住了。我深刻体会了个人修炼物质的基础被破坏后的深深无奈和着急。

我开始放下一切琐事,强迫自己静心学法。已经被搅和的心浮气躁的心安静下来是很不容易的。第一天看书时,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不断的强迫自己,终于看了半讲。其中的艰辛很难形容。第二天,我又不断强迫自己,终于看了一讲。终于,慢慢的,我可以正常的静心学法了。

当我真正的在法中认真反思自己的执著,而不是寻找驳倒对方的理由时,我发现了一个充斥着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的执著:那就是无时无刻的显示心。我时时刻刻会在想:那件事是我做的,这件事是我做的,你们知道吗?我时时刻刻都在扬起头等待着别人的夸奖。然后我会很谦虚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无怪乎周围会有那么多人夸我,原来是我的自心生魔呀!我所有的不扎实,沾沾自喜,“悟性好”的自以为是,别人夸奖就高兴,别人不认可就沮丧……一切的一切,都由此而来。由于我时时刻刻想显示给别人,所以我会患得患失,我会心性不稳。

时至今日,我才明白自己的可笑。终于,我开始踏踏实实的从新修起。尽管艰难,尽管有太多的遗憾,但我希望自己至少有一步走踏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